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 > 第143章 配不上
    方才情势紧张, 因惹怒了敏之起了杀性,故而一招一式都是生死相关, 阿弦只顾全力支撑, 竟没留意自己的手早受了伤, 此时还不由自主地轻颤不休。

    袁恕己浓眉紧锁, 小心将她的手握着举起, 原来从虎口过掌心,都被敏之一鞭之威撕绞震裂, 她的手掌又小, 更加触目惊心。

    袁恕己咬牙细看,确信并未伤及手骨, 才略松了口气。

    “你是不要命了!”又是震惊有觉心痛,他终于忍不住, 低低吼道:“又招惹周国公做什么?”

    玄影也嗅到血腥气,在旁边呜鸣, 似乎在替主人心疼。

    此时跟随袁恕己而来的吴成跟大理寺差官便将围观之中驱散,那叫“士则”的少年抱着双臂, 随着人群慢慢地后退, 一边儿不停地仍打量袁恕己跟阿弦。

    吴成见这少年身着深绿色金吾卫武官官袍, 肩头绣着团纹的辟邪图案,容貌气质且又出色, 只是年纪不大,官职却并不低,叫人诧异。

    吴成不由多看了几眼。

    他旁边儿的大理寺差官却也眼利, 便悄悄对吴成道:“这位小爷,是金吾卫担任右翊卫的桓彦范。”

    桓彦范的祖父桓法嗣,当初曾相助太宗李世民打败王世充,故而桓家亦算是开国功臣,桓彦范因年少英武,高宗又念其祖上有功,便特调任桓彦范为金吾卫右翊卫。

    吴成听了,这才明白为何这少年看似年轻,却看着极有来历的模样。

    此时阿弦对袁恕己道:“我没招惹他,是他招惹我的。”慢慢地把手抽回来,回头打量陈基。

    袁恕己顺着她目光看去,见陈基手臂带伤,不由恨恨道:“又是你。不能好好保护她,反让她护着还为此负伤,算什么!”

    阿弦叫道:“袁少卿!今日明明是我连累了他,不是你所说这样,”

    陈基苦笑道:“的确是我无能。”

    阿弦瞪向他,又问道:“伤的怎么样?”

    陈基道:“不妨事,只是点皮外伤,你的手呢?”

    阿弦试图将手蜷起挡住伤处:“这点儿不算什么。”

    袁恕己气不打一处来,握着她的手腕道:“是不是这只手费了才算?”

    陈基瞧见伤处,也觉惊心,又见阿弦瞪着袁恕己,便忙拦在头里:“袁少卿也是担心你才这样说,不可跟他犟嘴。”

    阿弦张了张口,果然并没说什么。

    袁恕己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说了,我带你去疗伤。”

    阿弦忙道:“我自己会去,不用劳烦啦。”

    陈基又道:“袁少卿是一片好意,且他又不是外人,你随他去就是了。”

    袁恕己实在忍不住,转头看着他:“你是不是该走了?”

    虽然陈基所说看似向着自己,但阿弦不听自己的话反听他的,实在叫袁恕己心绪难平,竟比阿弦跟自己对着干还要不受用。

    陈基仍是带笑说道:“是,我得回南衙一趟,弦子就多拜托少卿了。”说罢又对阿弦道:“改天得闲了再来找你。”

    这会儿接近黄昏,街头行人却越发多了起来。

    陈基去后,阿弦独自面对袁恕己,更觉尴尬。

    袁恕己咳嗽了声,道:“你家里可有伤药?没有的话不如我陪你去医馆。”

    阿弦道:“有的,少卿,我自回家就行了。”

    袁恕己回身对吴成吩咐了两句,便拉着阿弦往前。他是认得路的,自然不在话下。

    不多时回了家,玄影先钻了进去,闻着味跑到厨下。

    虞娘子笑道:“你这小狗儿回来了?知道我给你留了好东西。”拿了一根猪骨俯身递了过去,“去磨牙吧。”

    玄影却不接,只是汪汪叫了两声。虞娘子受惊,忙出厨下来看,正见袁恕己扶着阿弦进了门。

    虞娘子见状,又喜又惊,喜的是袁恕己竟来了,惊的是阿弦竟受了伤。她忙擦擦手走过来:“是出了何事?”

    阿弦见她受惊,忙出言安抚。

    将两人接到躺下,虞娘子入内将药箱拿了出来,她本要替阿弦料理伤口,但看袁恕己自己动了手,虞娘子心下一动,便自去准备茶水。

    袁恕己为阿弦将伤口清理妥当,一边儿叹道:“若这会儿你仍旧跟着我,我是绝不会让你伤的这样,”

    阿弦不知如何接话。

    只是看着袁恕己痛惜的脸色,阿弦忽然想起之前他屡次对自己说,要带她离开长安、或者回到豳州的话,当时阿弦只以为袁恕己是保全自己的意思,可是……一旦知道了他对自己的心意……

    阿弦心惊,又不敢十分确信。

    忽然手心刺痛,阿弦本能地一缩手,袁恕己道:“知道疼了么?”

    阿弦道:“我又不是铁石人,当然会疼。”

    袁恕己道:“我却以为你是铁石人呢……”

    他说到这里忽然疑惑起来,抬眼望着阿弦,目光从她脸上到身上,道:“说起来,我只从老将军口中得知你是女孩儿……但却不曾验明正身过,可是看你这份胆气,有义有勇,身手又这样厉害,却实在不像女孩子,甚至比寻常男子更胜几分呢……别动!”

    袁恕己攥紧她欲后缩的手腕,重新垂眸。

    他叹了口气,慢慢说道:“这一次伤了手,并不算严重,但你横冲直撞的这样儿,迟早晚还会有更大的事儿闹出来,让人怎么放心?”

    “我、我不会的,”阿弦如坐针毡,像是被捆在了座上,“这一次是意外,周国公故意挑衅。”

    袁恕己道:“你一定要跟他动手么?难道不会逃走?你可知道,他毕竟是皇亲,如果认真跟你计较起来,就不仅仅是当街打一场那么简单了。”

    也幸而敏之是个不羁的性子,只是发泄怒气,并未就当真将自己的身份抬出来,不然的话自又是一场风波。

    阿弦道:“好,我知道了,下次我见了他二话不说即刻就逃。”

    袁恕己道:“别跟我赌气。哼……我知道你不肯听我说的。”

    “这从哪里说起?”

    “不然的话,周国公在街上说的那是什么意思?他说你只听崔天官的话,对不对?”

    阿弦笑笑,便将贺兰氏身死,敏之欲见等也说了,亦把崔晔叮嘱她不许再答应敏之做诸如此类之事的话说明。

    袁恕己听了,想起敏之说崔晔心机之事,心里掠过一个模模糊糊的想法,却不太敢成形。

    阿弦却道:“阿叔是为了我好,少卿也是为了我好,我难道不知道?你们的话我都会听的,你放心就是了。”

    袁恕己回神,琢磨着这句话,不禁一笑。

    因说起崔晔,袁恕己自又想起烟年的事,便道:“崔府的少夫人殁了,你可去崔府吊唁过?”

    阿弦摇头。袁恕己意外:“怎么没去?”

    阿弦抬起左手抓了抓头:“我……”

    有关贺兰敏之的事,阿弦可以和盘托出,但是崔晔自然不同。

    阿弦谨慎道:“我想这些日子他们家里一定忙的不可开交,我过几天再去。”

    袁恕己挑眉,他自然明白阿弦跟崔晔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这种理由实在站不住。袁恕己道:“你跟他怎么了?”

    阿弦道:“没怎么。”

    袁恕己疑惑地看着她,阿弦心虚,生怕给他看出什么来,便道:“怎么还没弄好?”

    原来袁恕己故意弄得慢慢的,因为生怕敷药之后找不到什么话题可说,对坐无味,阿弦当然又得送客。

    此时见她察觉,袁恕己便道:“方才不小心弄疼了你,当然要慢一些。”

    阿弦才不做声,只盯着那伤处。

    虞娘子捧了两盏茶在外,听到这里便迈步走进来:“少卿上心了,必然是十八又在外头闯祸了?是怎么受了伤的?”

    阿弦怕说起敏之的话,虞娘子又要多心,便道:“我没闯祸,只是不小心擦伤了,少卿有些大惊小怪,实则没什么。”

    袁恕己还未开口,虞娘子道:“听听,伤的这样了还说没什么,要怎么样你才算是有什么?”

    袁恕己却也明白阿弦的意思,便不提敏之,只取了纱布,将阿弦的手掌包扎妥当,道:“且记得在好之前不能牵动伤处,更加不能沾水,有道是十指连心,这伤自然可大可小。”

    虞娘子在旁,虽担心阿弦的伤,但看袁恕己这般上心,她便悄无声息又退了出去,又将玄影招了出去,仍把骨头给它,玄影才趴在门口放心地啃了起来。

    果然如袁恕己所料,伤口处理妥当后,能说的话似乎也都不见了,堂下又出现了一阵令他担心的寂静。

    蓦地听阿弦轻轻咳嗽了声,袁恕己忙道:“你今日怎么会跟陈基在一起?”

    阿弦道:“大哥……他请我吃饭。”

    袁恕己道:“原来是这样。”竟有些羡慕陈基,“他无缘无故请你吃的哪门子饭?”

    阿弦道:“吃饭罢了,还要有什么名目不成?”

    “既然不用名目,”袁恕己沉吟,忽地说道:“那好,改天我也请你吃饭。”

    阿弦吃惊,袁恕己道:“我总不会连陈基也比不上吧?”

    阿弦垂头。

    沉默中,听到门口玄影啃骨头的声音,啯啯啅啅,一丝不苟,却也好像是啃在谁的身上,微微发痒。

    袁恕己暗中握了握拳,终于道:“上次在户部,我跟你说的那句话……”

    阿弦耳畔又有些轰鸣。

    袁恕己道:“小弦子,我是真心的。”

    按捺着想要跳起来跑开的冲动,阿弦道:“我、我……为什么?”

    袁恕己问:“什么为什么?”

    阿弦道:“我不知道少卿怎么生出这样的念头来,我……我只是……”

    阿弦扪心自问,若是她自己看着自己,只会觉着是个混不吝的小子,能如朋友般喜欢已经难得,更不必提什么爱慕之心了。

    所以在察觉袁恕己心意的时候,简直似天方夜谭,叫人不敢相信。

    一鼓作气,阿弦道:“少卿年青,长的又好,身家好,……又是大官,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不明白。而且你若是要……要娶亲的话,多的是门当户对的女子。”

    阿弦很想直接跟袁恕己说一句“不要这么想不开”,她实在是并没有什么格外好的地方,担不起他的这份心意。

    袁恕己也是一脸匪夷所思地看着她,忽地失笑道:“若真的如你所说,我年青长得好,又是大官儿,我若看上你,你当然要忙不迭地答应,怎么还忙不迭地否认?”

    阿弦咕噜噜咽了口唾沫:“因为……这是没用的。”

    “怎么没用?”

    阿弦的脸渐渐涨红,然后她双眼一闭,冲口道:“我、我心里有人啦。”

    一刻寂静。

    “你心里的人是谁?”袁恕己问道。

    大概是天热的原因,额头有汗渗了出来,阿弦道:“总之不是少卿。”

    袁恕己双眸沉沉,缓声问道:“难道……是崔晔?”

    阿弦像是看见鬼,大叫:“什么?!”

    袁恕己定了定神,仔细又一想:“总不会……真的是陈基?”

    阿弦张了张口,又无声,脸上的红越发深了几分。

    袁恕己忙问:“他知道你是女孩儿?”

    阿弦摇头。

    袁恕己失笑:“他喜欢你?”

    脸上的红淡了几分,阿弦摇头。

    袁恕己皱眉:“那你……还喜欢他?”

    阿弦满面惨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虽然对于陈基的感情,从来都是单方面,甚至称得上还未开始就已经“无疾而终”,但是对阿弦来说,在她之前的人生跟曾有过的零星设想里,她只曾想过跟陈基共同生活的场景,在桐县的小院里,就像是她所见过的任何一对平凡夫妻一样,相互扶携,过尘世普通的烟火生活。

    但是这种念想大概就永远都存在于念想之中了,可除此之外,阿弦再想不到,有朝一日或许陈基的角色会换另一个人。

    她点头,是因为的确曾一相情愿地喜欢陈基,摇头,是因为觉着连这点儿喜欢都不可能了。

    艰于开口,可心里窝着的话再忍不住,双手不禁蜷缩,牵动右手伤处,一阵剧痛。

    阿弦咬牙道:“我喜欢大哥,但是大哥不喜欢我,不管他知不知道我是女孩子,他都很讨厌我会看穿他的心意,正因为这个,他才离开平康坊。”

    袁恕己脸色一沉:“他敢嫌弃你?”

    阿弦道:“也并不是嫌弃,只是他受不了而已,而且……现在他很好。只要这样就够了。”

    陈基仿佛还是当初桐县那个意气风发的模样,对阿弦而言,或许真的这就够了。

    浓眉斜飞,袁恕己看着阿弦,又是替她不平,又是心疼:“小弦子……陈基这样,是他有眼无珠。这样的人也配不上你,别惦记他了好不好?”

    不知不觉眼里竟包了泪,阿弦忙道:“我没惦记了。”

    袁恕己道:“你纵然没惦记,可也没放下。”

    毕竟是从小到大喜欢着的“大哥”,要彻底放下谈何容易。

    袁恕己却也懂这个道理:“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又或者你对他并不是男女那种喜欢,而是如兄长一般?”

    阿弦叹道:“也许。”

    袁恕己道:“你可知道最快的忘记这段儿的法子?”

    阿弦抬头。

    袁恕己道:“只要你喜欢上另外的人,自然就不把他记在心里啦。”

    阿弦一怔之下,失笑。袁恕己趁机道:“小弦子,你方才赞了我那许多,我自然也不逊于陈基,既然这样,你……”

    阿弦不等他说完便叫道:“少卿!”

    袁恕己道:“怎么?”

    阿弦道:“这又不是种菜,这块儿地长势不好就可以再换一块儿。”

    袁恕己絮絮善诱:“那为什么不可以?有道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别在一棵树上吊死,感情自也是一样。”

    “唉,”阿弦叹道:“那这句话我也送给少卿怎么样?”

    袁恕己差点咬住舌头。

    阿弦又道:“而且我跟少卿认识也并不长,所以……”

    “闭嘴。”袁恕己冷冷道。

    因虞娘子一再挽留,袁恕己吃了晚饭才去的,虞娘子跟阿弦送到门口,见他拐弯才退回院中。

    虞娘子忙问:“少卿先前跟你说什么?什么喜欢,有什么种菜?”

    阿弦道:“没什么。”想了想,无奈道:“姐姐,我觉着少卿眼神有问题。”

    虞娘子道:“怎么了?”

    阿弦支支唔唔,终于道:“比如吃饭的时候,明明有好吃味美的炖肉,他居然不吃,只去夹那些青菜,你说他是不是眼神不好。”

    虞娘子怔了怔,蓦地哈哈大笑起来。

    阿弦被她笑的莫名而心虚:“你笑什么?”

    虞娘子道:“我倒是觉着少卿慧眼独具,知道自己爱吃什么所以就认定了什么。倒是有些人,才是真的眼神不好呢……”

    阿弦道:“又说什么?”

    虞娘子道:“放着那可口爽快的好菜不吃,偏偏去捡那腌苦了的隔夜菜……”

    阿弦怀疑她是在说自己,狐疑问道:“哪里有隔夜菜?我不是每一顿都吃的干干净净么?”

    “是是是,”虞娘子乐得笑出声,“没有隔夜菜,都给你吃光了!”

    又过两日,因是休沐,阿弦便去寻崔晔。

    门上拉了一个家奴询问,那奴仆道:“大爷在呢,快到里头说话。”

    阿弦想到上次在府中所见,没想到隔日再来,卢烟年已成昨日。她本心不愿进崔府里去,便道:“能不能请天官出来,我就几句话,说了便走了。”

    家奴无法,入内报知,不到半刻钟崔晔从里出来。

    阿弦看着他徐步走近,竟有些口干心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