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混蛋爹地,妈咪要改嫁 > 章节目录 第948章 先是我,再是他
    这么巧么?

    萧肃眸子里闪过一片暗色,然后抿着薄唇走上前看着小颜一瞬间变乖的模样,开口道:“酒疯发够了么?”

    小颜不敢说话。

    萧肃抬手去拉她的胳膊。

    于是韩沐紫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萧肃和自己的哥哥当着自己的面,一人拉着女人的一只胳膊,她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出争夺美人的戏码。

    眨眨眼睛,韩沐紫往后退了两步,却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夜莫深顺势伸出手搂住她的腰身,将她护在自己的怀中,然后低声:“她发酒疯的时候你要离她远一点,现在先回房吧。”

    说完也不管韩沐紫乐不乐意,就带着她回了房间。

    小米豆见状,龇牙咧嘴地跟上去。

    “坏爹地,居然趁我不留神的时候带跑了妈咪,站住!~”

    然而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甩上的房门。

    小米豆被隔绝在外,韩沐紫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听到夜莫深咔嚓一声直接就将房门给落了锁。

    “……”

    这混蛋光天化日的想做什么呢?而且这里这么多人,他公然把她带回房间,还把小米豆关在门外。

    就算她们不在这房间里做点什么,也会被外面人的误会她们要做点什么……

    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系列。

    “坏爹地,开门!你想把我妈咪怎么样?妈咪,你快开门呀~小米豆进去把坏爹地打趴下。”

    小米豆在门外边这样嚷嚷,实在让韩沐紫觉得没脸,只是一个小孩她就已经觉得很难为情了,更何况外面还有她的哥哥和萧肃在。

    她以后还要不要见人了?

    所以韩沐紫反应过来以后迅速伸手,想把锁打开,却被夜莫深按住手腕,声音低沉:“别开。”

    韩沐紫:“……”

    她警惕地看着他:“你要干嘛啊?外面的现象你不是看不见。”

    “看见了。”

    夜莫深薄唇边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意,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抓住好她的两只手,缓缓地靠近她,气息越来越近。

    “就是因为看见了,所以才要在这个时候……混水摸鱼。”

    混……混水摸鱼?

    韩沐紫还在想他说的混水摸鱼指的是什么,就看见夜莫深的脸在面前放大,然后吻了下来。

    “……”

    混水摸鱼难道指的是这个???

    一瞬间,韩沐紫的内心充满了无语。

    身前是气息火热的夜莫深,身后是坚硬的门板,而且还时不时地传来拍门和小米豆的声音。

    这个吻,韩沐紫接的是心不在焉,一点意思都没有。

    所以,她很快推开夜莫深,气呼呼道:“外面还有人呢,我不要面子的吗?”

    听言,夜莫深低声笑:“有人又怎么样?他们现在无暇顾及我们。”

    “就算其他无暇顾及,还有小米豆呢。”

    “惩罚。”

    夜莫深却咬了两个字。

    韩沐紫:“???”

    什么惩罚?

    提起这个,夜莫深眸子里的墨色浓郁了几分,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

    “这就忘了?是谁在电话里说,爱我比爱他多?”

    “……你不会连儿子的醋也要吃吧?”

    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韩沐紫的表情和眼神带了一点夜莫深看不太懂的情绪,不过好像只要他承认自己是连儿子的醋都吃的话,她好像就会露出鄙视的表情来。

    不过,现在他懒得去管她会不会鄙视自己了,他现在……只想倾占主权。

    思及此,夜莫深微微眯起眼眸,眼里一片寒凉之色。

    “我才是你这辈子最重要的男人。”

    “就算是我儿子,也不能跟我比,先是我,然后再是他。”

    韩沐紫:“……”

    他还真的是连小米豆的醋都吃了,所以他把她拉进来混水摸鱼的原因难道就是因为她在手机里头说了最爱小米豆的这件事情?

    韩沐紫不确定小米豆在门后能不能听到,所以只能压低声音解释道:“你怎么跟个小孩似的,小米豆多大你多大?他是个孩子,你是吗?”

    可不管她说什么,夜莫深总是固执地认为:“在你心里的位置,我是第一位。”

    “嗷嗷!”隔着门板,小米豆听到了夜莫深的声音。

    虽然韩沐紫刻意压低声音说话了,可是夜莫深并没有,相反,他还故意把声音提到一定的音量给门外的小米豆听到。

    小家伙,中午闹他的时候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最后还扎了他好几下心。

    现在把他反锁在门外的滋味如何?

    小米豆用力地拍着门板:“妈咪,你不要听臭爹地的,妈咪最爱的就是小米豆啦,妈咪,你快点想办法开开门呀,小米豆要进去。”

    如夜莫深所说,外面的人除了小米豆之外,确实无暇顾及其他人了。

    因为小颜突然又发了酒疯,只不过这一次她发酒疯的对象是韩清。

    她突然看着韩清就抱了过去,然后一声一声地叫爸爸。

    韩清想要推开她,她的四肢却像四爪鱼一样地缠绕上来,一口一个爸爸,我想死你了地跟他说着话。

    萧肃看到韩清的脸都黑了,他自己的脸色也没好看到哪里去。

    韩沐紫没有办法开门,因为手被夜莫深禁锢着,他眼眸幽深地看着自己,似乎只要她不承认,他就不会放开似的。

    没办法,韩沐紫只能急声道:“你是第一,然后是小米豆,这样你满意了吧?快放开我,小米豆都等急了。”

    说完,韩沐紫挣开夜莫深的手,然后去开门。

    门刚打开,小米豆就像风一样地冲进去,“混蛋爹地,你给我出来。”

    夜莫深相信刚才韩沐紫说的话小米豆已经听到了,这会儿心情愉悦地勾起唇,“好啊,有什么事情我们父子俩私下去解决。”

    话落,他直接伸手将张牙舞爪的小米豆给提了起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韩沐紫:“……”

    她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是开门以后她看到了自己哥哥的惨状,决定还是先不管这对父子,先去处理小颜的事情再说。

    小颜一直在发疯,韩沐紫过去的时候萧肃才反应过来。

    “少奶奶。”

    “小颜这是喝了多少?先把她扶到房间里去吧,然后我来照顾她。”

    “不行。”韩清拒绝了韩沐紫的提议,皱眉:“你现在有孕在身,她撒酒疯的时候会随时伤了你。”

    韩沐紫:“……那怎么办?”

    “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