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东京当和尚 > 第二十五章 对学霸一无所知
    

    “白石桑只是看到了些许脚印,中野桑不用那么紧张毕竟有我在呢”

    注意到中野先生的恐惧,浅田千奈开口安抚。

    这还是很有作用的。

    未知的事情最令人恐惧。

    中野先生听到只是些许脚印,悬着的心微微放下。

    他早就确定公司闹鬼了,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脚印这种东西,并不令他太过恐惧

    更何况,还有高僧跟巫女在自己身边呢

    想到这里,中野先生胆子顿时壮了不少,对于自己的表现略觉尴尬。

    为了掩饰,一马当先的走出了电梯门。

    “咳咳,这里就是那位画师夜半时分,听到诡异脚步的地方”

    还不错嘛。

    白石秀手持摄像机,看到恢复了些许胆气的中野先生,不由称赞了一句。

    只是三言两语,浅田千贺便安抚了中野先生的恐惧。

    这是白石秀做不到的。

    他一向不善言辞,做不到舌绽莲花。

    面对困扰、恐惧的人们时,白石秀通常只有一个选择。

    静心掌。

    一掌下去,烦恼远去

    很难做到现在这样。

    让中野先生自己鼓起勇气,走进满是脚印、掌印、抓痕、撕咬痕迹的走廊

    是的,在白石秀的天眼中。

    这条看似寻常的走廊,与电梯相似。

    满是密密麻麻的脚印、掌印、抓痕

    它们布满了每一处角落

    这里并非阴地,所有的痕迹都是两天内留下来的。

    这代表,近两天的晚上。

    这只鬼都在撒了欢的奔跑、而且是手脚并用的在天花板、墙壁、地上、乃至每一个角落狂奔

    来来回回无数遍,才能留下这种痕迹

    “这种鬼得了多动症”

    白石秀若有所思。

    不过,这只鬼有什么毛病,都与白石秀无关。

    他只需要按照委托,将鬼物超度,让亡灵得以安息就完事了。

    就像曾经被超度的鬼物们一样。

    它们难道就没有什么喜好、习惯吗

    它们转变成恶鬼、难道期间就没有经历过什么痛苦与折磨吗难道就没有什么悲伤的事情吗

    不

    越是痛苦的人,死亡后的灵魂便有越大的几率化身鬼怪。

    所以,每一个鬼物,都拥有极其悲惨的遭遇、过去、乃至人生。

    每一个都具有极其丰富的故事。

    尤其是厉鬼、恶鬼。

    可是

    无论如何,它们已经死了。

    亡魂遗留人间,扰乱人间,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这与它们曾经遭遇过什么无关。

    白石秀向来不去挖掘鬼物背后的故事。

    他每次接受委托,都是一个流程。

    前往委托地点,天眼扫描,是否有鬼物痕迹。

    有。

    那么就开始念经,念到午夜十二点。

    鬼物现身,开始除灵超度,送他们去西天极乐世界。

    到时候,自有佛陀去了解,去安抚它们的灵。

    它们的下辈子一定拥有一个美好人生,幸运儿说不定能留在西天极乐世界,享受永生极乐。

    至于白石秀自己

    当然是趁这个时间好好学习,争取让法力更上一层楼。

    就像鲁迅说的那样。

    白石秀为什么比浅田千奈法力高深

    因为他把浅田千奈刷视频、做视频、跟雇主聊天、挖掘鬼物背后故事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修行上

    比如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