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 > 第313章 已经够了
    沈翘点点头,她也不希望自己在这个时候倒下,要不然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于是她迈开步子朝他们走去,谁知道刚走了两步,她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朝前摔去。

    扑通一声,沈翘直接跌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豆大的雨点吧哒吧哒地落在她的脸上,身上,很快就把她的礼服给打湿了,头发也都粘到了一起,好痛啊……

    可是她还得起来,她要去避雨,要在等夜莫深出来见她。

    她有好多好多话要跟夜莫深说,她想相信他了啊,想义无反顾地去爱他。

    可他为什么不出来?

    一时之间,沈翘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眼里流出来了,可是很快又被冰凉的雨水给搅混了,所以她根本分不清自己的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

    “少奶奶!”

    那些人看到她摔下去,都惊呼出声。

    而萧肃还没有回来,沈翘眨了眨眼睛,刚想从地上爬起来,一道温润夹带着怒意的声音却突然在脑袋上方响起。

    “别去,没必要了。”

    “呃……”这个声音听起来好熟悉,沈翘刚想去看看是谁,结果还没等她动作,她的身体就被人给扶了起来,一双温暖的大手有力地扶住她的肩膀。

    沈翘到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你做的一切,已经够了。”

    温润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她的身子被充满暖意的手臂环住,沈翘闻到了一阵不算陌生的气息,还夹带着淡淡的血腥气。

    “跟我走吧,你不需要再呆在这里了,既然他不见你的话,你也保留你的自尊吧。”

    下一秒,沈翘直接被打横抱了起来,她的手下意识地朝那人的脖子环去,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夜凛寒心疼的目光。

    “夜凛寒?”看到他,沈翘很是愕然,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回医院去了吗?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可是他居然还在这里出现,而且还跟她说的那些话!

    那这是不是说明……

    一瞬间,眼泪就噙满了沈翘的整个眼眶,她呆呆地望着他:“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傻瓜。”夜凛寒淡淡一笑:“我不是说过,要把你带到他面前么?你还未见到他,我怎么放心一个人走?”

    “我……他不愿意见我。”沈翘咬住下唇,眼泪还是忍不住掉下来。

    “没关系。”夜凛寒忍住替她拭去眼泪的冲动,淡淡笑道:“他见不见你现在已经不重要了,莫深……他既然不想见你,那我就带你离开这。”

    说完,他迈开步子便转身准备离开。

    沈翘脸色一变,赶紧抓住他的衣袖:“不,不行!我不能离开这里,我要在这里等他,我有好多话想跟他说!”

    夜凛寒的步子倾刻间顿住,他垂下眼来,眼神有些责备。

    “你还不明白么?他根本就不想见你,但凡他有一点心疼你,就不会晾你到现在,我一直强忍着下车的冲动,就是为了让你看明白,你现在还要执迷不悟吗?”

    “……”

    他的话一下子就戳中了沈翘心中的痛处,让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呆愣地看着他半晌,片刻后小声地哭出来。

    “可今天晚上,的确是我的错,我说要来的,可是我让他等了一个晚上我都没有出现,他……现在是在报复我,让我也尝一下等人的滋味。我应该要谅解他的……”

    “别想太多了,这些不是你的错。出车祸,意外事故,如果这也是你的错的话,那他夜莫深……今天就是十恶不赦了。翘翘,大哥先带你离开这里,你的身体太虚弱了,今天又受了伤,再呆下去你会受不住的。”

    说完,夜凛寒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就直接抱着她大步离开。

    沈翘猛地反应过来,用力地挣扎起来。

    “不,我不要走!我说过要在这里等到他见我的!我不能走!”

    “嗯……”夜凛寒闷哼了一声,沈翘登时不敢再挣扎了,因为她知道夜凛寒身上受了很重的伤,她刚才挣扎的时候肯定是碰到他的伤口了。

    夜凛寒停下来的时候,对着她一声苦笑:“怎么不继续挣扎了?你大可以把我用力推开,然后再回到那道门前去,但我要告诉你,我之前一直在旁观,现在起了要把你带走的打算,就不会轻易地放你离开。除非我倒在这雨里,否则我不会让你再回去让尊严扫地。”

    沈翘:“……夜凛寒,你这又是何苦?”

    “那你呢?你是何苦?”

    沈翘说不出话来,她咬住下唇:“我知道这是我欠你的,按照情理说我是得答应你的,但我还是想求你,把我放下来吧,这是我跟夜莫深之间的事,我想自己处理,无论我怎么做那都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大哥不是也一直都向我强调这是大哥自己心甘情愿的吗?那就让我心甘情愿一回又如何?”

    “不管你怎么说,我今天都不会再让你走了。”夜凛寒抱着她往车的方向走,而大门边的人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这到底怎么回事?夜家的大少爷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直接把人给抱走了?

    “大哥,我求你了,你放我下来吧,我真的要在这里继续等他,我说好的……我不能再次食言了,大……”

    沈翘的身体负荷已经过了,刚才看着还有精神,还能和夜凛寒辩驳,可是下一秒,她的声音就弱了下去,然后脑袋晕乎乎地往后仰。

    夜凛寒一惊,眯起眼睛:“翘翘?”

    “大哥,让我……回去!”

    她意识不清地说了一句。

    真该死!

    一定是刚才站得太久,风把她的脑子吹得都不清醒了。

    要不然,她现在怎么会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头越来越晕。

    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仿佛地震了一样。

    不行啊,她不能晕……她还要等夜莫深下来。

    她还有好多话问夜莫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为什么会一言不和就把离婚合同协议书给她了?

    对了……离婚协议书。

    “你累了,好好睡一觉吧,我现在就带你走。”

    “不,不要……”

    沈翘听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她还是陷入了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