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巫山女 > 第57章
    她站起了身, 来到了高台的边缘,看着场地上跪伏着的两兄弟, 终于扬声说到:“你们回来吧……”

    当两个军奴被领到了她面前时,分别跪下亲吻新主的脚尖。

    她看见蚩冲着自己微笑,轻轻落下虔诚的一吻。而尤则低下头慢慢附身, 那吻如羽毛一般轻飘……

    林瑶瑶汗津津地从梦里醒来,此时从房车的车窗望出去, 已经是月上山巅。

    她轻轻地喘了一口气, 回想起自己方才急切的心情,如果可以,她真想阻止梦中的她收留那两兄弟的举动, 她一定不知道自己养虎为患, 那个尤最后可是会忘恩负义, 一举让她陷入囹圄……

    长久以来, 她越发怀疑自己的梦的真实性, 难道真的像方文熙说的那样, 梦只不过是现实的折射。而她这次梦见斗兽场是又因为白天冲突的缘故吗?

    林瑶瑶洗了一把脸,走出了马车,却发现梁慎言就坐在房车门口边的躺椅上。看见她下来了,便笑着站起身来, 问:“饿不饿, 我做饭给你吃。”

    现在营地里除了外围值守的人,全都各自安歇了,显然梁慎言一直坐在这里等自己。

    说实在的, 梁慎言应该是大部分女孩的恋爱理想型,外貌俊朗却不同于廖臻高高在上清冷的俊美,很有阳刚男人味,在人前表现出来的性格也算温文尔雅,更是会烹饪美食。可是现在林瑶瑶很难对他生出好感,他半天挥拳打向廖臻时,给自己留下太坏的印象。

    梁慎言见她不说话,也猜出了她心内所想,笑着道:“我的林小姐,请你公正些,白天可是廖臻先出手的,我若不还手,现在被打倒在地的可是我,也不会有人心疼地替我讨还公道。”

    林瑶瑶抿了抿嘴,决定将话说开:“廖臻是我的男朋友,我自然心疼他。廖臻打人的确不对,我代替他向你道歉。不过为了避免他误会,我想我们以后私下里不要太过接触……”

    梁慎言勾了勾嘴角:“你都说了,只是男女朋友又没有结婚,我也有自由追求佳人的权利。我喜欢你,情到浓时表现出来也算不得什么大错。他既然找了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就应该有被竞争的心理准备。今天因为这事儿,我反而更看清了自己的内心,而你也不要太早的下决断,给我一个机会。如果你一时不能做决定,两边都不能割舍,我甚至愿意暂时委屈自己,做你的地下情人,不无跟廖臻争名分,好不好?”

    说这话时,梁慎言的表情无辜忍让,还真有点委曲求全的意思呢!

    说实在的,林瑶瑶生平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张狂的追求者。

    她的初恋是倒追来的。后来分开心灰意冷,对于其他的追求者都是早早就亮起了拒绝红灯,而绝大部分人也都是知难而退,像梁慎言这种明目张胆挖好兄弟墙角的真是奇葩一朵。

    她被他的话堵得气结,便想绕开他会帐篷里看廖臻。可是没想到梁慎言却一把拉拽住她的胳膊,一下子将她扯进了车厢里。

    林瑶瑶急道:“你要干嘛……”话刚说到一半,她便不再言语。因为她能够感觉到梁慎言强大的精神力竟然主动与她建立起了联系。

    那种思维的触角缠绕的感觉十分微妙,与操控动物的感觉截然不同。因为与之沟通的是与自己一样的高智慧生物,丰富的情感互相融合碰撞本就是玄妙得叫人无法自拔的事情。但是与白天的操控不同的是,林瑶瑶不再是主导者,而是任由梁慎言主动缠缚上来,被动地感觉他此时的心绪。

    林瑶瑶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微微增快。这种感觉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她当初第一次见到廖臻时就是这样擂着鼓点的节奏——这是一见钟情,怦然心动。梁慎言微微低下了头,嘴唇离她越来越近,瑶瑶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这种代入的心跳,竟然让她有种对梁慎言心动的错觉感。梁慎言强行给她植入了迷恋。

    她只能被动地看着梁慎言,看他慢慢靠近,将嘴唇覆在了自己的上面。

    可就在梁慎言用舌尖轻轻勾描她的软唇时,林瑶瑶努力控制自己的意志力,终于让一只僵硬的手恢复了自由,然后顺势摸上了梁慎言的耳后,那里果然有鼓胀的突起……可就在她准备效仿梦境里的情形抠挖出他的球腺时,梁慎言却先一步警觉,迅速扣住了她的纤手,同时迅速抬起了头,那一刻他的眼里是满满的邪气。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他眯起眼睛问道。

    林瑶瑶被他的隐气压迫得喘不上气来,她知道梁慎言是故意不收敛,以此来软化她的意志力,如果他任由隐气如此浓郁,自己最后只能瘫软在地,被他予取予求……

    当感觉到危险时,林瑶瑶所有的本能全都挥发了出来,空气里弥漫出一种诡异的香。当梁慎言嗅闻到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反应,双眸更加幽蓝,整个人都被定住了。

    而林瑶瑶也终于挣脱了他思维束缚和隐气压迫的两道枷锁。扶着墙壁慢慢走出了车厢,得以喘息了一口气。

    同当初闻到香气的廖臻一样,梁慎言的失神只是片刻,很快就回过神来。他看着一路跌跌撞撞走回帐篷的林瑶瑶,眼睛里满是势在必得的张狂!

    当林瑶瑶走进帐篷里时,廖臻还在熟睡。因为白天受伤不轻的缘故,蚩族人身体本能的修复能力启动,会让人陷入深层睡眠之中。

    林瑶瑶倒在了他的身边,嗅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轻轻地喘了一口气。然后伸手去摸廖臻的耳后。同梁慎言鼓胀的耳后不同,廖臻的耳后十分平滑,只有在手指按压的时候才有感觉到里面有小小的硬点。

    她隐约觉得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球腺发育大小的不同,造成了廖臻与梁慎言在接受掌控精神力方面的差异,一会她还要去看魏庭他们的耳后,看看是不是因为这样的原因。

    但是林瑶瑶也越发觉得自己的梦根本就不是什么现实的折射,这里面有太多的真实与巧合了,不能不叫她认真以待。

    就在这时,廖臻的浑身肌肉紧绷,眼皮在剧烈的跳动,全然是陷入了噩梦中的表现,林瑶瑶正要轻轻安抚他,却一下被他扣住了手,翻身按倒在了睡袋上,似乎下一刻,男人就要拧断她的脖子。

    “廖臻,醒醒,是我!”林瑶瑶连忙出声唤他。他也终于清醒过来,慢慢放松肌肉。可是挨近她的嘴唇时,廖臻突然僵住了,死死地看着她,眼神晦暗不明。

    然后慢慢问道:“梁慎言吻了你。”

    林瑶瑶听他这么一说,可是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蚩族男人是野兽一般的存在。方才梁慎言强吻了自己,一定留下了他的气息,虽然自己用手背反复揩拭,可是廖臻还是嗅闻到了梁慎言残留的信息。

    有那么一刻,林瑶瑶心内是狂吼的。找个蚩族的男盆友意味着什么?偷情死路一条好不好?除非是跟情人隔着保鲜膜亲热,不然残留下来半点气息,就要被捉奸成双!亏得那个梁小三还装出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他早就知道好不好?故意留下气息挑拨她跟廖臻的关系吗?

    林瑶瑶气急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梁慎言趁我不防备……”

    廖臻没有等她将话说完,已经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林瑶瑶有一肚子的话要跟他说,包括那些怪梦,还有腺体。可是廖臻现在哪里会给她机会径直出了帐篷去找梁慎言。

    林瑶瑶追撵出来,可是俩人显然是要进行一场男人间的交谈,简单说了几句后竟然脚尖轻点,先后飞跃去了远处的密林。

    当俩人落到了一处山崖处时,梁慎言笑着道:“这里没有人,有什么话要问?”

    廖臻静默了一会道:“你不是梁慎言,可是又明显是梁慎言的身体……这几天我想了很久,好像你的一切变化是从离开那座墓穴后开始的。”

    梁慎言挑眉道:“哦,那你想到了什么?”

    廖臻说:“我只感觉到你的隐气开始发生变化,跟我们所有的蚩族人都不同,那是一种古老而强大的气息。”

    梁慎言大笑道:“你也不全然是酒囊饭袋吗?不过你既然感觉到了,为什么不识时务呢?我注定会成为蚩族的王,拯救你们这些行将没落的可怜虫,这是挽救你们免于灭族的唯一机会。而林瑶瑶则是你该奉献给王的礼物,你——不配拥有她。所以请你回营地时,主动跟她提出分手,免得她为了跟你那点可怜的旧情分而左右为难。”

    这样的话,简直是用铁靴在碾碎男人最后的自尊。

    可是奇怪的是,廖臻却并没有动怒,只是冷冷看着他道:“拿着偷来的东西,就自以为是了?你不过是被我摒弃了的一坨垃圾罢了!”

    梁慎言闻言,危险地眯起了眼:“你……怎么知道……”

    廖臻简单地回答:“白天打斗的时候,你的气息太浓,影响了我做了一场酣畅的大梦……交出铠甲吧,你驾驭不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