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精英情人 > 第41章 Violence(2)
    救护车上,三四个急救部医生神色严峻。

    “准备输血!”

    “是!”

    “很奇怪,出血休克早期的话脉搏应该很快,她的脉搏却很慢……”

    “现在她的身体状况是?!”

    “血压40,脉搏62,血氧急速下降!”

    “输液瓶!加快速度!这样下去不行!再不赶紧到医院拖下去的话脉搏会更微弱,血压也会测不出来,到那个时候恐怕就……”

    救护车一路疾驰至医院,担架被推至手术室门口的时候,两个护士急忙拉住了一直紧握住她手的席向晴。

    “小姐,你不能进去。”

    “……”

    她像是恍然过来,松手,担架立刻被推进手术室,沉重的大门被缓缓合上,三个鲜红色的字体亮起:手术中。

    抱过她身体的手此时终于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席向晴没有等在手术室门口,像是无法忍受这种束手无策的长时间的等待,她受不了。转身下了楼,不断走在人来人往的病房区,人声和气息让她觉得希望尚存。期间不断有人看到她身上的血迹斑斑,关心地跑过去问她‘小姐你没事吧?’,她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是走。

    行至一间病房前,忽听得里面,病人家属嘤嘤哭泣声不止,声音逐渐放大,直至最后崩溃痛哭。

    她停下来,把视线投过去,看到看护已在为病床上的死者穿衣,她听得看护对家属低声说:“……这不能等的,再久一些,身体发硬,就不好穿戴了。”

    生离死别,实在是这个地方最惯常的场景,不足为奇的。

    席向晴看见看护解释替死者穿衣的时机这样客观冷静,一切都无比笃定,让她忽然想起曾有明敏的妇人讲过这样的真理:生时应当快乐,因死时要死很久。

    席向晴轰然顿住,呆呆退立一侧。

    她想起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席向晚的样子,当真是陌上谁家年少,青葱碧绿。

    当时真是人间四月天,日光也文静,席向晚那浅易的清水样貌即使十多年过去了再看,也丝毫未变。仿佛对这个人而言,生命没有真假,亦没有美丑,它就是只是存在,过好它,就行了。

    然后现在,只是在眨眼的时间里,已经,是了物非了人。

    低头,席向晴看见自己手上的血污,全是席向晚的。她想起自己带人赶回去,从地上抱她起来的时候,席向晚满身血的样子,染得衣裳尽湿,全是从她体内涌出来的。在救护车上一路行至医院,她根本不敢去碰她,手指颤抖得贴在她手背上,甚至不敢去擦她额角上溅上的点滴红色液体,怕擦掉血迹就会看到血肉模糊的伤口,看到破开的灵与肉。

    看着她在救护车上急速呼吸腹部起伏的样子,席向晴头一次明白,眼前这个人,果然是老师的孩子,他们一家人都是一样的,做事从不会为自己想太多,只觉得是对的,就会去做了,也不管危险或辛苦。

    席向晴忽然站不住脚,靠着墙壁轰然滑了下去。

    ……

    邵医生飙车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开始两个小时了。这一天邵其轩不在医院,在另一座城市休假,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的邵医生一开始对‘席向晚’这个名字还有点陌生,过了三秒之后忽然猛然间想起唐辰睿的未婚妻似乎就叫这个名字。一瞬间邵医生心里一紧,想起在唐辰睿的订婚宴上见过的那个清澈中带着点傻劲的女孩子,邵其轩拿了车钥匙就飙车返程。

    到达医院的时候,先前在救护车上为席向晚急救的急救部医生早已等在医院门口,见邵医生回来连忙迎上去告诉他情况。

    “席向晚的主要重伤部位是什么情况?”

    “腹部刀刺伤,恐怕已经损伤到了腹腔科脏器,急救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失血性休克,现在在进行腹部手术……”

    “知道了,”邵其轩点点头,解开西服外套纽扣走进手术准备区,“我进去,换主刀。”

    急救部医生点头,同时不忘担心和鼓励,“邵医生你自己开车回来的吧?”刚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呢,疲劳状态进手术室主刀做手术真的没问题么……

    “没事,”邵其轩脱下衣服换手术服,准备术前消毒,声音沉沉的,“席向晚在我这里出事的话,估计唐辰睿也不会放过我了。”

    席间刚赶来的简捷冲了进来,不是没见过鲜血淋淋的场面,但真没见过自己的朋友和同事被伤成这样的场面。

    急救部医生一惊:“这位小姐,这里是手术准备区,你不能进来!”

    简捷也不理他,就站在门口看着邵其轩,“向晚她她……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等手术结果出来才知道。”

    他是医生,他不说谎。

    猛然间,邵其轩想起一件事,忽然转身对简捷道:“那些把席向晚伤成这样的人怎么样了?警方接手了吗?”

    “……不知道。”她根本没关心,一听向晚出事了她就轰地一声开着机车飞医院来了。

    邵其轩没什么表情的样子,虽然心里着实很有‘让这些人渣死了算了’这种想法,但身为医生的自觉仍然让他忍不住发挥救人的天职本性。

    “最好尽快让警方全部接手,不要给唐辰睿插手的机会。”

    简捷一愣,“……嗯?”什么意思?

    邵其轩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只是忍不住提醒她:“不要给唐辰睿插手的机会,否则那些人的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唐辰睿不是那种有底线的人……席向晚不会喜欢他那么做的。”

    简捷睁大眼,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

    退出去,连忙打电话给警方的朋友,想告诉他们尽快加速处理,越快越好,却不料已经听到意外的消息。

    “……什么?你们抓漏了几个人?”

    “是这样的,那个帮派的人全部抓回来了,除了其中三个人之外……”对方压低声音,悄悄告诉她:“简捷,偷偷告诉你哦,……唐易亲自过来要人的,只说是受人之托为朋友,指名道姓要最后三个把席向晚伤成那样的人。”

    简捷听得脑袋嗡地一声大了一圈。

    好快。

    唐辰睿的速度,太快了。

    即使人在香港没办法立刻来到现场,却丝毫不影响这个男人实行报复的速度。

    唐辰睿……

    简捷默念这个名字,终于了然。这个男人果然不是会被打击到进而消沉的类型,他和唐易一样,深具一流的行动力,是完完全全的进攻型。受伤越重,报复性就越强。恐怕唐辰睿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后,脑中就已经形成了一连串计划,不为人知的,黑色性质的,报复性计划。

    ……

    中断会议、飙车赶往机场、登机、起飞、降落。

    这座城市浊重低沉的气压里,楼宇间有沉暗暮色如洪荒巨兽,苍苍袭来,末世之感。东方天色渐亮的时候,唐辰睿的身影出现在了机场大厅。

    来接机的下属连忙迎上去,边走边恭敬声道:“您的车已经在这边……”

    唐辰睿忽然停住了脚步,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看着登机口,像是看见一段过往,但很快回神,快步走出大厅。

    身边有位几位唐盛副总,得知唐辰睿忽然今日返程,是特意赶来要他签一份紧急文件的,几小时前他们传真给韩特助,结果毫无音讯,韩深致电给他们几位只说‘唐总监所有公务全部暂停,他负责的Case一概后延,不管代价是什么,全部后延。’

    副总们想这怎么行,唐辰睿手上公事全部暂停这是个什么概念?多少东西没有他的签署就无法执行,多少人靠他开工吃饭,他们这几个副总为了这个工程搞得焦头烂额,就等他一句话签署,自己就可以功绩显著,人家也是很想借这个机会升职的……

    思此及,几位副总仍然鼓起勇气把文件递了上去,“总监,这份合约已经拿下来了,请您过目。”

    唐辰睿的脸色沉得不像话,凌厉视线扫过去,接过文件下一秒就撕了粉碎,满手碎屑纸片从他指间纷纷扬扬落下去满了一地。

    “……”

    众人呆立,不语,跟在他身后的韩深也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深知唐辰睿现在的心境已经全然无法再有任何容忍力。

    唐辰睿没再说什么,他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一个人,如今他的话更少了。坐上车子,唐辰睿发动引擎自己开车,银色跑车疾驰而去,很快就从众人视线范围内消失不见。

    韩深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吩咐下属把被他撕碎了的文件收拾干净,同时拍了拍几位副总的肩膀,叹气,“看见了?这一阵子不要再在他面前提公事,他说不处理就是真的完全放手不管,他不是说着玩的。”

    眼前几个人也无奈得很,“总监怎么可以不管呢,很多事没了他根本没办法做啊。”

    资本市场最玩不起的就是时间,一秒过亿,这种输赢的速度,没有人耗得起的。

    “他不管的话,唐盛不可避免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的啊……”

    韩深沉默不语,半晌之后缓缓开口。

    “对现在的唐辰睿来说,已经没什么耗不起了。我看唐盛如果垮了,搞不好也正合他的意。”

    “啊?!”这怎么会!

    韩深望着唐辰睿离开的方向,有点担心这个人。

    “他是和未婚妻一时生气,为了公事才去了香港,结果他的未婚妻就这样出了事,如果发生任何无法挽回的后果的话,唐辰睿这辈子要怎么赔得起……”

    明明说过的,从订婚那天开始,她的人生就由他负责了,结果他却把她负责成了如今这个样子,他要怎么样才赔得起这个失责的责任。

    ……

    这一夜大雪,窗棂上绕着凌霄花影影绰绰开作紫色,好妖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中’三个字终于暗了下来。邵其轩带着几个手术医生走出来,一行人满脸的疲惫,脸色也很难看,精神高度紧张后的后遗症。

    等在门口的简捷程亮和席向桓一下子围上去,谁也没有开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倒是邵其轩抹了一把脸,清醒了下,挺诧异地首先开口问道:“唐辰睿人呢?”

    “……”

    没人知道。

    邵其轩皱了下眉,忽然转身对众人说了句‘我马上回来,给我五分钟时间’,也不管其他人什么反应,说完就走了出去。

    推门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邵其轩来不及换手术服,急忙拿了行动电话打了个电话,唐辰睿的私人电话完全打不通,邵其轩想了想,该拨唐易电话。三秒之后,很快接通。

    “唐辰睿在你那里?”

    “啊。”

    “把席向晚打成重伤的那三个人也在你那里?”

    “嗯。”

    连隐瞒都不隐瞒,这两个人还真是……

    邵其轩深吸一口气,“唐辰睿他在干什么?”

    唐易的口气淡淡的,“未婚妻被人弄成那样,你说他会怎么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别人在她身上留下的那些伤痕,连本带利地十倍奉还。至少至少,也要做到这一点。否则,他要怎么才能说服自己再有资格参与她的人生。

    邵其轩心里一凉,他想起昔日兴致而起结伴同玩射击场时唐辰睿举枪扣动扳机连中靶心的样子。

    一瞬间的暴力,一瞬间的释放,眨眼就不见,玩过之后亦懂得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块湿润白色手帕,防开枪后拆卸消声器烫手,动作专业得连唐易也曾玩味地跟他玩笑道‘以你这种玩法,玩投资是可惜了啊’。他只是笑笑,玩过就算,业余爱好放松的手段而已,他不当真。

    除非被逼到绝境,让他不得不当真。

    想到这些,邵其轩心里一沉。

    “唐易,阻止他,唐辰睿现在的心理状态会搞出事的!”

    唐易回复的声音很平静,他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出事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的女人,不做些什么的话他要怎么说服自己有资格回到她身边?”

    “我知道,可还是不行,”他出声提醒他:“席向晚是检察官,要是她将来知道唐辰睿为了她搞出几条人命来,她受不了的。”

    “……”

    电话那边没有再说话,半晌之后像是妥协了。

    “知道了,我会阻止他。”

    电话挂断之前,邵其轩隐约听到唐易走进一个地方,里面充斥着血腥味浓重的求饶喊痛声。唐易拉住一个人,淡淡地劝他:“不要再打了,他们死了她也不会好,你去医院吧。”

    唐辰睿杀气浓重的声音顿时炸起来,一把推开他:“滚!”

    他内心沉睡的血腥味此时早已全部被唤醒,这些人,就是眼前这些人,对他的向晚做那些事……

    唐辰睿闭上眼睛,她的身体一向好,平时偶尔生理期不舒服他看见时都会舍不得,如今她身上那些伤,他根本不敢想。

    “席向晚不会喜欢你这样子的,”唐易拉住他,不让他犯错,“你明白么?”

    “……”

    默默挂断电话,邵其轩缓步走出办公室。想起方才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女孩子,那么平淡无奇的一副身躯,上面却有大大小小那么多被殴打后留下的伤痕,即使救回来了,将来她会怎么样,手术后的并发症,一切都是未知数。

    无端地,邵医生内心一酸有点悲怆,不知是对她,还是对生命。只是每每想到她身上那个样子,再想到她是怎么一刀一刀挨过来的,他就不忍心再想下去了。

    连他都如此,何况是唐辰睿,那个曾经承诺过要负责她一辈子的人。

    ……

    当唐辰睿的身影出现在重症病房门口时,现场的气氛有一瞬间停滞。整个空间长久弥散他身上的气息,暴力发泄过后的气息。

    唐辰睿的脸色很不好,他甚至不敢轻易去看重症观察室内的那个身影,怕一看见,他就失控了。

    面对邵其轩,唐辰睿的声音很哑,“……她现在,还好么?”

    “老实说,不太好,目前还没度过危险期,”邵医生诚实告诉他,“失血过多,脾脏和胃刺伤,前者还是穿透性的,脑震荡的症状也有,手术后的并发症,现在也不好判断……身上其他的伤,都是被殴打出来的……”

    “……”

    “辰啊,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未婚妻,她真的很……”他抓了抓头,不知道该怎么说,“……腹部的刀伤是最后中的,想必她之前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暴力对待了,普通人很难熬过来的,她撑过来了,而且还懂得在最后中刀的时候侧身避开了大动脉的位置。能凭着毅力撑到这个地步,很难讲这是她的职业本能,还是性格如此……总之,让人很不忍心去想她当时那个场景。”

    唐辰睿的脸色越发苍苍,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她处于疼痛与危险,而他却束手无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想起几个小时前在香港,听到她出事的那一瞬间,他脑海里一片空白,在那一刻,她身处绝境,而唐辰睿的聪明才智却没有半点用处。

    邵其轩了解他此时的心境,拍了拍他的肩,没再说什么。

    毕竟是医生,眼帘一抬看见一直低着头抱着腿坐在角落里始终没说过一句话的席向晴,一眼就看出来她的右臂恐怕也受伤了,虽然知道席向晚弄成这样和这个人脱不了关系,但邵其轩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

    “席小姐,我帮你看看你右臂的伤。”

    她忽然开口。

    “我看见了……”

    邵其轩不解,“嗯?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他们是怎么捅向晚一刀的……”

    邵其轩脸色大变。

    一整夜,她脑子里都是最后看见的那个画面。她带人赶到那里,没有来得及阻止最后那一切,亲眼目睹锋利刀身如何一寸寸进入她体内,亲眼看见席向晚连叫喊都没有,独自伏在地上承受一切的样子。

    “我抱她上车,按住她的腹部,不让血流出来,可还是不断有血涌出来,我知道她很痛……在车上为了不让她睡过去,我不断跟她讲话,问她为什么要死撑,可是她痛得说不出话……”

    想着想着,纵然是她席向晴这样已经这么拿不出感情来挥霍的人,也忽然唰地一下有眼泪流下来。

    非要到这个地步才懂得要珍惜,当真是应了那句话。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席向晴忽然开口,声音里一点情绪都没有:“她打电话给你了。”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她在说什么?

    席向晴缓缓抬头,直直看着一旁的唐辰睿,字句分明地告诉他:“唐辰睿,她打过电话给你的,出事之前,她就已经打给你了。……在急救车上,她唯一说过的话,就是你的名字,还有电话两个字。”

    邵其轩心直口快地立刻质问了出来:“唐辰睿,你居然没接她电话?!”

    究竟要信任他到什么地步,才可以凭着这么一点希冀撑到最后。明明知道他人在香港,却仍然相信有他在就会没事的。

    “……”

    唐辰睿在一瞬间面无血色。

    真正的错,从那一刻开始犯下。举目看一看这个世界的景色,山河永在,岁月深长,而一个人受过重伤之后,原先那个完好的其实就已经没有了,消失的迅速,真正如恒河下沙一样。

    犹如一场电影,长安大雪,黑暗中传来涛声,而长安城里的一切已经结束,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绝境。

    他醒着,在这里,但世界,不见了。

    对她深受的重伤,从今往后,他要怎么还。

    作者有话要说:酝酿酝酿。。。下面要呕心沥血准备写感情戏><。。。我着实比较喜欢写打打杀杀的武戏,对情呀爱呀的文戏很苦手……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