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第58章 狐狸笑
    那两人正仿佛饿狼扑向小羊儿, 乍见袁恕己露面,就似发现小羊儿身后站出一头更凶狠百倍的猛兽。

    可这两人自不是什么善与之辈, 略迟疑对视一眼,仍扑了上来。

    袁恕己不慌不忙,一手放开阿弦, 右手掠出之时,已行云流水地将腰间短刀抽出。

    电光火石间往上一撩, 最先扑上来的那名贼人首当其冲, 胸前中招,鲜血狂喷。

    另一人见同伴受伤,还仿佛跃跃欲试, 忽闻走廊上一阵脚步声响, 原来是吴成带了四五名便装的府差围了上来。

    此人见状, 眼中光芒闪烁, 将手中凶器放下, 举手道:“不要动手!我们是良民, 我们是羁縻州来的客商!”

    听了这般说辞,吴成等虽然意外,可见对方不在反抗,即刻上前先掀翻在地, 捆绑结实。

    又看另一个, 因被袁恕己刀锋掠中胸颈之间,失血过多,竟挣扎不起。

    酒馆毕竟是个极热闹的地方, 这里如此轰动,外头吃酒的客人们闻声凑了过来,却又被外围的公差驱赶开,只远远地站着张望。

    袁恕己擦干了短刀上的血,将帕子扔了,吩咐将所擒的贼人押回府衙。

    他才问阿弦道:“你怎么忽然跑来,莫非有事?”

    阿弦方才近距离看他斩杀贼人,准,快,狠,如此身手跟反应,的确不愧是军中历练出来的少壮将军。

    定了定神,阿弦道:“这里怎么会有府衙的弟兄埋伏,难道大人事先早就知道这里会有歹人?”

    袁恕己歪头,含笑说道:“歹人?你未免小看他们了,你瞧见方才他们所使的匕首了么?那可是特制的,整个豳州只有一队人马能用。”

    阿弦一抖:“是马贼?”

    袁恕己挑眉笑道:“我还没跟你解释这两位的身份,你又是打哪里知道的?”

    阿弦道:“我急着找大人正是为了这件事。”

    两人急回府衙,在书房之中,阿弦将在府库中所见同袁恕己一一说明。

    又道:“方才我急着去找大人,无意中又看见那些墨渍飞舞,却正是追着被拿的那两名贼人之一,我本来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想到这些马贼的残忍手段,以及那许多惨死他们刀下之人,这才有些后怕。

    袁恕己忖度道:“墨渍?沧城的人口档册上飞出来的墨渍跟随这贼?”

    阿弦道:“这些日子我看过很多次马贼杀人的惨事,这叫‘蒲瀛’的人,应该也是惨死他们手中的无辜性命之一,那些墨渍可能就是他死的不甘,幻化出来提醒我的。”

    袁恕己点了点头。

    阿弦忐忑不安:“大人既然在酒馆内有埋伏,又说我‘打草惊蛇’,是不是我坏了大人跟苏老将军的安排?”

    袁恕己侧目:“又是谁告诉你……此事苏老将军也有份儿?”

    阿弦抬手掩口,袁恕己打量她神色:“是英俊兄?”

    阿弦知道瞒不过,便道:“是,我、我把府库里所见的异状告诉了英俊叔,阿叔就叫我快些告诉大人。说大人自有定夺。”

    袁恕己微微仰头叹道:“怪哉,豳州营虽送公文前来,却并未对任何人透露其中绝密,为什么这人竟总能如此未卜先知。”

    阿弦无意说漏了嘴,不敢再言语。

    袁恕己却又笑道:“罢了,虽然被你搅乱了我的安排,但好歹已经将两人成功擒拿,如今只详细审问,看看他们有没有同伙在城内,又到底有什么计划。”

    阿弦猛然又想起英俊叮嘱让她不要四处乱走、且让老朱头这段日子也早些收摊的话,当时她不解是什么意思。酒馆内拿下马贼,又跟袁恕己说到这里,顿时醒悟。

    阿弦心惊肉跳,盯着袁恕己:“大人,贼人居然潜入城内,难道他们想在城中作乱?”

    袁恕己道:“怎么,你是怕了么?”

    阿弦眼前,却又出现那些无辜行人死于马贼手中的场景,又想起沧城曾经几乎的“屠城”之灾,阿弦抓着袁恕己的手臂:“大人,你万不能让他们得逞。”

    袁恕己回头笑道:“这样不放心么?”在她手上轻轻地拍了两下:“我答应你,绝不会让他们在城内杀死一个人。”

    那两名马贼被关在府衙大牢里,其中一个因伤势过重,昏迷不醒,另一个轻伤的马贼被铁链锁住手足,捆在固定重犯的木桩之上。

    阿弦跟在袁恕己的身后,看向那被缚住的马贼,却见他面上原先贴着的膏药布已经被撕下,露出底下一道极深的疤痕,半边脸的肌肉都被扯得有些变形,看起来越发狰狞。

    吴成道:“方才已经问过,这人并不肯招认。坚称是羁縻州来的客商。”又小声道:“从他身上的确搜出了一卷通关文书,上面写着这人叫顾旸。”

    那人隐约听见,便叫道:“刺史大人,我们的确是过路客商,不要冤枉了好人。”

    袁恕己看了一眼吴成呈上的文书,走到“顾旸”身前,道:“现在的客商都这样凶悍了?见面儿就要杀人?还用马贼专用的兵器?”

    他拎起托盘里放着的匕首,在“顾旸”面前晃了晃。

    顾旸道:“羁縻州的情形大人也知道,十分混乱,这匕首是我们在途中捡来作为防身之用,并不知道来历。当时因跟兄弟在说些经商的密事,见有人突然闯入,只当是歹人,才欲上前动手的,本来是误会一场。”

    袁恕己道:“好一张花哨利嘴。这么说,你是拒不招认了?”

    顾殇苦笑:“我们新来,并不认得是刺史大人,才当面儿冲撞了……但我同伴也被大人重伤,不知者不罪,还求大人宽恕。”

    袁恕己道:“你说的话,本官从头到脚,哪一个毛孔都不相信。你既然不肯招认,少不得我大刑伺候。”

    先前吴成审讯,已经略加刑罚,如今狱卒公差们听令,上前又打了二十鞭子,只抽的这厮遍体鳞伤,鲜血四溅。

    但他竟十分嘴硬,仍是不肯招认。

    阿弦因看不得这些行刑的场面,早悄悄地退了出来。

    她站在门口,仍隐约听见里头顾殇惨叫求饶,哀哀可怜。

    阿弦心中悚然:若非先前在酒馆内曾面对面将此人持刀欲杀的凶态看的清清楚楚,这会儿阿弦只怕还会怪袁恕己随意便动大刑呢。

    如此打了有半个时辰,这人却仍是不肯承认自己是马贼,只坚称乃是顾殇,来自羁縻州某地某处,家中情形之类,说的有模有样。

    虽然袁恕己认定这不是好人,可是周围那些差人们见被打的血肉横飞仍是不肯供认,且所说的也合情合理,他们心里已经有些怀疑:是不是袁刺史错怪好人了呢?

    阿弦忍无可忍,听着里头暂停,便壮胆入内,却见顾殇身上伤痕累累,惨不忍睹。阿弦忙避开目光,道:“你可记得蒲瀛?中等个头,有些消瘦的年青人。”

    顾殇闻听,通身一抖,嘴角肌肉牵动,被血染红的双眼瞪向阿弦:“你……说什么?”

    阿弦看他反应有异,便道:“你居然记得?我还当他也不过是死在你手底的一个无辜之人,你又怎会知道他的名字呢。”

    顾殇的眼睛又是一瞪,神情有些怪异。

    阿弦道:“就算你不认,我,蒲瀛,都知道你就是杀死他的凶手,你不要指望能花言巧语从刺史大人手底逃脱,你坚持不认,只不过让自己多受些皮肉之苦罢了。”

    顾殇的嘴角又牵动数次,眼神甚是阴鸷,然后他道:“你怎么……知道?你……”他的眼珠动了动,忽然失声道:“你就是桐县十八子?!”

    阿弦道:“你既然知道我,就也该知道我说的并非虚言。”

    顾殇只死死地盯着她,声音有些发抖:“你、还知道什么?”

    阿弦道:“我想,迟早晚……你的身份,你所犯的事都会一清二楚。”

    她转身正要走开,身后顾殇忽然大叫道:“站住!”

    阿弦止步,只听顾殇道:“没想到、十八子果然厉害,好,我也不愿意再被上刑折磨了,我索性认就是了……”

    阿弦意外,连在旁的袁恕己也很觉诧异。

    顾殇道:“正如你所知道的,我们的确是马贼,因听说新刺史厉害,所以进城来查探情形,不料……居然是自投罗网了。大人不要再动刑了,你要知道什么,我一概招认。”

    这厮方才还一副会铁口到死的狂横之态,这会儿忽然变了主意,袁恕己意外之余,心头疑虑滋生。

    袁恕己问道:“那么,除了你们,城中可还有你的同党?”

    顾殇迟疑了一会儿:“我们是分头行事,共有九人,这一次只为侦查而来,各人探听明白后自行出城,如果有什么行动,才会以烟花为号。但是今日大人在酒馆内将我两人擒获,其他人知道消息,只怕会立刻避退出城了。”

    袁恕己见他这样敞快便说了,心中却疑惑更甚。

    顾殇又看向阿弦:“早听说十八子有过人之能,但我们兄弟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哪里会信那些神鬼之事,不料冥冥中果然竟有报应,我信服了。”

    这一夜,阿弦回到家中,将在酒馆遇到贼人,贼人又已经供认之事跟英俊说明。

    英俊道:“果然刺史大人早有提防,不过幸亏如此,否则的话今日在酒馆岂非坏事?”

    阿弦知道英俊是担心自己,便道:“阿叔放心,以后我会加倍小心行事。”

    英俊叹了声,阿弦又道:“现在刺史大人在头疼怎么将剩下的贼人一网打尽呢,如果真的如这马贼所说,他们都跑出城去……虽然说城内安泰是好事,可……”

    英俊慢慢道:“只怕未必。”

    阿弦愣怔:“阿叔的意思,是说贼人尚在城中?”

    英俊听出她的忧心之意:“刺史大人比我料想的更加能为,他必然不会全信那贼人招供之词,你放心就是了,他一定会另有安排。”

    虽然有英俊的安抚,是夜,阿弦却仍提心吊胆,无法安眠。

    前些日子,柴房收拾出来后,阿弦不由分说占了床位,老朱头虽不舍得她睡柴房,但阿弦坚称夏天里热,柴房里的竹子床凉快,甚是执拗,老朱头拗不过,只得由了她去。

    阿弦躺在床上,惦记着英俊的话,想到贼人在城中之事,又想到沧城曾经历的荼毒,无法放心。

    她时刻警觉地竖起耳朵,留神听外间动静,当听见遥远深巷之中的犬吠声,她都会翻身坐起,连带趴在床前的玄影也惊得竖起脑袋,跟主人一块儿侧耳倾听。

    渐渐夜深,夜浓如墨。

    对大多数人来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操劳了一日,静谧的黑夜正是最好的入眠休息之时,但是对心怀邪恶之人而言,漆黑的夜色正好隐藏了他们的行迹,他们就如野兽一样在夜色里磨牙吮血,择人而噬。

    阿弦翻来覆去了半夜,身下的竹床也随着咯吱乱响个不停。

    在竹床的抗议声中,总算模糊睡去。

    不知又过了多久,沉睡中的阿弦,忽然听见孩童们的念诵之声。

    ——“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

    阿弦记得正是白日安善他们所背诵的《滕王阁序》,心情慢慢地放松下来。

    她环顾周遭,发现自己竟身在善堂。

    虽有些疑惑,但听着孩子们的朗诵之声,却不由笑出声来:“这些小家伙还真用功。”

    阿弦迈步,循着声音往前找去。

    孩子们一句一句往下念诵,又道:“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

    阿弦虽听得分明,可是夜色正浓,眼前又似有烟雾弥漫,让人看不清,一时又找不到。

    “学的好快啊,”阿弦嘀咕了声,见眼前迷雾更浓了,她抬手挥了挥,叫道:“安善,你们在哪儿?怎么这么晚了也不歇会儿?”

    忽然身边有人道:“十八哥哥,我在这里。”

    这一声来突如其来,吓得阿弦一个激灵,回头看时,却果然见安善站在身旁,正仰头乖乖地看着她。

    阿弦抚了抚胸口:“你跑过来怎么也没出声儿?吓了我一跳。”又笑说:“就这么想要英俊叔给你们糖吃?这夜晚了还在背诵呢。”

    安善道:“十八哥哥,我们背的好不好?”

    阿弦道:“好的很,你们这样聪明,只怕很快就能背下全篇了。到时候让英俊叔多买些好吃的。”

    安善却忽然一本正经道:“我们不要好吃的,要英俊叔叔就好了。”

    阿弦笑道:“咦,难得你觉着英俊叔比糖果更好?”

    安善不言语,一阵夜雾弥漫而过,小孩儿的脸有些模糊。

    阿弦只觉着雾里似乎有什么怪味道,呛的咳嗽了几声:“哪里烧什么东西么?”

    安善不答。

    阿弦正懵懂未知,耳畔却又听见孩子们大声念道:“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阿弦皱眉,回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安善,怎么我好像听见你的声音了?”

    安善叫道:“十八哥哥。”

    阿弦大惊,却见安善竟不声不响地又跑到自己跟前了。

    这会儿,阿弦已经察觉不对,才要开口,安善却转身往前走去。

    阿弦叫道:“安善!”她拔腿追上,只听稚嫩的童声继续往下念道:“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这瞬间,却不似是在背诵,而宛若惊慌的鼓噪!

    迷雾从眼前消散。

    阿弦定睛看去,刹那间毛骨悚然。

    就在她面前的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许多孩童的尸首,其中赫然包括安善在内,遍地宛若血池,又像是错踏入了地狱。

    阿弦大叫一声,整个人从床上滚落在地!

    因她这一声叫的十分凄厉骇人,里头老朱头听见动静,摸摸索索披衣起身:“弦子!”

    阿弦的心跳的大急,几乎要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时半会儿竟不知作何反应。

    她伏身欲吐,却又忍住,手忙脚乱地爬起身来。

    她拉开柴房的门跳了出去,正好儿老朱头也出了屋门:“怎么了?”

    阿弦头也不回地往院门处去:“伯伯别跟来,我出去一趟!”

    老朱头更加吃惊:“这才子时刚过,你去哪里?”

    阿弦道:“没事儿,我看看就回来了。”

    老朱头不顾一切追到门口,拽着手腕道:“嘱咐我早些收摊,自己又偏往外跑,什么急事儿这么火烧眉毛,又到底去哪儿啊?府衙?县衙?”

    阿弦打开门:“都不是。”想到梦中所见,简直不寒而栗,阿弦哪里敢跟老朱头透露半句,勉强道:“一会儿就回来了。”扭身跳出门去,玄影也立刻跃出跟上。

    阿弦一路狂奔,这一刻因为极度紧张跟担忧,竟然忘了害怕会见到不该见的。

    正在夺命狂奔之时,却见两名衙差巡街经过,一眼认出是她:“十八弟,去哪里?”

    阿弦忙道:“你们快随我来!”

    两人虽然惊疑,却忙跟上,三人往善堂的方向风驰电掣般急奔,才过一个路口,就听见马蹄声得得,然后有人道:“什么人!”

    三个回头看时,却见一队兵马急速赶到跟前儿,一个个都拔/出了腰间兵器,如临大敌,猛然看清是县衙公差跟阿弦,才都松懈下来。

    领头一名小统领道:“原来是十八子,这样着忙可是有急事?”

    阿弦见是府衙的人,正中下怀,大声道:“各位随我往善堂走一趟。”

    小统领道:“怎么了?”

    阿弦道:“我担心有事!”

    因白日拿住马贼,又加上袁恕己严令底下防范,加强巡查等,所以这些人闻听,不敢怠慢,又一个个绷起心弦,跟着阿弦旋风似的来至善堂。

    此刻善堂内大部分的房舍还未建成,有的只起了一个框架,门窗缺失,屋梁孤耸,看来就如一副巨型的孤零零的枯骨架,无端有几分瘆人。

    原先还是破烂佛寺的时候,周围杂草丛生,足有半人多高,里头多些狐狸之类的小兽,就算白日也出来作怪嬉戏。

    自打袁恕己一声令下,开始修缮,这些兽类白日里不敢多加逗留,晚间倒还回来转一转,似乎在留恋昔日乐园。

    阿弦跳进院子的时候,便惊起了几只正在追逐玩耍的狐狸,刹那间,那些未曾铲除的草丛里一阵窸窸窣窣声响,有那些大胆的野兽,跑了一阵儿后发现无碍,竟又停下来,人立而起,往回张望。

    “呼呼呼……”狐狸似笑似哭的叫声,从杂草里传来。

    惹得玄影汪汪大叫,作势欲扑,那些狐狸才望风而逃。

    一名县衙的公差不由道:“这鬼地方,怎么还是这样吓人。”

    阿弦不顾一切,一马当先,哑声叫道:“安善!”

    府衙众人早就将佩刀拔出,擎在手中,一边儿戒备一边儿随着阿弦往内。

    前方的屋舍里,灯光一晃熄灭,似有人影闪烁,阿弦屏住呼吸,冲上前将门踹开:“安善!”

    身后府衙县衙的兄弟们上前,灯笼高挑,腰刀出鞘,果然照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卧着数人!

    众人正在惊心动魄,地上一人却动了动,继而竟慢慢爬了起来。

    有一名公差被这场景惊到:“啊!”几乎把手中灯笼扔掉。

    灯光乱晃,地上那人扭头道:“十八哥哥?”

    阿弦听了这声,虽听出是安善的声音,却仍胆战心惊屏住呼吸,不敢断定说话的是人是鬼。

    还是府衙的那统领道:“这些孩子怎么都睡在地上?”一语说完,地上那些小孩儿都慢慢地爬了起来。

    这会儿安善也跑到阿弦身旁:“十八哥哥怎么这时侯来了?我们还以为是管寺伯伯呢!”

    另一个孩子也说道:“夜里热,我们喜欢睡在地上凉快些。”

    这几句问答之间,阿弦那原先都飘走了的魂魄才又缓缓地归了位。

    她的噩梦未曾成真,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

    阿弦紧紧拉住安善:“都没事么?”

    安善道:“没事呀。十八哥哥,你们是来陪我们的吗?”

    公差们虽然看这些小孩子玩闹无事,却因来了,又挑起灯笼四处看了一圈儿,并未发现异状。

    那小统领问道:“十八子,你说善堂有事,不知是怎么样?”既然是虚惊一场,这些人还有巡街的命令,自然不敢耽误。

    阿弦胸口如堵着什么,紧紧地握着安善柔嫩的小手,她极快地想了想,道:“各位,能不能派几个人留下来,在此处看守?”

    小统领大感意外:“这是为何?”白跑了一趟已经是满腹不快,若开口的不是阿弦——刺史大人跟前儿的新进红人,只怕早就甩脸走了。

    阿弦避开小孩子们,悄悄说道:“我、我怕会有别的事。”

    小统领斜睨着她,忖度一番谨慎道:“我等奉命巡街,监察可疑人等,不敢怠慢,生恐刺史大人怪罪,既然十八子这样说,我便派个人回府衙告诉一声,让府衙或者县衙再拨几个人来就是了,如何?”

    阿弦道:“也好!”

    于是分头行事,阿弦留在善堂,小统领派人回府衙通知,顷刻,果然又派了四名士兵来到善堂外驻守。

    安善等小孩儿浑然不知其他,只是十分兴奋:“十八哥哥,是不是有什么热闹?”又有的看玄影通身漆黑,长的英武,便凑过来,抚摸狗头,拉扯狗尾。

    阿弦苦笑道:“时候不早了,有热闹也是明儿,你们都快安分睡觉。”

    众孩童消停下来,仍窃窃私语了一阵子,才相继入了梦乡。

    次日,随着天明破晓,那些士兵们见夜来平安,便回去复命。

    袁恕己得知夜间的轰动,正也有事要跟阿弦商议,便命人来叫。

    阿弦却几乎一夜未眠,黑着双眼来至府衙。

    而就在她前脚离开之时,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夫跳下地,从内扶着一位先生出来,赫然正是英俊。

    且说阿弦被传到府衙,袁恕己才练了半路拳,见她来到,便跳出来拿了巾子擦汗,又问昨夜如何。

    阿弦被那噩梦惊扰,只忙着去查看究竟,都来不及跟英俊说,当下便告诉了袁恕己。

    袁大人将巾子递给侍者:“你说什么?孩子们被杀了?”

    阿弦道:“是,所以我才求人在那守了一夜。不过大概是个不顶用的梦,方才我从善堂回来,他们都很好。”

    袁恕己瞥向她:“有件事我想再确认一下。”

    阿弦问道:“什么事?”

    袁恕己道:“你说的那个蒲瀛,当真是被马贼所杀的人?”

    阿弦脱口答:“当然……”话未说完,戛然止住!

    阿弦翻看过沧城整整一县的失踪人口档册,上头所记载的名字里,多的是死在马贼手底的百姓冤魂。

    所以当又看见记载着“蒲瀛”这一页上、马贼横行暴虐之时,理所当然便也将蒲瀛当作是另一个受害者。

    又怎会想到事实或许……恰恰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