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第28章 锦衣玉食
    柴房四面透风, 这人身上只一床旧棉被,阿弦便把自己的被褥都抱了过来给他铺盖, 又折了几根柴在地上点燃,火光跳动,不多时房间内便温暖如春。

    大概是这种突如其来的暖让人心神松懈, 阿弦本想守上一会儿就回房,但不知怎地, 竟趴在床边睡了一夜。

    忙又扑上去查探, 握了握那手,已经不是昨夜那样冰的让人难受了,且呼吸也比先前平稳了许多。

    她略觉欣慰, 将他的手握紧了些, 低声笑说:“这样就好, 你可千万不能死呀。”

    忽然屋门响动, 老朱头的声音传来:“嚯, 开春儿了, 还下这样大雪。下的好,瑞雪兆丰年。”

    目光转动看见地面凌乱的足迹,老朱头无声一叹,便从墙角抄起笤帚, 把正屋往外通向厨房跟柴房的地方稍微掠扫了扫。

    扫帚刷刷响动, 老朱头又叫:“阿弦,阿弦?这丫头怎么学会赖床了,平常这个时候早起了。”

    阿弦屏住呼吸从门缝里看出去, 正见老朱头撂下笤帚,进了厨下。

    阿弦趁着这个空档,忙忙打开柴房的门,鸡飞狗跳地窜了正屋。

    她极快整了整衣裳,故意打了个大大地哈欠,假装才睡醒的样子,揉着眼睛走了出来:“我怎么睡过头了?”

    老朱头笑笑:“时候不早,赶紧洗把脸,一会儿吃饭了。”

    阿弦伸了个懒腰,虽然腰背有些酸痛,可那股轻快感却是前所未有。

    她仰头看天,舒心地深吸一口气。

    才下过雪的清晨,空气格外清冽,阿弦道:“伯伯,怎么这么快把雪扫了?我就喜欢踩着雪,留着别打扫。”

    老朱头瞅她一眼:“昨儿晚上也不知是黄皮子还是只讨不到食儿的小狐狸,窜了进来在地上一气儿乱踩,瞧着闹心。且不扫的话,等太阳出来了一晒,地上水淋淋地,一走一个深脚窝,不留神还狠跌一跤,那时候只怕你哭还来不及呢。”

    阿弦听他忽然说什么小狐狸,心头一紧,忙扭头仔细打量门前雪地,却见从堂屋到柴房这一片早给老朱头扫的差不多了,更看不出有什么印迹。

    虽然阿弦隐隐觉着老朱头那两句话意有所指,可老朱头却没再说什么,只是将早饭端了上来,道:“好生吃饭,你今儿能去衙门?昨儿那么高掉下去,总会有个磕磕碰碰,不然就顺势歇息两天。”

    阿弦心里惦记着要去请大夫,便道:“不用,只有些小划伤,不碍事。”

    老朱头不做声,看了阿弦一会儿,忽道:“唉,还是这样儿好看。”

    阿弦不解:“什么?”

    老朱头道:“当然是你的眼,不用蒙着眼罩,好看多了。”

    之前阿弦戴着眼罩,虽然是迫不得已,也是为了她好,但对老朱头而言,那也像是一个沉甸甸地提醒,告诉他阿弦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她戴着的眼罩,也好像乌云似的蒙着他的眼跟心,难以安稳。

    老朱头却仍担心:“你今儿就不戴了?万一……再见到那些东西呢?”

    阿弦抬头笑道:“伯伯,我从昨晚上回来一直到现在都没看见。你说是不是好了呀?”

    老朱头虽然意外,见她笑得灿烂,却也替她高兴:“阿弥陀佛,但愿是从此都好了。”

    两人正说着,外头敲门声响,不等老朱头应,玄影先跑了出去。

    门外有个人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衙差服色,手中提着不知什么东西,竟是高建,一进门忙打招呼。

    老朱头起身道:“无事不起早,高小子,你这么早来干什么呢?怎么还拎着东西。”

    高建笑嘻嘻说道:“伯伯,我特地早早来讨一碗汤喝。这点东西是给您跟阿弦的。”

    老朱头十分意外:“怎么忽然客气起来?”他且不忙接那些东西,只审视高建:“不对,你一定是另有所图,说,是想干什么?”

    高建大笑:“伯伯,您要不是年纪大些,必然是一代名捕。不过这件事不能跟您说,是跟阿弦说的。”

    老朱头道:“那好,不过话说在前头,你让她干什么犯险为难的事儿可不成,瞒着我更不成。”

    高建拍着胸脯应承。

    见老朱头回了厨下,阿弦才问:“怎么这样早?”

    高建道:“昨儿晚上也没好好说话,也不知道你究竟怎么样,所以早过来瞧瞧。”

    因见阿弦并未戴着眼罩,不由猛盯着看了半晌,才扭扭捏捏说道:“阿弦,你不戴那东西,看着跟先前都不一样了。”

    阿弦道:“哪里不一样了?”

    高建道:“这样好看多了呀。”

    阿弦得意一笑,老朱头捧着一碗汤面出来,又对高建道:“你是算计好了我今儿多做了,所以赶来吃一嘴呢。”

    高建忙不迭接了过来:“多谢伯伯,我是赶的早还要赶的巧。”

    阿弦却有些紧张,盯着那碗汤,似乎恨不得从高建手里夺出来,又问道:“伯伯,这、这不会是我那个……堂叔的吧?”

    老朱头哼道:“瞧你这挂心劲儿,放心,没抢他的份儿。”

    吃过早饭,高建同阿弦两人出门,高建见左右无人,才从怀中掏出一串钱:“你瞧这是什么?”

    阿弦道:“钱我能不认得?”

    高建道:“你只知道是钱,不知哪里来的。这是曹爷给我的。曹管家亲口对我说,改日曹爷要亲自登门相谢你呢。”

    阿弦近来忙碌,忘了曹家小公子的事,便问:“那孩子好了么?”

    高建道:“那是当然了。听说现在能吃能睡,好的很呢。”又捂着嘴笑:“若不是你,曹爷还想得个这样的好孩子?只怕不能够,他很该认真重谢你才是,倒是不知道会给你什么好东西呢?”

    阿弦对这些向来不如何上心,便不予理会。

    因他们出来的早,那药铺还未开门,阿弦瞅了半晌,只得先行离开。

    高建又问昨儿的事,阿弦只搪塞过去,毕竟不管是军屯还是雪谷,都不便提及。

    高建见说的含糊,便问:“那个人果然是你的堂叔伯?我不知从哪里听说,老朱头跟你在咱们这里无亲无故来着。”

    阿弦道:“就你话多。”

    高建倒也机灵:“好,不说也罢,只是……”

    阿弦见他盯着自己看,便道:“你又干什么?”

    高建道:“我觉着你还是戴着眼罩的好。”

    阿弦诧异:“为何?”

    高建又有些忸怩起来,迟疑着说道:“你这样儿……实在太清秀了些,若是那些想求你的人看了,只怕嫌你面嫩好看,不肯相信。你若戴着眼罩子,那样看起来还有些意思……”

    阿弦啼笑皆非:“去你的,你拿我当钟馗?”

    两人说着,来至街心,忽然看到许多人手中提着家什兴冲冲走过,不知是做什么,看方向是往府衙那边儿。

    阿弦仰头张望:“一大早在忙什么?”

    高建道:“你一天一夜不在城里,怪道没听说咱们这儿的新闻。你可知道,袁大人要修善堂啦!”

    阿弦忙问详细。高建道:“你猜是在哪里修?可不就是在那乞丐们聚集的菩萨庙?他说要把菩萨庙修缮起来,然后把县内,不对,是整个州立的无家可归的乞儿们都收容起来……你说他到底是怎么动了这念头的?谁也不知道,总归不由分说就要干起来,这会儿城内人人都在议论纷纷呢,只有你当新闻了。”

    阿弦十分惊奇,忙拽着高建往那菩萨庙奔去。

    虽然下了一晚上雪,但却仍能看出菩萨庙外头已清理了杂草,被推倒的断墙,堆积的砖块……还有些劳力正在抬木料,果然是个大干的模样。

    阿弦张望之时,就见安善跟几个小乞儿飞奔出来,一径来到她跟前儿,纷纷叫嚷“十八哥”。

    又因看她摘了眼罩,一个个都雀跃起来,有说极好看的,有问为什么摘了的,唧唧喳喳,犹如一群小麻雀。

    忽然安善问道:“你昨儿去哪了,我找了你一整天没找到。”

    阿弦摸摸他的头,忽然发现他身上穿了崭新的棉袄,只是略大些,周围那些小乞儿也都“焕然一新”。阿弦不由笑道:“你们哪里发财了,怎么有了这些好衣裳?”

    安善挺胸道:“是新刺史大人给我们的,还要给我们建大房子住呢!”

    阿弦啧啧称奇,正同小乞儿们说话,忽然看见远远地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身着银白色翻毛里子长袍,腰束玉带,头戴官帽,因身量颇伟,气度轩昂,在一群人之中显得鹤立鸡群,居然正是袁恕己。

    阿弦见状,忙一拉高建,想要悄悄离开。

    谁知才一转身,就见面前立着一“人”,青面白眼,貌若狰狞。

    阿弦毫无防备,整个儿倒退出去,把高建带的都几乎跌倒。

    高建急扶着她:“怎么了?”

    阿弦举手遮着眼睛,心几乎从喉咙里跳了出来,一时竟不敢抬头,过了会儿才说道:“没、没什么。”抬头却见在正前方,那影子仍呆立未动,双眼直直地往前瞪着她。

    阿弦生生咽了口唾沫。

    旁边高建见她忽然间脸色都变了,又看前方,却见其实并无什么人在,高建毕竟跟她相处久了,心里一转,低声问:“难道……这儿有东西?”

    阿弦抓紧他的手臂重新站直了,昨儿晚上一路从城外回来,半个鬼影子都没看见,喜欢的她宛若置身天宫,今儿才也敢这样大胆地出来。没想到竟打了她一个冷不防。

    阿弦不敢再跟那鬼魂对视,只往旁边挪开了两步,那鬼见她如此,竟也随着挪过去挡住路口,阿弦无奈,只好又往右边挪出去,那鬼不依不饶地也追过来。

    高建跟着她一块儿,螃蟹似的左挪右避,实在受不了,他虽然也有些胆怯,却到底看不见,所以那惧怕心也浅,大胆举手往前挥了挥:“在哪里呢?”

    阿弦眼睁睁地看着高建的手掠过那魂灵的肩颈,不由举手扶住额头。

    高建又道:“这不能吧,光天化日的也敢跑出来?”

    阿弦的心噗噗乱跳,只得转身回避,谁知一回身的功夫,又见身后悄无声息地也矗着一道白色影子。

    阿弦一个愣怔,尖叫声都在喉咙口了,仓促抬头间,却见容貌周正,赏心悦目,原来并非鬼怪,而是袁恕己,他不知何时竟走了过来。

    袁恕己道:“你们两个不去巡街,在这里玩什么?”

    高建忙先行礼,回禀道:“大人,是阿弦不知道大人要修善堂,正好顺路,便过来看看。”

    袁恕己“哦”了声,又问阿弦:“你刚才跟见鬼了似的,是怎么样?”

    阿弦无话可答,其实就在袁恕己问她之时,那灰色的魂魄飘在两人旁侧,仍是直勾勾地看着她。

    阿弦毫无办法,只能假装什么也看不见,但她的些微动作神情却瞒不过袁恕己的眼,他举手在阿弦跟前挥了挥:“真见鬼了?”

    阿弦听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口吻,好似她只要答一声“是”,下一刻他就会立即笑出声来。

    阿弦板着脸道:“没有,我们正要去巡街,不打扰大人了。”

    正要跟高建离开,袁恕己忽回头问:“对了,你那个亲戚,死了没有?”

    阿弦忘了惧怕,扭头瞪道:“并没有死,他很好,还会长命百岁呢。”

    袁恕己见她明眸带怒,倒是别有意思,不禁挑了挑眉。

    高建却生怕她冲撞了新刺史大人,忙讪讪赔笑拉着她去了。

    两人离了菩萨庙,那鬼不知飘到哪里去了,未曾跟随。却因方才又受了惊吓,阿弦心里焦躁,看时候差不多了,便对高建说了要请大夫,让他先回衙门,当下分头行事。

    药铺果然开了门,阿弦立刻脱缰野马似的奔了进去,双脚才进门槛,却又陡然止住。

    这药铺向来是疾病缠身的病者盘桓的地方,又怎么会“干净”到哪里去?

    药铺的伙计迎过来,满面诧异,把阿弦上下打量了一遍,方道:“是十八子?今日怎么没戴眼罩,我都不敢认了。”

    阿弦勉强一笑,竭力只盯着他看:“我找谢大夫,家里有病人,要紧要紧,劳烦快些。”

    他家里只有两个人,伙计只当是朱伯病了,忙抽身入内寻那谢大夫。

    不多时老大夫收拾了出来,阿弦陪着往回,一路上又把“亲戚”等话略提了提,免得老大夫到了家发现不是老朱头,又要疑惑费解。

    早上老朱头并不出摊,而是去集市上搜买些东西,是以这会儿也不在家。

    阿弦引着谢大夫进了柴房,道:“大概是撞了头,昨儿回来一直都没醒。”

    谢大夫是个有手段的,望闻问切,查看了半晌,又解衣瞧身上如何,阿弦见那人衣领开处,露出两片很突出的蝶骨,肤色也白皙如玉……忙转过身去回避。

    片刻,谢大夫将被子重新给病者盖好,对阿弦道:“这并不是单单撞了头,这人像是受了些折磨,你瞧……”将病者袖子一拉,露出手腕上明显的一圈磨痕,看着却是旧伤。

    昨夜仓皇相遇,他又是个陌生男子,阿弦自未曾留意他身上如何,此刻细看,不由一惊。

    这伤痕她并不陌生,县衙里有些犯了大罪的囚徒,为防他们逃走或者作乱,往往也会上手铐脚镣,天长日久,便会在手腕上留下伤痕。

    但是这个人……难道会是什么穷凶极恶的罪犯?

    阿弦正不安,谢大夫道:“不过除了这里,他身上其余各处都是磕碰擦伤,比如双手,肩颈跟额上……”

    阿弦的心又略放了放,倘若真是要上手铐脚镣的重犯,那一定会刑罚加身,这人身上既然没其他的刑讯伤痕,可见非囚犯了。

    谢大夫道:“另外看他的情形,是有很长一段时候食不果腹,所以饿得枯瘦了,更兼体虚之极,偏偏头上又受了重击,就如雪上加霜,所以才始终昏迷不醒。不瞒你说,这样还能有一口气在,已经实属不易。”

    阿弦忙又问该如何调养,怎样才能醒来。谢大夫道:“这个着实急不得,他的身子亏的厉害,要慢慢调理。药的话我给你开几副,每日煎了服用就是了。不幸中的万幸是除此之外……应该没别的大症候,对了,药疗之外,最好的调理方法就是食疗……”

    谢大夫滔滔不绝地把各色注意事项说了一遍,又开了药方,叮嘱她去铺子拿药,约定改日再来等话。

    阿弦才送谢大夫出门,就见老朱头喜滋滋地提着一条半臂长的莫哈鱼沿街走来,一眼看见阿弦,忙叫住她:“弦子快来看,这是开春儿第一拨儿的莫哈鱼,统共打上来百多条,去晚了都抢不着!是我提前叮嘱过好几回,卖鱼的刘四才特意给我留了这么一条,你说是想吃清蒸,红烧……还是……”

    正摸着下巴畅想,忽然看见前方还未转弯的谢大夫。

    老朱头一愣,旋即道:“你、你给他请大夫了?”

    阿弦道:“是啊伯伯。大夫说……”

    老朱头脸上的笑风卷残云似的消失了:“我才不听大夫说什么,哼,请大夫,又要花钱。”愤愤地提着鱼进了院子。

    阿弦想到谢大夫叮嘱的“药疗,食疗”,心头一紧,忙跟着进来陪笑道:“伯伯,你怎么又口硬心软了?”

    老朱头把鱼挂在厨房的钩子上,没好气儿道:“我是嘴硬心也不软,我跟你说,不许你在那不人不鬼的家伙身上多花一个铜钱!”

    阿弦道:“伯伯!”

    老朱头道:“你还叫我伯伯,那就听我的!”

    阿弦还未开口,老朱头又道:“留他在这里停尸已经是开了天恩了,还要在他身上花钱,我们是什么人家?不是那皇亲贵族有使不完的家财万贯,你当我不知道呢,他这副模样,如果真要养好,无非就是要砸钱,什么鲍参翅肚灵芝鹿茸,没有个百八十两银子只怕还起不来呢!”

    阿弦目瞪口呆,没想到这次他又未卜先知了。

    老朱头见她这幅神色,心里更加有数了,冷笑问:“被我说中了是不是?好,你想留他在这儿,先拿一百两银子出来,我就容你养他……”

    阿弦垂头:“伯伯,你怎么……怎么好像很不喜欢他。当初我捡了玄影回来,你也没有发这样大的脾气。”

    老朱头仿佛被噎了一下,瞪得圆圆的眼睛眨了眨,才说:“玄影是一条狗,能吃多少?我随便扔给他一块儿隔夜的饼子他都吃的欢实,你那位呢?你问问他是不是也跟玄影一样?只怕你锦衣玉食养着还养不好呢!”

    
阿弦求道:“伯伯……”

    
  谁也无言,厨房内一时沉默,过了会儿,是老朱头叹道:“没有那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儿,你偷偷地把自己的被子褥子给他,喂他粥饭,都不算什么……可弦子,千万别把自己也赔进去。”

    老朱头说完,回身把那条鱼摘下来,一手取了刀:“鲜鱼不用放调料也好吃,多放了调料反而坏了他的味儿,就成了寻常的咸鱼了,哼,有鲜嫩的好鱼肉在跟前儿,谁还想不开去吃那陈年的老咸鱼呢!今儿中午就吃清蒸鱼了。”

    阿弦听出他话中夹枪带棒,又见他手起刀落,刹那间鳞片飞舞,杀气十足,只好退了出来。

    她在厨房外站了会儿,才想起要回衙门,拖着双脚正将走到大门口,却见墙头上探出一个鬼头来,正是在菩萨庙里见过的那只。

    阿弦正哆嗦,冷不防门口上影子一晃,看着眼熟——是在医馆里照面过的。

    阿弦想也不想,转身冲进柴房。

    她跑到床边,紧紧握住那人的手。

    但想到刚才老朱头的话,心乱如麻,不由喃喃:“我该怎么办?”

    老朱头的模样,就像是看见了前世冤孽,决然不肯留。她本来心怀侥幸,觉着自己从此看不到鬼怪了,却仍不成。可是只要靠近他……心里身上的感觉并没有骗她。

    阿弦无力地垂头,双眼慢慢地红了,右眼尤其红的浓烈些。

    正在这时,耳畔听到一个模糊的声音道:“别怕……”

    阿弦猛地抬头,不知是否是自己听错了,她壮胆靠近了些,却见男子眼皮动了动,她几乎将耳朵靠近他的嘴边,才听清他说:“我……不会死,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