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第59章 发大招
    先前那被袁恕己重伤的一名贼人, 因伤在要害,失血过多, 凌晨之时便已不治身亡。

    马贼“顾殇”单独被锁在一间囚室里。

    他仍是戴着手铐脚镣,只是并未似先前般捆在木桩上,他坐在墙壁边角, 闭着双眼,仿佛在出神。

    听见动静, 顾殇微微睁开眼睛, 却见来者正是袁恕己。

    脸上那道疤痕一动,顾殇踉跄站起身来,略哈起了腰道:“刺史大人, 我所知道的都已经说了, 我不过是个马前卒, 求大人看在我……”

    说到这里, 顾殇目光转动, 这才看见袁恕己身后竟然还有一个人, 正是阿弦。

    看见阿弦的那一刻,顾殇整个人神情一变!

    原先见了袁恕己来到,他纵然低头求告,流露畏缩之态, 却实则并没什么惧怕之意, 但当看见阿弦也在场,马贼脸上的笑影似被风沙卷尽,极快地变成悚惧。

    袁恕己看的一清二楚, 笑问:“怎么,你想求饶?”

    顾殇扯动嘴角,伤疤也随之抖动,透着一种想笑却着实笑不出的古怪神色,他将目光从阿弦面上移开,低下头去:“是……求大人看在小人从实招供的份儿上,从轻发落。”

    袁恕己道:“从实招供?本官不解的是,先前十八子说你杀了那个叫蒲瀛的青年人,你立刻就记起了此人,为什么一个杀人如麻的马贼,居然这么清楚准确地记得死者的名字?你对于死在你手中的每个人都记得如此清楚?”

    顾殇道:“其实……小人虽然是马贼,却是被那些人逼迫入伙,因一向胆小并不敢杀人,蒲瀛是唯一一个,所以、记得。”

    袁恕己道:“唯一一个?”

    顾殇不由自主瞥向阿弦:“是……”

    正要说话,忽听阿弦道:“不是唯一一个。”

    顾殇浑身一抖,手上垂着的铁镣也随之发出细微响动:“十八子……”他虽然竭力镇定,声音里也透出颤抖之意。

    阿弦将手中的沧城人口簿子捏紧,咬牙道:“仅仅是沧城失踪的人口档册里,死在你手中的就有八个人。”

    在沧城失踪的人口档册里,阿弦曾目睹过多少次马贼肆虐行凶的场景,但是那些马贼尽数头戴斗笠,又用巾子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眼睛,风沙里自然看不清凶徒真容。

    因为这毕竟不是幻象,而是一幕幕真实发生过的,每一幕都代表着至少一个无辜性命被残杀,这对阿弦来说已经难以忍受。

    所以在蒲瀛那一页上又看见马贼出没,便理所当然也以为是多了个受害者。

    可是当想法拐个弯儿后,真相令人骇然。

    阿弦试着去直视马贼肆虐的那一幕幕场景,虽然那些人乔装蒙面,但毕竟并非万无一失。

    阿弦根据“顾殇”的长相身段,说话声调等,果然在其中八场劫杀行人的事件中找到他。

    这一刻,顾殇咬紧牙关,死死地盯着阿弦,他似乎预感到什么,又仿佛在惧怕什么,只是竭力躲避隐忍。

    阿弦对上他凶顽的目光,道:“事实上,你也不叫顾殇。”

    马贼终于有了反应,他像是听见什么荒唐事一样怪笑起来:“我不叫顾殇又叫什么?”

    袁恕己却知道这种反应,不过是出自本能的恐惧,这马贼在掩饰什么,同时也证明阿弦说中了要点。

    先前袁恕己一句话,让阿弦想起那条墨渍凝聚幻化的长蛇,怪不得当时在吉安酒馆里的时候,蒲瀛两个字会出现在“顾殇”的头顶,原来这并不是被害者的名字,而是凶手的名字!

    “我原本以为蒲瀛是另一个受害者,其实正好相反,”阿弦道:“你叫蒲瀛,你是马贼群中两名首领之一。”

    就在阿弦叫出了顾殇的真名后,马贼咬牙发笑,脸上肌肉抖动,那道伤疤仿佛随之跳舞,看来就似他脸上无形的面具正裂碎开来。

    袁恕己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马贼的脸色变化:“怎么,这个说法你像是极满意?”

    蒲瀛却只盯着阿弦:“你凭什么……这么说?”

    阿弦道:“其中有个叫宋大成的屠户,认出了你。”

    蒲瀛长长地吸了口气,像是白日见鬼,他情不自禁哑声道:“你……连这个都知道了?”

    要得到有用的线索并不算很难。

    阿弦也不过是将那八件血案的每一幕场景都仔细留意“经历”过了罢了。

    那是在宋屠户一家被杀的时候。

    宋屠户毕竟是杀猪出身,又因生死关头,拼命挣扎中,他忽然认出了马贼之一。

    他没忍住心中惊骇,脱口叫道:“蒲二哥?”

    然后他厉声惨叫:“饶命!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蒲二哥,你……”

    无济于事。

    其实不管宋屠户认没认出蒲瀛,他都是要死的。

    但正是因为这一句,让阿弦确认了蒲瀛的身份。

    袁恕己见蒲瀛已经自认身份,便道:“话说到这里,我有件事不明白,为什么你这么怕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甚至不惜假意招供?”

    昨日那场审问,在阿弦出现之前,蒲瀛本极顽狠,但就在阿弦叫出“蒲瀛”的名字,他的反应让袁恕己至今不解。

    蒲瀛眼神略微慌乱,上前一步,双手握在囚室的栏杆上。

    几乎同时,袁恕己握住阿弦手腕,将她扯向自己身后。

    蒲瀛深看阿弦一眼,这会儿他已经不是先前那般点头哈腰向袁恕己求饶、貌似卑微的“马前卒”了,他望着袁恕己:“人嘛,都是贪生怕死的,我怕你们查出我是马贼的首领,所以才顺水推舟招认,指望能够瞒天过海,求个宽恕,谁知道仍是瞒不过。”

    袁恕己若有所思。

    蒲瀛一笑,道:“不过,袁大人,有道是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兄弟前来桐县,不过是想吃酒玩乐、顺便探探风声而已,并没有就想兴风作浪,如今被你不由分说杀了一个,又囚了我……”

    袁恕己道:“哟,这么说是本官的错了?”

    蒲瀛道:“井水不犯河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袁大人何必过界,这样往自己身上揽事,只怕会招出更大的事来。”

    袁恕己道:“我听出来了,你是在要挟本官。”

    蒲瀛道:“这只是一点忠告罢了。”

    袁恕己道:“巧了,我最爱听别人的忠告。”他回头看了一眼阿弦:“小弦子你说是不是?”

    阿弦无法回答。

    蒲瀛却挑衅般继续道:“袁大人,我是真心诚意的提醒你,你们既然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你们囚我在此,我的弟兄们断不会善罢甘休,我若是大人你,就当趁着一切风平浪静,将我放了,大家化干戈为玉帛。”

    袁恕己啧啧:“你还在做梦?你是贼,本大人是兵,兵跟贼也能化干戈为玉帛?我可从来没听说过。”

    阿弦忽然道:“你的同伙还在城中?他们想做什么?”

    蒲瀛道:“我被擒拿是突发之事,他们如何应对,我只能猜到大概,具体又怎么知道。”

    阿弦听他承认了同伙尚在,心头一沉,耳畔忽地又响起昨夜听安善等念诵“滕王阁序”的场景:“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蒲瀛深深看她:“我只能告诉你,他们会不顾一切地救我,为了救我,什么都会做出来。十八子既然有通神鬼之能,不如且用心些将他们找出来,想来也不是难事。”

    袁恕己见问不出什么来,便要离开,阿弦跟着走了两步,忽地回头问道:“你进城后,可去过善堂?”

    “善堂?”蒲瀛微微一怔,却不答反问:“你问这个做什么?”

    忽然袁恕己道:“小弦子跟我来。”

    阿弦回头跟上,随着袁恕己出了囚室。

    此刻太阳初升,明媚光耀,两人的心情却都一般沉重。

    袁恕己问道:“你为何问他善堂?是因为昨夜噩梦么?”

    阿弦摇头:“并不仅如此,还有先前我找大人的时候,曾在善堂看见那墨渍长蛇出现过。”

    这对袁恕己而言已经足够,即刻回头命吴成调动士兵。

    阿弦跟着他往外,又问道:“大人,你觉着蒲瀛的同党在善堂里藏身?但……我昨夜在那一整晚……”

    袁恕己且走且说道:“可知我也不愿相信?但是自我认得你后,你所预感之事,跟我说的每一件匪夷所思的……却每每就会成真!这一次难道会例外?不,我宁可信其有。”

    他的神色竟是异乎寻常的郑重。

    阿弦的脑中一片空白,袁恕己又道:“方才蒲瀛已经说了,他的同伙为了救他,什么都会做出来,善堂是我来桐县后着手做的第一件为民之事,若他们想从这儿下手……哼,对那些禽兽不如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比残杀老弱妇孺更得心应手的了!”

    两人且说且出了府衙大门,阿弦听了袁恕己所说,又想到昨夜所见的那地狱情形,不觉腿软,几乎被门槛绊倒。

    袁恕己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拉起来:“别慌,如今我们发现的早,事情未必会如所想的一般糟糕。”

    一句话提醒了阿弦,她脑中灵光闪烁,想到一点纰漏之处。

    只是还未细细寻思,就听见有人叫道:“十八子!”

    阿弦茫然回头,依稀见台阶下远远地有一辆马车,一个人站在车边儿上,看着几分眼熟。

    袁恕己道:“那是……吉安酒馆老板娘的车夫?这会儿来做什么。”

    阿弦正心头慌乱,何况事情紧急,便未曾留意,只冲那人点了点头。

    两人奔下台阶,那车夫陪笑上前,才欲行礼,袁恕己已翻身上马。

    车夫一愣,见他两个都不想理会自己,便讪讪道:“英俊先生说……”

    阿弦正也要爬上一匹马,听了这句转头,这才看清车夫手中捧着一个麻布包袱:“阿叔?”

    车夫见阿弦询问,方壮胆将包袱举高,道:“这是英俊先生吩咐小人送过来的,说是家里伯伯给准备的早饭。”

    袁恕己正打马要行,听了这句,不由皱眉,便催促道:“小弦子!”

    阿弦听只是早饭,才松了口气:“我正有事,送给你吃。”

    车夫见她要走,只好急急道:“是了,英俊先生还交代,说是他已经按照您的嘱咐去了善堂,让您不用担心着急。”

    阿弦脚踩着马镫,立在当场:“你说什么?”

    袁恕己本满面不耐烦,忽然听见“善堂”二字,便勒住马缰绳。

    车夫畏惧地偷看一眼,对阿弦道:“我先前送了英俊先生去善堂,谁知您已经走了,先生便让我送了早饭来,他自个儿却留在了那里,其实本来我该送他去酒馆的,也不知怎地……”他低声嘀咕起来。

    阿弦听见自己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竭力镇定:“你离开的时候,善堂里怎么样,我阿叔怎么样?”

    车夫满面疑惑:“善堂?好好的啊?只是那些孩子围着英俊先生不肯放,对了,工匠们都也要开始做工了。”

    阿弦制止了他,将包袱接过来。

    车夫见已经送到,这才识相退了,袁恕己打马过来:“你跟朱先生商议好了让他去善堂?”

    阿弦道:“我没有!”

    昨儿她是匆匆跑出来的,连去哪儿都没有跟老朱头说过,更遑论跟英俊约定什么了。

    阿弦道:“可是英俊叔绝不会记错,也绝不会……”她低头看看手中的包袱,“不会无缘无故叫人来带这句话给我。”

    袁恕己一笑,这笑却满是冷酷之意:“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阿弦仰头看他,袁恕己道:“善堂里果然有事了。所以朱先生才并未离开,并且叫此人来,名为送饭,实则传信。”

    正如阿弦跟袁恕己所料,善堂之中,的确出事了。

    昨晚上阿弦去后,英俊再也无眠,还是老朱头向来明白阿弦的脾性,虽然心中忧虑,但这会儿跟着出去,却似添乱而已。

    因此老朱头非但自个儿不去,且拦着英俊:“你又看不见,这会儿摸出去能顶什么用?天塌下来也等明了再说。”

    话虽如此,老朱头却也眼巴巴地坐等了一个多时辰。

    一大早,酒馆派车来接英俊,这会儿老朱头也打听到了阿弦一夜便睡在善堂,且平安无事。这才放了心,便去蒸了几个饼,对英俊道:“你正好打那处经过,把这包袱里的饭给她带着。”

    英俊乘车来到善堂,因听说阿弦已回了府衙,便想离开。

    不料安善等孩子正也晨起乱窜,一眼看见他,顿时都围了上来,雀跃非常。

    英俊听着孩子们活泼的叫嚷声,面上也露出淡淡笑意。

    正想打发了他们脱身,耳畔却又听见另一种响动。

    脚步声,而且不止是一个人。

    那对普通人而言极为寻常的脚步声,听在他的耳中,却有另外一番意味。

    面上不动声色,英俊仍是含笑道:“时候不早了,你们可吃了早饭?我给给你们十八哥哥带的早饭,偏他走了。”

    安善等道:“还没有呢,要等寺管伯伯叫我们。”

    另一个孩子道:“今天的饭格外迟些,我肚子都饿了。”

    英俊垂眸:“不要着急,大概快要做好了。就趁着这会儿,我再教你们两句《滕王阁序》好么?”

    顿时一片叫好之声,英俊又笑道:“先等会儿,我让车夫替我把早饭给你们十八哥哥送去。”

    孩子们答应,英俊回身,那车夫早迎了过来:“可是先生……”

    英俊不等他说完,便道:“劳烦你帮我走一趟,将车内的那早饭包袱送给阿弦,你只告诉他,我已经按照他嘱咐的,正在这儿教孩子们呢。务必让他不要担心才是。”

    他的面色淡然,语气温和平静,却带有一种令人无可违抗的天生气息。车夫本要问他为何忽然不去酒馆了,被他这般交代,却只唯唯诺诺答应了,当下便只往府衙去。

    英俊站在原地,听那车声远去,同时亦听着另一种动静。

    这会儿安善过来道:“英俊叔,朱伯伯做的饭食是最好吃的,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吃到就好了。”

    另一个孩子道:“是啊是啊,我们这里的叔叔做的就很难吃。以前的还好,这两天的更加难吃了,像是猪食。”

    童言无忌,孩子们便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英俊也笑了两声,道:“圣人说——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你们可知道是什么意思?”

    众顽童齐齐摇头,英俊道:“那好,都到屋子里去,我给你们细细说来。”

    孩子们大喜,把英俊簇拥在其中,欢欢喜喜地进了房中。

    众顽童随着英俊才进房中,门外便又进来两人,一个黑脸汉子抱着个巨大的木桶,另一个矮胖身材的抱着一个笸箩,里头盛着些干饼。

    两人将东西往地上一掼,那黑脸便退出门去,只剩下矮胖道:“赶紧来打饭吃了。”

    小孩子们面面相觑,毕竟晨起肚饿,只好先起身去领饭。

    期间英俊立在旁侧,一声不响,那矮胖看他几眼,却也并未做声。

    片刻功夫,孩子们领了面汤跟干饼,安善递了饼子给英俊:“英俊叔叔也吃。”

    英俊正要推辞,安善旁边的孩子道:“难吃的很,英俊叔叔不要吃。”

    另一个忽地惊喜交加地道:“菜叶上有个虫儿!”

    孩子们听见有虫子,饭也不吃了,都闹起来。

    那矮胖见都造反,劝了这个,那个又跳起来,他因肥胖,天儿又热,一时汗出如浆,忍无可忍,怒地踢翻了一张桌子,喝道:“都给我住嘴!”

    众孩童呆若木鸡,矮胖子上前,顺手揪住一个孩童,骂道:“小畜生,先前年荒的时候,你也不过是两脚羊!还敢挑剔吃食。再敢胡说,就把你们也都煮了吃!”

    有几个胆小的孩子受惊,不由哭了起来。

    正此刻,有个黑脸汉子从外进来,见状道:“我才离开这会儿,又闹什么?”

    矮胖焦躁起来,道:“这些小畜生实在难伺候,不如杀了妥当。”

    黑脸喝道:“你疯了?这时侯敢轻举妄动?”一边说,一边瞪向英俊。

    矮胖道:“不用看,这是个瞎子,更不顶用。”

    黑脸皱紧眉头,细看英俊:“从方才起我就觉着,这人怎么看着有几分眼熟?”

    矮胖笑道:“什么眼熟,亏你说得出口,这张脸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你难道会忘了?”

    黑脸又盯着英俊看了片刻,笑道:“果然,若是曾经见过,是绝不会忘的。”

    那矮胖拉住他:“那袁恕己绝想不到我们会藏在这里,等阮五跟他们交涉,若肯放我们二哥就罢了,若是不肯,大家鱼死网破,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若是兄弟们都齐了,何必这样畏首畏尾,直接杀到府衙何等痛快。”

    黑脸道:“阮五他们已经去探听了,你偏偏在这里闹出来,若给二哥知道,饶不了你!”

    矮胖回头扫视一屋子的人:“怕个什么?拿捏这几个孩子,还不如捏死蚂蚁一样?再加一个瞎子也是同样。”

    自始至终英俊都不曾出声,安善已经有些懂事,惊问:“你们是坏人?”

    两人一怔,哈哈大笑,英俊咳嗽了声:“安善,你过来。”

    安善迟疑着走到英俊跟前儿。

    就在这会儿,外头传来马蹄声,又有喊杀喧哗,越来越近。

    矮胖呆若木鸡,忙跑到门口往外看去,却见前方两重屋外,一队官兵正跟几道平民服色的人影激战!

    矮胖吓得倒退:“怎么官兵来了?他们如何会知道我们藏在这里?是哪里走漏了消息?”

    黑脸也早在门口看的分明,他阴沉着脸想了会儿,蓦地看向英俊:“先前他叫那车夫离开,会不会是他事先察觉了什么,暗叫那车夫送了信?”

    矮胖慌道:“他是个瞎子!别说是个瞎子,就是没瞎,又怎么会一眼看出我们的破绽?且他吩咐那车夫的话我们都听见了,哪里有什么报信?”

    黑脸走到英俊身旁,恶狠狠地打量着他,忽然皱眉:“我怎么越来越觉着这个人有些眼熟,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

    语声刚落,便听得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有人撞开门冲了进来。

    这进门的三人,却正是马贼同党,蒲瀛先前说他们九个人进城,倒非说谎。

    吉安酒馆忽然出事后,打草惊蛇,除了蒲瀛跟死了的那个,其他七人碰面合计,便欲行营救之法。

    他们也知道经过此事后,桐县必然越发严防密查,所以特意选在这善堂里落脚。

    一来这善堂里务工的人多,各种各样,混迹其中不会惹人怀疑,二来这善堂是为了那些乞丐孤儿而修,等闲不会有人疑心到这里来。

    马贼们算计的万全之策,一面在此落脚,一边派人去府衙送信,要挟放了蒲瀛两人,若袁恕己不从,便在城中先闹起来,给他好看。

    却想不到,计策尚未开始实施,对方已经找上门来。

    刚一照面,不由分说便打了起来,马贼这边有两个被围住无法脱身,一死一伤。

    逃回来的这三人神情慌乱,一人气喘吁吁道:“县府的兵已经将这善堂围住了!这可如何是好?”

    黑脸跟矮胖万想不到竟如此,矮胖性急,便叫道:“怕什么?虽然他们人多,但是我们这儿还有这许多小东西呢,姓袁的若干硬来,少不得先杀了这些人!”

    黑脸道:“不错,我们还有人质,袁恕己若惜名声跟这些小东西,便不会跟我们硬碰硬。”

    这些人极快地一合计,有人抱起一个孩子,来至门口,道:“袁大人,你看好了,你识相的快些放了我们的人,然后好生让我们弟兄出城,你若不肯答应,这里有十几个小杂种,我们便一个个割了他们的头……”

    远远地,传来袁恕己的声音:“有话好说,我立刻叫他们放人,但是如何相信你们不会食言?”

    那马贼道:“你送了我们弟兄来,然后我们一块儿安全出城后,就放了这些小的。”

    袁恕己道:“不成,先放人。”

    两处竟僵持不下,那马贼凶性发作,道:“这姓袁的以为我们不敢动手,他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先给他个下马威尝尝。”

    说话间,生拉硬拽地按住那孩子,狞笑道:“你要怪就怪袁恕己不识相……”慢慢地从靴筒里拔出匕首。

    小孩儿吓得呆了,竟一声也不能出,只是流泪。

    那马贼复嚷道:“袁大人,你不要跟我们玩弄心机,你且看好,这小东西就是被你害死的……”

    说话间正要动手,忽然肩头被重重一撞,马贼手上一松,那孩子便掉了下去!

    原来撞人的是英俊,他听风辨音,将那孩子接住,小心地放在身后。

    群贼如临大敌,正欲上前。

    英俊抬手道:“且慢,听我一句,我只是不想看一个孩子枉死,以袁大人的性子,绝不会跟你们交易,你们这会儿若是举手投降,兴许还有一线生机。”

    这句话触怒了黑脸,他猛地上前揪住他胸前衣裳,用力往墙上一推:“你这瞎子又在这里装什么不世出的荆轲?”

    英俊猝不及防,后背撞在墙上,身子略觉战栗,嘴角竟有些血腥之气泛起。

    其他贼人见英俊轻易被打伤,这才都又把心放回肚子里,不再聚拢过来。

    安善尖叫道:“英俊叔叔!”他担心情急,不由分说跑向英俊。

    矮胖道:“小杂种,先除了你!”

    这些人已知道是穷途末路,袁恕己摆明了不会跟他们妥协,今日只怕真的是一个“鱼死网破”的结局。

    他们习惯了烧杀掳掠,骨子里极其凶残,如今环视屋内众孩童,眼中透出嗜血光芒。

    这会儿,英俊却缓缓站直了身子,血腥气冲鼻而入,他的神智有些模糊,似乎有杂乱的刀兵响动,人仰马嘶,铁蹄烈烈……

    然后是现在,孩童们压抑不住的啜泣跟不安的低呼。

    英俊慢慢抬头:“等等,且听我说。”

    黑脸跟矮胖对视一眼,不知他要做什么。

    安善趁机跑到英俊身旁,用力抱住他:“英俊叔叔!”

    英俊的脸上毫无表情,他仍是垂着眼皮,道:“记得叔叔教你们的《滕王阁序》么,现在开始,从头背下去。”

    安善仰起带泪的小脸:“可是……”

    英俊这才徐徐一笑,道:“叔叔答应你们,等你们背完了后,就带你们去吃朱伯伯做的早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虽然被恐惧所慑,但孩子毕竟是孩子,心思单纯之极,听说可以吃到老朱头做的美味早饭,那一双双眼睛一下都亮了。

    黑脸跟矮胖两人嗤之以鼻,都以为是英俊在哄孩子的把戏。

    黑脸咬牙恨恨:“这瞎子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儿……”

    话未说完,英俊已若无其事地命令道:“现在都听好了,一个挨着一个,像是往常唱歌儿一样手拉着手。”

    孩子们彼此相看,终于伸出手来,互相握住。

    英俊继续说:“然后,闭上眼睛。”

    孩子们迟疑着,却都慢慢地闭了双眼,耳畔听到那极温和的声音道:“‘豫章故郡,洪都新府’……开始!”

    像是有一股难以遏制的勇气突如其来,小孩子们彼此握着对方的手,握的紧紧地,顺着他的号令启始:“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声音洪亮而整齐。

    矮胖皱眉:“吵死了!都给我……”

    还未说完,便见英俊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矮胖马贼皱眉:“你干什么?找死么?爷成全……”

    只听到一声甚是悦耳的冷哼,矮胖只觉得颈间一凉,下一刻,“咔嚓”一声,他的头向着不可思议的角度歪了过去。

    英俊放手。

    “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

    黑脸跟其他众马贼早被这一幕惊得魂不附体,一人拔刀叫道:“杀了……”

    眼前人影一晃,胸前如被重击,喉头腥甜,眼前发黑,同时手腕麻痹。

    空手入白刃,刀已被夺。

    “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黑脸反应倒也极快,举手一挡,痴心妄想正要回击,臂上陡然一凉。

    黑脸低头看时,几乎惨叫!

    原来半截手臂竟被悄然削落,而那一声凄厉叫声还未出口,雪亮的刀锋已行云流水般掠过颈间。

    鲜血狂喷!

    稚嫩而响亮的童音仍在欢天喜地地继续: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

    也就是在这一刻,黑脸马贼终于记起来,自己是在哪里见过“朱英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