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第80章 鬼嫁女
    从前, 有个小县城的青年,满怀壮志来到世间最繁华鼎盛之地, 风云际会,卧虎藏龙的所在。

    那就是长安,九天阊阖开宫殿, 万国衣冠拜冕旒的长安。

    世间最风流出色的男儿,最妖媚娇丽的女子, 最奇异震撼的传说, 都在长安。

    最巅峰富贵跟最绝顶的权力,只要放手一搏,也许唾手可得。

    那青年满是雄心壮志, 背着一个小小行囊来到这传说中的地方, 他风尘仆仆, 却故意绕开了东边儿较近的通化门, 特意转了一大圈儿, 为的就是要从长安城的正门、南边儿的明德门进入他心中的这向往之地。

    明德门本建于隋初, 城门楼却是在唐永徽五年由工部尚书领工营建,乃是长安城最宏大壮美的一座城门,观楼的间数在众城门之中是最多的,明德门的门口, 正对皇城朱雀门, 宫城承天门。

    明德门下开五个门洞,每个门洞都能供两辆马车同时穿行而过,最侧的两个门道供车马同行, 次内的两个供行人经过,最中间的一个门道,却是专门供皇帝出城祭祀等而行的御道,所谓“天子五道门”,明德门更有“隋唐第一门”之称。

    青年仰头看着那飞檐华彩,繁复壮丽的威武城门,目眩神迷,只觉得身体里的血液都在鼓噪,这种油然而生的激动,让他眼前微微晕眩。

    耳畔忽然听到一声呵斥——原来他只顾仰头瞻仰明德门的威仪,竟忘了自己所站的乃是车马而行的通道。

    一辆马车匆匆自城门驶出,赶车的人大概是有急事,又没想到竟有人站在车道上,仓皇中勒住马缰绳,一边怒喝道:“哪里来的乡巴佬,还不滚开!”

    青年吃了一惊,左右张望,才发现自己大概是站错了地方,他忙急急地往旁边推让开去,那车夫惊魂未定,兀自骂骂咧咧。

    忽然车内传来一阵娇笑声,有人道:“行了,不过是个才来长安的傻小子罢了,人家不懂规矩也是有的,赶紧赶路罢了。”

    那车夫忙恭敬地答应了声,又斥青年:“臭小子,好生看着路别只顾看热闹,这儿不比你们乡下,车马比人还多呢,免得长安的风还没吹到脸上,人不知躺到哪里去了。”

    青年听着这尖刻的话,并没有生气,只是拱手做了个揖:“是,多谢指教。”

    车内又传来一声娇笑:“啰嗦什么,还不走。”

    车夫一甩鞭子,赶着那两匹高头骏马离开了。

    青年抬头的时候,正看到那风掀起车帘,里头有人含笑斜睨的半面。

    桃花一样勾魂的眼,绯绯粉面,如墨云似的发髻,置身在那阔大车马之中,迤逦而去,犹如仙子下凡。

    长安丽人,果然名不虚传。

    还未踏进长安的城门,青年已经几乎迷失了心神。

    当他迈着有些颤抖的双腿进了明德门后,宽阔的几乎没有边际的朱雀大道就在眼前,北面的尽头,青天之下,是巍峨威严的皇宫,矗立在他的面前,就像是一个高不可攀而无比醒目的标识,召唤着他也鼓舞着他。

    青年凝视着那俯视的皇城,看着看着几乎热泪盈眶,他心里有一种按捺不住想要跪伏在地、亲吻长安坚硬的土地的冲动。

    在这一刻,他感激自己来到这个地方,而且发誓将永远留在这个地方。

    他将在这里开启自己全新的人生,不久之后,天下的人都会知道……有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叫做陈基。

    荒郊废院之中,阿弦靠在英俊肩头,玄影则趴在她的腿上,三人的身前,是燃烧的一小堆火。

    先前阿弦匆忙拢了些折断的木条等物,用杂草引燃了,在中间架做一团,噼噼啵啵地燃烧着,故而虽然仍四面透风,屋里头却并不觉着格外冷些。

    英俊见阿弦并不做声,便道:“怎么不说了?”

    阿弦道:“我、我困了。”

    英俊道:“你赶了一天的车,的确是该好生歇会儿,不然就睡吧。”

    阿弦答应了声,起身爬到旁边儿的褥子上,慢慢地躺倒,临睡前又悄悄地打量了一眼周遭,并没什么奇怪的东西……

    她松了口气,又看向旁边的英俊,小声说道:“阿叔,晚安啦。”

    英俊沉默,过了会儿才说:“晚安,好生睡吧……阿弦。”

    阿弦抿嘴无声笑笑,将玄影的狗头用力抱了抱:“玄影,晚安。”

    玄影被她双臂挤的狗脸变形,挣扎出来后,就把狗嘴搭在阿弦肚子上,乌亮的眼睛看了看那只剩下破烂栏杆的窗户,过了许久,才逐渐也闭上双眼。

    夜深人寂,遥远的深山里仿佛有狼嚎的声响。

    这一堆火的旁边,却似另一个安谧世界。

    直到子时。

    正是夜最深沉的时刻,阴气滋长。

    那狼嚎的躁叫声也更频繁了一般,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宛如幽幽鬼哭之声,但是细听,才知道是风穿过破损的窗扇门洞带出的响声。

    玄影仍趴在阿弦肚子上,只是双眼已经睁开,乌溜溜地看着前方。

    风自窗户上透进来,带的蛛丝也随着飘摇。

    可逐渐地,伴随风一块儿透进来的,还有一缕如烟的青丝。

    随着风势越来越急,青丝也蔓延开来,犹如肆意生长的细长海草,随风灵蛇般舞动。

    一缕青丝随风而长,撩在阿弦的脸上。

    她在睡梦中耸耸鼻子,仿佛觉着很不受用。

    玄影喉咙里发出低低地呜鸣,就在它想要跳起来之时,那青丝忽然极快地缩退无踪。

    阿弦仍是沉睡未醒。

    玄影又盯着窗扇看了会儿,才也合起眼。

    但玄影未曾留意,睡梦中的阿弦,眉心正微微皱起。

    漫天风雪,天寒地冻,仿佛仍旧身处辽东。

    风雪中,忽然出现一抹红色的影子,那影子逐渐清晰,原来是一面高高挑起的喜牌,底下缀着红色的流苏,在飞雪之中,格外醒目。

    越来越近了,竟是一队迎亲的队伍,一个个身着喜服,举牌的,吹奏的,挑嫁妆的,抬轿的,一应具全。

    阿弦摸摸肩头,瑟缩身子:“怎么无端有一队迎亲的队伍?阿叔呢?”

    她左顾右盼,叫道:“阿叔,阿叔!”忽然又发现玄影也不在。

    阿弦正要再叫玄影,却戛然止住。

    原来她发现,在这偌大天地,风雪之中,赫然竟只有她自己的声音。

    阿弦怔住,紧闭双唇侧耳而听,一边看向那迎亲的队伍,中间儿有吹喇叭的,敲铜锣的……他们顶风冒雪,如此卖力,但……就算如此,却发不出任何声响!

    就好像一群人,在齐心协力地演出一幕诡异的哑剧。

    阿弦有些慌了,她再度寻找,却仍没有英俊的影子:“阿叔,阿叔!”

    可是叫声却如此清晰,原来她能听见自己的声音,却听不见那一队迎亲队伍的任何声音。

    迷惑中,那队伍已经走到前来,举牌手,唢呐手,仍旧按部就班地往前而行。

    阿弦忍不住问道:“你们看见我阿叔了吗?”

    那人摇头。

    阿弦又道:“你们是哪家迎亲的?”

    头前那人张了张口,像是回答,却并无声响。

    阿弦大声叫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因张口大叫,风卷着雪塞进嘴里,难受之极,阿弦几乎大咳。

    那人又说了句,回头指了指身后的方向。

    阿弦抬头看向远处,风雪之后,依稀可见一座庄园。

    有些熟悉的门首映入眼帘,上面还挂着红色的灯笼。

    阿弦忽地认出来:“原来你们是那庄园里的人,这里我曾经来过,出嫁的是你们家小姐吗……”

    正要再说,忽然觉着不对。

    就在同时,一阵风猛地吹来,迷得阿弦睁不开眼。

    她举手挡在眼前,等挥退乱雪定睛看时,却见迎亲的队伍已经停滞在眼前。

    阿弦吃了一惊,眼睁睁看迎亲队伍里每个人都如泥雕木塑似的立在当场。

    不寒而栗,阿弦道:“你们、你们怎么了?”

    她推推这个,拍拍哪个,无人应声,不知不觉,阿弦已跑到那喜轿之前,她微微迟疑,抬手将轿帘掀起。

    随着她的手势,风从身后鼓入,将新娘子的喜帕掀翻吹落。

    阿弦正垂眸避风,看见喜帕落地,一惊之下十分愧疚:“对不住,我不是有心的……”

    她捡起那帕子要递过去,目光所及,忽然看见新娘子交叠在腿上的双手,竟赫然是细长雪白的枯骨。

    阿弦骇然,若有所感地抬头看时,正对上一双黑洞洞地眼睛。

    “啊!”阿弦大叫一声,几乎从地上窜起来。

    玄影也受了惊,翻身站起,汪汪乱叫数声。

    那一堆火已经将要燃尽,剩下的火光明明灭灭,幽暗的光影中,仿佛有什么在游走摇曳,阿弦壮胆扫去,却见并没有其他,只是些蛛丝纱网而已。

    但虽然她看不见什么“东西”,那股无形中的压迫感却如此明显。

    阿弦的手捂在胸口,胸腔里的那颗心像是受惊的兔子,怦怦然乱撞。

    忽然身旁英俊问道:“怎么了?”

    阿弦道:“阿叔,这里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

    英俊道:“你看见了么?”

    “我……”阿弦想到梦中所见,那个梦虽然可怕,但毕竟这会儿她并没“看见”任何东西,阿弦道:“没、没有,可是,我做了个梦……”

    火光的余烬中,是英俊轻叹了声,道:“你过来些。”

    阿弦道:“干什么?”

    英俊不等她动作,自己起身,将褥子往阿弦的方向拉过去一段,然后又徐徐躺下。

    这一切他做的有条不紊,直到重又躺下,才道:“手伸过来。”

    阿弦愣了愣,见英俊探臂出来,将手搁在两个人的褥子中间。

    阿弦忽然福至心灵,忙把褥子往英俊旁边拖了拖,伸手拉住他的手。

    英俊握了握她有些冷的小手:“别怕,我会一直在。”

    这一句话,却比那一堆火还要热些,也将方才梦中受得那股阴寒之气驱散了。

    阿弦忘了他看不见,用力点点头:“我知道。”

    英俊似笑了笑:“睡吧,明儿一早还要赶路呢。”

    玄影见状,便悄悄跑到两人之间,就在阿弦的褥子边上重又趴倒,头枕在阿弦的手腕上,十分舒适地重又睡着了。

    自此之后,阿弦一夜再无其他梦境。

    天才放光,阿弦便迫不及待地起身打理妥当,同英俊跟玄影走出了这可怖阴森的破庄园。

    那驴子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出了庄园后便埋头疾走,都不必阿弦催促。

    阿弦袖手坐在车辕上,任凭它似老驴识途,玄影则在旁边儿跟着撒欢地跑。

    走了一段,阿弦打量周遭的景致,心头忽然一动,她转头看向身后,长道尽头的庄园若隐若现。

    阿弦道:“就是这里……”

    身后英俊道:“说的什么?”

    阿弦按捺不住,把将昨晚上的梦境同英俊说了一遍,道:“我看见那些迎亲队伍就在这里。阿叔,你说那是真的吗?但是在梦里那庄园好端端地,还挂着红灯笼呢。”

    两人说话间,玄影却跑到前方路边儿上,低头嗅了嗅,伸出爪子乱拨。

    阿弦斜睨一眼,不由打了个哆嗦,却见露出土面的,竟是一截白骨。

    玄影刨了会儿,好像要将白骨叼出来,阿弦忙道:“玄影!”玄影听唤,才又放弃那白骨又跑了回来。

    大概是那健驴使了力,这次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看见有晨起的烟气袅袅。

    等阿弦看清那客栈的招牌,不由气道:“早知道昨晚上再多走段路岂不是好?”

    阿弦勒住驴车,又扶英俊下车吃些早饭,客栈里的小伙计看见他两人,眼珠子都要弹出来似的:“两位从哪里来?”

    阿弦回头指了指来路,小伙计道:“从县城到此处,得是四五个时辰的路,两位难道是连夜赶路,并未借宿?”

    阿弦道:“我们在一所破旧的大院子里歇了一夜。”

    那小伙计听了,那弹出的眼珠几乎都跌在地上:“您说什么?”

    阿弦扶着英俊落座:“我说在那大院子里住了一夜,你干什么见鬼一样。”

    掌柜也闻声而来,跟几个早起的客人都聚拢着窃窃私语,面露惊骇之色。

    阿弦左右看看:“你们干什么都鬼鬼祟祟的?”

    众人面面相觑,小伙计道:“小哥儿,你有所不知,那院子是有名的鬼庄,就算是大白日也不敢有人靠近的,先前有不怕死的后生进去探路,不是疯了就是吓死……”

    阿弦想到昨夜梦中所得,不由问道:“这样灵异?那……这院子怎么就破败成这样的?看着原来像是极气派的地方。”

    “可不是极气派的地方么?”小伙计吐吐舌头道,“你们可知道这里原先住的是谁?”

    阿弦道:“我们又怎么知道,你又卖关子。”

    英俊听她好奇心起,却并不阻止。那小伙计见阿弦生得清秀可爱,英俊又是个美男子,心里便先喜欢三分,越发滔滔不绝道:“小哥儿,说出来你可要坐稳了,你可知道刘武周么?”

    阿弦愣了愣:“啊,你是说那曾经投降过突厥,后来又跟大唐大战过的刘武周?”

    “看不出你年纪小小,居然也知道的不少,”小伙计笑道:“可不就是他么?这刘武周原本是本地景城人氏,后来就自去闯荡了……但这里仍是他的祖籍,因为刘武周投靠突厥,又跟大唐争天下,他的族人害怕被牵连,有一部分人便隐居在前方的那庄园里……”

    阿弦吃惊:“原来那院子里住的是刘氏族人?那……那庄园为何落败,他们人呢?”

    小伙计摇头道:“人?都死了!二十年前被不知哪里的一帮贼洗劫抢掠……唉,实在惨的很,那时候我还小呢。”

    阿弦道:“可……他们家里是不是有个出嫁的姑娘?”

    小伙计闻听,后退几步:“您……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的?”周围众人也都如白日见鬼,一个个似要夺路而逃。

    阿弦看一眼英俊,道:“我……路上无意中听人提过一句。”

    小伙计这才松了口气,拍着胸脯道:“吓了我半死,还当你也遇见那鬼嫁女了。”

    阿弦口干:“鬼嫁女?”

    小伙计啧道:“那年冬天,正是刘家一位长姑娘出嫁的日子,风雪交加……也就是在那夜,他们全家被人所杀,后来,有人就时常看见山中有一队迎亲队伍,可是走近了看,才发现都是一具具鬼骷髅,为此吓傻吓死的人也不少,大家都说是那刘武周的族亲死不瞑目,才在山中作怪,所以传出这‘鬼嫁女’的故事,从没有人敢靠近那庄园半步,一旦黄昏开始就不敢再从那边走过。你们这样大胆,竟没被鬼吃了去,还全须全尾地跑出来……也算是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