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145.被鬼追
    阿弦几乎无法相信自己所见。

    虽然在跟崔晔谈过此事后, 阿弦选择相信崔晔, 但毕竟她所见的场景太过诡异而真实。

    又加上得知了卢照邻同卢烟年之间的内情, 这毫无疑问就解释了崔晔“投毒”的原因,——兴许……是因为崔晔无法忍受这一宗不伦之事以及自己的夫人“红杏出墙”, 所以选择一了百了, “杀”死了烟年。

    但是阿弦却也始终记得崔晔答应过她的那句话。

    所以她并没有像是第一次一样冲动地指责崔晔, 而是捏着一把冷汗,隐忍不语。

    没想到就在这猝不及防的时候, 真相已在眼前。

    如梦初醒, 又似醍醐灌顶。

    阿弦呆呆站在原地, 心情起伏难以言喻, 第一个不可遏制地念头, 竟是想立刻去找崔晔。

    虽然阿弦不知道去找他做什么,只是想要尽快见到他,或许是因为揪了这么久的心终于放下,也许是因为他果然并没有辜负所说的话,她也并未错信了他的人品。

    她想当面儿跟他说一声……

    “十八,阿弦!”耳畔是王主事催促的声音。

    阿弦醒神,发现王主事白胖的脸放大, 在眼前摇晃。

    王主事觑着她道:“你今日怎么精神恍惚的?”

    阿弦回神, 抬头看看天色,却见不知何时太阳已经消失在乌云背后, 天地间灰蒙蒙地。

    延寿坊, 涂家。

    涂老娘抱着五岁的孙儿, 不停地擦着眼泪,旁边榻上是病中的涂老爷子,老头白发苍苍,容颜枯槁。

    王主事道:“兵部那边早已经定论了,涂明的确是擅自离队,因为你们不认,我特又走了几趟兵部核实,因此还被人嫌骂多事了呢,你们的心情我明白,但事实便是事实,还是不要再折腾下去了。”

    王主事说到这里,便向阿弦使了个眼色,想让她跟着帮腔。

    然而阿弦因在来路上被连续惊吓,心里琢磨那举止古怪的番僧,以及崔晔所做,当然未曾留意。

    王主事无奈,只得自己继续又说道:“两位都一把年纪了,纵然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了底下小的着想。要知道当初若不是太子殿下仁慈,恳请陛下修改了逃兵法,这会儿你们一家子只怕早也被牵连了……如今是这样的局面,怎地还不知足?”

    涂老爷子闻听,便拍着床榻叫道:“我宁肯痛痛快快地死了,也不要不明不白地活着,我们一把年纪,已不在乎别的,但唯独要为了我这孙儿着想……”

    老头儿毕竟病重,才说几句,便剧烈地咳嗽起来。

    阿弦见状忙跑过去,轻轻地为老人家捶背。

    此时涂老娘便抱紧孙儿,擦泪道:“我们阿明不是那样的人,一定是哪里错了。”

    王主事因觉是许圉师亲自吩咐下来的,这才几次跑腿好言相劝,见两人如此不识抬举,眼中透出怒意:“你们、你们……真是老糊涂!”

    涂老爷子咳的浑身颤抖,小孙儿跑过来抱住,叫道:“爷爷!”

    虽然年纪小,却极懂事,小孩子仰头担忧地看着家长,额头上一道未曾愈合的伤口十分醒目。

    阿弦看着面前一老一小。

    然而望着这小孙儿的时候,却见场景变化,——竟是这涂家小孙儿独自在门口玩耍。

    忽然几个大些的孩子呼啸而来,将他围在中间。

    那些孩童一个个指着他,推推搡搡,耻笑道:“你爹是逃兵!”众顽童又捡起地上石子,纷纷掷向这孩子。

    一颗石子打在小孩儿额头,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小孙儿跌坐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阿弦定神,手指在小孩子的额头轻轻抚过:“还疼么?”

    小孩子摇头:“不疼了。”

    此刻王主事因见说不通,跺脚道:“你们若还如此,此事我也管不了的。”他迈步往外而行。

    阿弦忙道:“主事!”阿弦放开涂老爷子,往前追了两步。

    却就在这瞬间,一道灰色人影从外极快地掠了进来,厉声叫道:“胡说!扯谎!”

    王主事毫无察觉,仍是迈步出门。

    阿弦却猛然止步。

    原来就在她的跟前儿,王主事的正对面儿,突然出现一名身披铠甲的士兵,双手握拳,愤怒地看着主事。

    阿弦本能地身体绷紧,窒息。

    士兵暴怒大吼,王主事已若无其事地走开了去。

    鬼士兵不依不饶地跟了上去,一边儿叫道:“你才是老糊涂,我不是逃兵!”

    王主事却察觉阿弦并未跟上,他回过头来催促:“十八!”

    而那鬼也跟着回头,刹那间同门口的阿弦四目相对。

    额头带伤,血淋淋地脸孔,两只眼睛都被血染的通红。

    猝不及防看到这样骇人的脸孔,阿弦本能地移开目光。

    她低头迈步出门,默默地走到王主事身旁,却有意避开那鬼士兵所站的地方。

    正要往外,鬼士兵却不偏不倚地拦在了阿弦的身前。

    阿弦被迫止步,士兵盯着她,满眼震惊:“你、你能看见我?”

    阿弦暗中平息心境,抬头对上士兵的双眼。

    碍于王主事跟涂家的人都在跟前,阿弦便只点了点头,并未出声。

    士兵瞪圆双眼盯着阿弦,目光里流露出骇然跟狂喜,然后迫不及待地叫道:“我是冤枉的,我没有逃走,你告诉他们,我不是逃兵,你告诉我老父跟娘……”

    王主事却已经走出了大门,因不见阿弦跟上,复回头怒道:“十八!怎地还不走?”

    阿弦看看王主事,又看着近在咫尺满目急切盼望的士兵。

    然后阿弦回头,看着在门槛内的两老一小,正色道:“两位老人家放心,此事我们户部会再追查,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绝不会冤屈任何一个好人,请放心。”

    阿弦举手躬身,向着屋内两人深深地做了一揖。

    两名老者皆都惊愕不已,门外的王主事却万万想不到阿弦竟会这般说,气急败坏:“十八子!你疯了么!”

    阿弦转身极快地出门。

    王主事气的跟她走了几步,才喝道:“站在!”

    此时已经离开了涂家门首,阿弦这才止步。

    王主事气喘了几声,指着她道:“你竟敢……自作主张!还有什么水落石出?有什么可冤屈好人的?兵部都已经判定了!你、你真是胆大妄为!”

    阿弦面对王主事,目光却瞥向他的旁侧,那鬼士兵站在王主事身旁:“十八子,你就是十八子!”

    他叫起来,然后厉声道:“我是冤枉的!”

    阿弦无法不去看他,却偏还得回答王主事的话:“主事,我认为现在不要立刻下定论,这件事可以再继续追查。”

    王主事喝道:“还有什么可追查的,都已经三个月了,他们放刁,你也跟着疯了不成?你忘了你是站在哪边儿的?”

    阿弦摇头道:“我并没忘。我是户部的人,我进户部之时就知道,户部以人为本,所做所为都是为着天下万民百姓,所以我今日所做,是为户部,更也是为了百姓。”

    王主事再想不到阿弦会如此说,一时语塞,只是突着眼瞪着阿弦,片刻才道:“不必跟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涂明之罪早就明白,只凭这两人一面之词就要为他翻案?若如此,那刑部大理寺这些还要不要了?只怕连《唐律》都不必了!国之无法度,国何以为国,民又何以为民?”

    那鬼士兵在旁,见两人争执不下,忽地道:“石龙嘴,石龙嘴!”

    阿弦忍不住问:“石龙嘴是什么?”

    鬼士兵叫道:“去石龙嘴!冰湖!”喊出这一声后,士兵忽然极痛苦地抱住头,□□起来,身形也变得模糊。

    王主事正狠狠地瞪着阿弦,且看她还要如何作答,忽然听她问“石龙嘴”,王主事还当是在问自己,皱眉喝道:“你又在瞎说什么,什么石龙嘴?”

    此时那鬼士兵的身形已消失眼前,阿弦道:“大人,你查看涂明这案子的档册之时,可发现任何石龙嘴有关?”

    王主事道:“我全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等阿弦再说,王主事又道:“今日之事我回去后要向侍郎禀报,哼,让侍郎看看他得意的人是怎么行事的。”他瞥了阿弦一眼,负手而去。

    愤愤然回到户部,王主事也不再理睬阿弦,想必去告状了。

    阿弦怏怏地转回库房,却不见黄书吏跟那两个新鬼的影子。

    一时十分孤寂,只能默默地一边儿整理档册一边寻思今日所见所遇种种诡奇之事。

    阿弦本以为王主事告状之后,很快就会来传自己过去受训,不料直到晚间休班,王主事也未出现。

    这倒也罢了,最让阿弦诧异的是黄书吏跟那两个新鬼也不曾出现,当初……只有在崔晔在的时候黄书吏才远远藏匿不出,今日却不知如何。

    直到阿弦准备出门回平康坊的时候,才见到书库角落有一道熟悉的影子。

    阿弦忙跑回去:“你去哪里了?”

    黄书吏躲在书架之间,神色畏缩,小声道:“十八,我正是要告诉你一句,这两日我不会出来。”

    阿弦见他满面惊恐,忙道:“出了何事?”

    黄书吏道:“我听他们说,长安城里来了个很厉害的捉鬼师,一旦给他拿了去,就会被炼化成怪物,所以这些日子我会藏起来。”

    阿弦一惊,忙问道:“是不是一个番僧?”

    黄书吏道:“你怎么知道?”他蓦地往前在阿弦身上嗅了嗅,忽地脸色大变:“你身上有股难闻的味道,你遇见他们啦?”

    阿弦便将去延寿坊的路上偶然遇见之事说了,黄书吏神情慌张,道:“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个番僧很是邪门,十八,你要小心,一定要避开他。”

    阿弦见他受惊不小,便安抚道:“我知道了,你快去藏起来就是了,这两日别出来……如果有什么为难的,出来告诉我一声,我有能帮得上的义不容辞。”

    黄书吏答应了,这才一闪消失不见。

    阿弦出库房之时,却见外头天色隐隐泛红,夕照落在窗纸上,像是映着火光。

    站在库房门口的台阶上,阿弦往外看时,却见天上阴云层叠,太阳之光从背后透出,一层层仿佛染血。

    阿弦目睹这般日暮残血景象,隐觉不祥,深吸了口气,眼皮也随着跳个不停。

    阿弦离开库房,却并不往外,反而向王主事的公房而来。

    房中空空,阿弦便问他的副手道:“主事何在?”

    副手道:“半个时辰前出去了。”

    阿弦道:“可知去哪里?”

    这副手摇头,阿弦又问:“那今日主事回来可说什么了?”

    那副手道:“并没有。”

    阿弦道:“延寿坊的事没有提么?”

    副手笑道:“这件事也没什么稀奇,都已经数月了还悬而未决,主事时常会骂上几声。”

    阿弦道:“那不知……有关这涂明的档册可在?”

    副手道:“那些档册都是兵部调来的,之前主事看过无误,都已经又转回兵部了。”

    阿弦踌躇,心下犹豫要不要去兵部再调一次看看,但是如此做却好像有些超出了她的权限,但若不做,又怎么对得起在延寿坊所见那鬼士兵,以及她许诺过的涂家人?

    往兵部的一路上,见路人都行色匆匆,也有人望着头顶那血染的云层道:“今晚必定有一场大风雨。”

    阿弦心里掂掇去了兵部该如何说辞,眼见兵部在望,抬头看时,却忽地看见从兵部门内走出一个人来。

    不是别人,竟正是王主事,他缓步下了台阶,忧心忡忡,又像是百思不解。

    狭路相逢,阿弦忙止步,自忖不大好在这个时候跟他碰面——毕竟此案是王主事负责,若给他撞见自己也来兵部,王主事未免会以为阿弦越俎代庖。

    阿弦正后退,身后却有一股寒意悄然靠近。

    毛骨悚然,阿弦戛然止步,猛地转身。

    在她身前不远处,停着两只白日看见过的异鬼,正是随着那番僧车驾旁而行的。

    身形狭长,四肢跟爪子也格外之长,通体青中泛白,透着凛凛寒气,两只眼睛如水银般闪烁,并无瞳仁,却有獠牙。

    阿弦蓦地想起黄书吏说过的“被拿了去就会炼成怪物”,心中寒意更甚。

    两只异鬼盯着她,将动未动之时,阿弦的肩膀忽然被人一拍。

    阿弦正在身心紧张之时,吓得离地跳了起来,还未回身,先要一拳击过去。

    幸而一眼瞥见那人的脸容,那只手才生生地刹住了。

    王主事皱眉看着阿弦:“你怎么在这儿?”又看她刹住的拳:“你还想打人?”

    阿弦惊魂未定:“我……”一边儿回答,一边儿瞥向身侧,那两只异鬼蹲在地上,悄然无声地逼近。

    王主事忽然道:“你莫非也是来打听涂明那案子的?”

    阿弦听到一个“也”,百忙中问道:“主事也是来复核的?主事也觉着这案子有疑点对么?”

    阿弦分神之间,耳畔听到“吱吱”地响动,仿佛是怪异的笑声,那股寒气也贴面而来。

    顾不得等王主事回答,阿弦缓缓转头,却见一只异鬼已经来到身前,正盯着她呲出雪白的尖牙。

    阿弦猛地后退两步,王主事却偏正上前一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私自过来查问……不过……”

    王主事沉吟未说,阿弦已无法专注听他说什么:“主事大人我有要事,我先行一步。”

    她猛地倒退数步。

    王主事只当她心虚要逃,便喝道:“站住,我还没说完呢!”

    阿弦正要逃走,却发现其中一只异鬼伸出手来,竟探向王主事脸上。

    阿弦自然知道人鬼殊途,寻常的鬼怪是奈何不了常人的,除非是她这种体制特殊者。

    所以阿弦见异鬼作出这个动作,只觉着诧异而已,但让她越发诧异的是,就在异鬼的手触到王主事脸上之时,王主事居然打了个哆嗦。

    阿弦猛然刹住脚,此时那异鬼已经贴近,几乎同王主事口鼻相对。

    王主事本要痛斥阿弦,但却觉着一股无形的冷意扑面而来,叫他无法动弹,同时似有什么在吸附着他,让他几乎窒息,脸色也迅速转白。

    正在灵魂出窍骇然不知所以的时候,阿弦却跑回来,大喝一声:“滚开!”她挥手,用力击向王主事面前的虚空!

    王主事呆呆看着,在他眼中,阿弦的手明明并没碰到什么,可就在她的手掌从眼前划开之时,那股被紧紧吸住的窒息感瞬间消失!

    王主事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一晃,同时发出剧烈地咳嗽,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正在定神,又想问阿弦是怎么回事,手腕却被人握住,阿弦道:“快跑。”

    王主事吃了一惊:“干、干什么?”被阿弦紧紧拽住,身不由己地往前飞奔。

    阿弦拉住王主事,撒腿就跑,边跑边往回看,却见那两只异鬼纵身跳起,竟也如风驰电掣般追了过来。

    “十八!你是不是又疯了!”王主事一边儿跟着她飞奔,一边儿大声叫道。

    阿弦道:“就当我疯了好了!”

    王主事扭头:“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石龙嘴的?”

    这会儿他竟还不忘本职,阿弦正提心吊胆地注视着身后的异鬼,心头一振:“主事知道石龙嘴了?”

    “废话!我才来又查的!”

    原来王主事之前从阿弦口中听说“石龙嘴”后,盛怒之下,不以为然。但他回到户部,静坐想了片刻,心中却隐约浮起一抹熟悉之感。

    他皱眉寻思半天,终于决定亲王兵部走一趟核实,谁知果然就在涂明的档册里发现了“石龙嘴”这个地方,说是涂明在逃失的那夜本是负责在石龙嘴那里值夜的。

    王主事骂了句后,因见阿弦频频回头,他心里发毛,壮胆回头也看了眼,却见身后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东西。

    才松了口气,又想起方才那种异常之感,王主事打心里发凉:“我们、在跑什么?”

    阿弦不答。

    王主事忍不住又问:“我们是要去哪?”

    这一次,阿弦干净利落地回答道:“去吏部!”

    周国公府。

    堂中,赤着半边胳膊的番僧垂眸,右手按在黑色的骷髅头上,左手摇着一个小小地金杵。

    口中念念有声。

    在他旁边,敏之手中擎着一盏水晶杯,里头盛着鲜红如血的葡萄酒,他仍是肆无忌惮地斜倚在榻上,双眼淡淡冷冷地瞥着这一幕。

    门外,最后一抹残阳消失在越来越重的阴云之后,原先笼罩堂中的绯色也随之变成了灰黑色。

    念经声戛然而止。

    敏之抬眼看向番僧。

    番僧睁开双眼,用有些怪异的口音说道:“给他们逃走了。”

    敏之皱眉:“不是说……可以手到擒来的么?”

    番僧道:“是我低估了他的能力,没想到他可以伤到我的驭鬼。”

    敏之一笑,又透出几分艳若桃花:“大和尚,要不是之前你露了那一手,我一定要当你是在招摇撞骗了。”

    番僧道:“我当然不敢在周国公殿下面前弄虚作假。”

    敏之晃了晃杯中酒,道:“不必说这些,现在打草惊蛇了,又该怎么办?”

    番僧道:“只要这个人在我的面前,我一定可以如周国公殿下所愿。”

    敏之道:“那就是说,得我出马了。”

    番僧点头道:“虽然我也可以,但是动静闹大的话,惊动了官府就不好了。”

    “哼……不用你,这对我本就是轻而易举,”敏之笑笑,双眼看向虚空,忽地喃喃道:“可惜了,要是能进大明宫就好了。”

    他长长地吁了声,忽然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殷红的葡萄酒从嘴角流下,看着就像是一抹鲜血一样,映着他艳丽的容色,竟显得有几分妖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