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第134章 入宫
    这日, 一辆华贵气派的楠木马车自朱雀大街拐过,缓缓停在周国公府门前。

    众侍女上前, 小心扶着车上之人下车, 却见美人身姿窈窕, 顾盼生辉,正是魏国夫人贺兰氏。

    贺兰氏轻摇团扇往内而行, 一直走到里间堂下也不见贺兰敏之露面儿。

    贺兰氏左右看看,随口问那些侍女们道:"殿下呢?"

    侍女们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躬身垂头, 有些吞吞吐吐道:"殿下、殿下正在午睡。"

    "什么时候了还午睡?"这会儿日过正午, 已到申时,贺兰氏笑道:"怎么成亲了反而更懒了。"

    侍女们无言以对。

    贺兰氏却熟门熟路地往内而去。

    国公府这些人想拦着却又不敢,面面相觑,悄然跟上。

    贺兰氏行过廊间, 还未到敏之卧房,就听见一声笑遥遥传来。

    依稀是敏之的声音, 道:"我就爱你这假正经实则……的样儿……"

    贺兰氏心头一震,陡然止步。

    团扇在脸上轻轻一遮,魏国夫人笑着摇头:"我当怎么有闲心睡觉呢,哼。"

    此时那边儿门扇开启,云绫带人入内伺候去了。

    贺兰氏对国公府底下侍女道:"去告诉周国公, 我来了,在前头等他。"自己转身离开。

    魏国夫人回到堂下,桌边坐了。

    有侍女起了冰鉴, 取了冰出来,捣碎泡在甜酒之中奉上,又有两个侍女在背后为她打扇。

    贺兰氏喝了两口冰酒,兀自连声叫热,又催问贺兰敏之如何还不出来。

    等了足两刻钟,贺兰敏之才姗姗露面儿,像是新沐浴过,发丝还是湿的,脸上却依旧淡红未退,越发显得艳若桃花。

    魏国夫人斜睨一眼,哼了声,也不说话。敏之在她对面儿坐了,一撩垂着的头发道:"大热的天儿,你不安分纳凉,往外头跑什么?"

    魏国夫人才道:"怎么,打扰了你的好事么?"

    敏之笑而不语,自己也拿了盏冰酒,仰头一饮而尽,才满意地长吁了一口气:"爽快。"

    贺兰氏见他淡淡地,皱眉叫道:"哥哥!"

    敏之才笑看她道:"好了,你特来找我必是有事,到底怎么样,快说就是了。"

    贺兰氏皱眉,挥手示意身侧的侍女退后。

    待堂下再无他人之时,贺兰氏挪到敏之身旁,握着他的手臂道:"哥哥,你可要帮我!"

    敏之道:"做什么?"

    贺兰氏微微迟疑,又摇了摇他的手臂:"又没有外人你装个什么!帮我坐上那个位子呀。"

    敏之不语。

    贺兰氏撒娇道:"哥哥!"

    敏之转头看着她,沉声道:"我劝过你多少次,你总是不死心,你想要在后宫里安生度日,那倒无妨,只是别去觊觎那个位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姑母是何等心性……"

    贺兰氏一急,不由提高了声音:"哥哥,你怎么不帮着我,反总说这些丧气话。"

    敏之道:"我说的不过是实话。"

    他望着面前娇艳如花的美人,忽然叹道:"阿月,不是我不帮你,你这样无异于玩火,你看看后宫里除了她跟你外,还有哪个妃嫔得宠过?难道后宫里没有比你更美貌的女子?"

    贺兰氏微怔,不悦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敏之道:"我的意思是,纵然你年轻貌美,但后宫之中,有的是比你更年轻貌美的女子,但她们却都碰不到陛下的身,你以为是什么缘故?是她们不够美貌聪明?当然不是,因为她们都不如皇后聪明罢了。"

    贺兰氏心下很是不服,气急恼怒道:"她们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比?"

    敏之笑道:"她们的确算不上什么东西,但是妹妹……你知道为什么她们无法伺候陛下,而你却能在陛下身旁吗?"

    "因为我……"贺兰氏打住,哼道:"因为陛下喜欢我,不喜欢别人!"

    敏之道:"就算陛下喜欢你,但你也得有这个命接近陛下。我记得先前陛下也曾宠幸过几个不知名的妃嫔,却都很快地又销声匿迹了。那些自作聪明想跟皇后一较高下的……悄无声息地不知没了多少!之前废后跟萧淑妃的下场,你难道没听说过?"

    贺兰氏咽了口唾沫。

    敏之又道:"而你,之所以能被陛下宠爱而安然无事,你觉着是为什么?因为皇后是咱们的姑母,不管她是念在一丝亲戚情分上也好,还是有别的企图也好,——这就是你能独得陛下恩宠的最大原因。"

    许是天热,贺兰氏觉着体内一阵燥热难耐,哪里有耐性仔细品味敏之这些话。

    因为年纪小,从来又娇养着不知世事。

    进宫之后又很得高宗宠爱,魏国夫人的性情越发娇纵,心高气傲。

    对于皇后对付昔日废后跟萧淑妃的手段,贺兰氏虽隐约听闻,但毕竟对她而言那是十几年前的事儿,到底有些遥远。

    何况武后从来对她又甚"好",贺兰氏仗着是得宠的小辈儿,几度言语顶撞之类,武后都极好脾性地,视而不见,从未对她疾言厉色过。

    久而久之,贺兰的心目中,武后只是个面目可憎、很该被废掉的没什么用的皇后。

    而她……当然是有目共睹的"年轻貌美",跟高宗又"情投意合"。

    但是,竟至今没有一个名分。

    起初并没多想这些,只是一日复一日,这念头越来越重,慢慢成了势在必得。

    本来高宗已透露出要封妃的念头,却因武皇后的反对而作罢……所以贺兰氏更加恨了武后。

    "我不听,你怎么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贺兰氏蓦地起身,瞪着敏之道,"我哪里比她差了?陛下都说我比她好上百倍千倍!我才应该是大唐的皇后,而不是她。"

    敏之也皱起眉头:"阿月!"

    他试图阻止贺兰氏,但魏国夫人已经气急而口不择言:"你得了喜欢的人,终于心满意足双宿□□,就不理妹子的死活了?你怎么不想想,若不是这次闹出丑事,杨尚已不堪匹配尊贵的太子……她又怎么肯把杨尚给你?!捡别人不要的东西做人情罢了,你还感激她……"

    "住口!"敏之隐隐动怒。

    魏国夫人一愣,继而道:"我知道你顾不得我了,好,你不帮我,我自找别人去。"

    "站住,"敏之喝道:"你是想去找谁,武三思?"

    魏国夫人回身道:"若你肯一心一意地帮我一把,我何必理会别人。"

    敏之举手在额上扶了扶,道:"先前大理寺查梁侯府的案子,我早警告过你别插手,你偏不听,反而去护着那个狗东西,你知道这叫什么?这叫与虎谋皮!愚蠢之极!"

    魏国夫人忍不住叫道:"我虽然蠢,却也不像是你们聪明人一样畏畏缩缩,袖手旁观,陛下是真心喜欢我的,凭什么她挡在那里?不管你帮不帮,我一定要成为皇后!"

    敏之终于难以忍受,一掌掴了过去。

    贺兰氏猝不及防,几乎往旁边踉跄倒下,幸而有一人及时从门外进来,将她扶住。

    敏之也诧异于自己竟然动手打了魏国夫人,本想上前扶着。

    可见那人已经扶住了她,敏之反停下步子,道:"你实在是太蠢了,你这样张扬迟早是要把自己害死的!"

    扶住贺兰氏的正是杨尚,见状道:"兄妹两个说的好端端的,这是在做什么?"

    贺兰氏狠狠地瞪了敏之片刻,将杨尚推开:"我听说过一句俗话,叫做‘有了媳妇忘了娘’,我的哥哥却是不同,有了媳妇就忘了自家妹妹了。哼,你们就缩起脖子,好好地享受她的庇护吧。"她冷笑了声,迈步往外奔去。

    杨尚追到门口,贺兰氏却头也不回,去的远了。

    杨尚回头道:"殿下是怎么了,就算天大的事,也不值得对妹妹动手。"

    敏之后退一步,跌坐榻上:"她是疯了,是疯了!这样迟早是要出事的。"目光掠过地上贺兰氏方才丢下的团扇,莫名一阵心惊肉跳,似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卢烟年进宫的时候,正见魏国夫人低着头,手中捏着一方帕子,疾步往蓬莱宫的方向而去。

    烟年才瞥了一眼,就听前方太平的声音叫道:"师娘,这边儿。"

    原来今日也仍是太平召烟年进宫说话,她又是个闲不住的急性子,早一刻钟前就不住地出来打量,见烟年来到,便忙不迭地跑了过来。

    太平道:"怎地才来?我等了半晌了。"说话间举手挽着烟年的手臂。

    不料才勾着手,烟年猛地一抖,手臂随着一缩。

    太平吓了一跳:"怎么了?"

    烟年的脸色有些泛白,却仍笑说:"没什么。这些日子大概是天热的缘故,总是犯困,宫里去了人后赶忙起来梳洗打扮,所以迟了。还请殿下莫怪。"

    太平认真打量着她:"果然近来天热了,看着师娘都有些清减了,不过我有好东西给师娘,又生怕你不来,白瞎了我的心意。"

    两人进了殿内,彼此落座,底下侍女揭开冰鉴,端出早就准备好的物件儿来。

    卢烟年垂眸看时,却见是两个晶莹剔透的玉碗,她本以为盛的是吃食,可看着又不大像——看似是雪白酥酪之上,插着一朵半开的白玫瑰,美妙绝伦。

    烟年好奇打量中,太平笑道:"我母后说,崔府虽也是大家,但恐怕不会费力耗财地弄这种东西,所以我特请师娘进来尝尝。"

    烟年这才知道果然是吃食:"果然不曾见过这个?不知何物?"

    太平道:"这是冰酥山,你尝尝看就知道,比寻常的冰镇汤水好吃多了。"

    这种东西是时新兴起的祛暑之物,夏日冰极难得,长安城里几乎价值千金,是以只有一些富豪之家才舍得做这些。

    太平将自己面前那盏的花儿摘下,用银勺轻轻拨弄。

    烟年随她而为,却见上面酥酪底下原来另有乾坤,竟是一层细细的冰屑——原来名字是这个意思。

    此时,对面太平将酥酪跟冰屑搅了搅,舀了一勺便吃了。

    烟年照样也吃了一勺,酥酪入口即化,却夹杂着碎冰的冰凉清爽之感,果然是从未吃过的滋味。

    烟年不由赞道:"果然是新奇上品。"

    太平笑道:"我尝着好,才敢给师娘吃的。"

    顷刻,已经吃了半碗,烟年又吃了几口,便停下来,只是不忍拂太平的兴头,便仍有一搭没一搭地陪着她。

    太平忽然说道:"师娘,近来梁侯跟大理寺的纠葛,崔师傅可告诉过你不曾?"

    烟年摇头:"这些朝堂之事,他从不在家里说。"

    太平若有所思道:"其实那天袁少卿去梁侯府上的时候,我也在场。幸好在场,不然都不知道会有那么惊险。"

    烟年不由好奇:"公主在说什么?"

    太平便将那日在武三思府中看有趣的玩意儿,阿弦不知为何撞破了头,崔晔跟李贤忽然来到……大家正要走,袁恕己又登门要搜查侯府之事,眉飞色舞地说了一遍。

    太平又低低道:"贤哥哥一再叮嘱我,不要将下地牢之事透露出去,怕母后知道了不高兴。"

    太平亲身经历了这般惊险刺激之事,却偏无人告诉,心里蠢蠢欲动,好歹盼了烟年来到,正好炫耀。

    烟年温声道:"娘娘不是不高兴,只是怕您有什么意外而已,就连我在这里听着,也忍不住担心着呢。"

    "怕什么?当时那么多人在。"太平并不在乎,又道:"可惜当时崔师傅已经带小弦子走了……"

    她又挖了一勺酥山,思忖着说道:"师娘,崔师傅对小弦子可是不错呀,也不计较小弦子粗鲁无礼,连袁少卿跟梁侯对峙这样精彩的场景也不看,只管带他疗伤去……"

    烟年道:"那位叫十八子的少年,我也是见过的。看着甚是腼腆的孩子,如何粗鲁无礼了?"

    太平道:"他看见贤哥哥跟崔师傅来到,也不上前行礼,转身就要走开。你说是不是大不敬?"

    烟年虽有些诧异,却不肯背地说人,便道:"大概毕竟年纪还小,且又是新来京都的人,有些礼数不大熟悉也是有的。"

    "叮叮!"是太平兴起,情不自禁用银勺敲着玉碗,她咯咯笑道:"可不正是如此么?当初我跟表哥去他家里找阿黑,他还要打我呢,这个放肆大胆的臭小子。"

    烟年听得有趣,正要问,忽然觉着心头突突地疼,她举手在肋下悄悄地按了按,强忍无事,仍微微含笑。

    谁知正这会儿,外头有人道:"是谁要打你呢?"

    烟年听了这声音,即刻起身,太平也跳了起来:"母后!"

    原来来的正是武后,她含笑进殿,走到太平跟前儿:"我怎么听着……谁敢打你?"

    太平支吾:"没、没有谁!我跟师娘说瞎话呢。"

    此时烟年垂头见礼,武后看向她,笑问:"我可打扰了你们说话么?"

    烟年道:"并不曾。"

    武后听她声音透着虚弱,忽地凝神细看了会儿:"你怎么了,脸色怎地如此之差?"

    烟年只觉着胸口那股痛楚散开,连肚子也开始疼:"并没……"她本想强忍,却着实忍不住,额头冷汗涔涔。

    太平也察觉不对,忙抢上前将她扶住,捧住烟年手的瞬间,才发现她的手十分冰凉。

    太平不由慌了神:"师娘你怎么了?"

    武后却并不慌乱,传令道:"叫御医速来。"

    宦官飞快地奔去传命,武后又叫宫女扶着烟年,到里头榻上歇息。

    武后在旁端详,回头又看看桌上的酥山,太平那份已经吃了大半儿,烟年这边儿却还剩了大半儿。

    双眼中透出狐疑之色,武后的身子显而易见地绷紧,她神色冷肃走了过去,端起太平的那盏先闻了闻,放下,又去看烟年的那杯。

    太平被烟年的模样吓坏了,叫道:"母后,师娘突然怎么了?"

    烟年忍痛道:"娘娘恕罪,殿下……勿惊,只是忽然腹痛,并没什么大碍。"

    她挣扎着要站起来,太平忙将她手臂抱住,"脸都白成这样了,不要动。"

    又叫:"御医怎么还不来!"

    武后正转身,却见在太平摁住烟年的时候。

    卢烟年本能地一抽手臂,似想制止太平,太平却并未察觉。

    武后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又扫过面前的两盏酥山。

    她的疑心自然最重,反应亦快,见烟年如此,立即就觉着是食物出了问题,但方才比对了两盏玉碗中的酥山,却并没什么异样。

    就算如此,武后仍未放心,走过来抓住太平:"太平,你觉着身上如何?"

    太平懵懂道:"什么如何?"

    武后道:"可有哪里不适?"

    太平忙摇头:"没,我很好啊。"

    烟年虽疼痛难忍,却明白了武后的意思,正要解释,却苦于腹痛难禁,只好死死咬牙。

    幸而御医终于赶到。

    御医替烟年诊了脉,起身对武后行礼,道:"夫人是因为体质虚弱,又突然服食寒凉之物,一时身子不耐,便犯了腹绞痛。"

    武后略松了口气:"速速医治。"御医用银针刺穴,为烟年缓解疼痛,又取两枚药,叫温水服下。

    一番忙乱后,烟年的腹痛果然纾解好些。

    太平关切道:"这是怎么了,把我的魂都吓飞了。"

    武后道:"御医的话你方才都听见了,纵然喜欢吃冰,也不能多贪口腹之欲,你瞧,差点儿把崔夫人害了。"

    太平流露愧疚之色,烟年忙道:"殿下本是一片美意,只怪臣妇身子不争气,辜负了殿下之心了。"

    武后笑道:"你不必自责,我原本就担心她贪嘴害凉,正好儿借此给她一个教训罢了,不然我说千句她也未必肯听呢。"

    说着便对太平道:"方才有人说,魏国夫人进宫来了,她是个极燥怕热的体质,你既然有这好东西,为什么不给她送去?"

    太平毕竟是孩子,便道:"那母后先陪师娘,我回来再说话。"起身带了宫女去送酥山。

    殿内顿时剩下了烟年跟武后,烟年莫名忐忑:"为我,竟闹了如此一场,臣妇实在于心不安。"

    武后笑道:"那些不算什么,最要紧的是你无事,不然的话,你若在宫内有个什么,我可难以向崔卿交代。"

    烟年正要求退,武后忽然徐步走到她的身旁,道:"怪不得太平向来愿意亲近你,这般的仙姿玉骨,连我看着也甚是怜爱,天官能得此妇,实在神仙眷侣,不羡鸳鸯。"

    她口中说着,竟缓缓握住烟年的左手,似若无其事般将她的袖口轻轻撩起。

    袖子底下的手腕上,裹着一方丝帕,但是此刻帕子上却隐隐地透出殷红之色。

    烟年再想不到武后竟如此,脸色又变。

    正欲抽手,武后抬眸看着她,问道:"这是……怎么了?"

    武后是个心思深沉眼光毒辣之人,早察觉烟年举止有异,如今虽隔着丝帕,却也早看出她臂上的伤非同一般。

    烟年毕竟是崔府少夫人,出入皆有许多侍女跟随,绝不会不留神到害她受伤,所以这伤是为何而来,便值得玩味了。

    烟年脸色更白,却强自镇定,轻声道:"回娘娘,这、是我不小心,被树枝刮伤,并无大碍。"

    武后默默地看着她,并不相信这话。

    但是……

    她只是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将袖子替烟年拉下:"怎么府里这许多伺候的人,还会伤的如此,必然是下人不用心,也该好生管束管束了。"

    烟年松了口气:"其实府中众人都很好,实在是我自个儿一时失却谨慎。"

    "嗯,"武后在她手背上轻轻地拍了拍,意味深长道:"就是怕若给别人看见了,以为是天官虐待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