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烈旭清河 > 第13章 第十三章
    在主持人截止报名的前一刻杨清河拉着落伍的赵队长站上了舞台。

    台上一共六队情侣,他们是最后一组。

    少年的面孔都略显青涩稚嫩,赵烈旭往里一站特突出,人高马大不说,身上的气场一看就是阅历深厚的人。

    底下拥着了一群人,有的在拿手机拍照有的在交头接耳的交流,赵烈旭双手插在袋里,有那么些不自在。

    他从没参加过这种活动。

    主持人说:“一共分三个环节,投标定胜负。来来来,把白板拿上来,第一个环节,考验互相的了解程度。”

    杨清河暗叹一口气,“我们不会第一轮就过不去吧。”

    六组人手一块小白板和笔。

    主持人:“第一题,请问,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的男朋友穿了什么颜色的衣服?”

    杨清河和他对视了一眼,很快写下答案。

    她怕是今生都不忘记那个场面。

    轮到杨清河的时候她掀开白板,写的是:蓝色的警服。

    赵烈旭:警服。

    主持人:“下一题,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杨清河:“......”

    赵烈旭:“......”

    轮到他们的时候,主持人:“......”

    两个人的板上分别写了个无和没有。

    底下一男生突然大吼道:“老子不信,兄弟,现在就亲一个!干起来!怂什么!”

    “就是!亲一个!走起!”

    还有人吹口哨。

    主持人嘶了声,“你们俩是情侣吗?我们这活动仅限情侣。”

    杨清河似不好意思,拉过主持人小声说道:“还在追呢。”

    短短几个字都漏进了话筒里。

    底下又是一阵起哄。

    杨清河:“今天好不容易把他约出来,想玩玩游戏亲近一下,说不准等会就成了。”

    主持人:“你追的他?”

    “嗯,对啊。”

    刚那男生吼道:“姑娘,好样的!一个字,猛!”

    赵烈旭坐在那,漆黑的瞳仁里流转着笑意,看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杨清河冲他做了个得意的表情。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你听过男朋友讲过最动听的情话是什么?”

    前面几组答案不一,女生的和男生的对不上。

    杨清河顿在那,好久才下笔。

    掀开板子时,主持人大笑,“你们还不是没在一起吗,怎么来的我爱你?”

    她写的是‘我爱你’。

    赵烈旭什么都没写。

    杨清河:“这个啊......以后他会说给我听的。”

    赵烈旭勾唇一笑,从始至终都没多言。

    六组人刷了两组,有个安慰奖,一个小挂件。

    第二轮游戏是抱着女朋友做深蹲。

    主持人说:“两分钟记时,按深蹲数量排名。”

    赵烈旭平日有做肌肉训练,力量上是毋庸置疑的。

    杨清河显得有点手忙脚乱,“怎么抱?”

    赵烈旭伸出右臂,“过来。”

    她刚靠过去,猛然间,腰间一紧,整个人被抱了起来,杨清河下意识的楼主了他脖子。

    他一手揽着她腰一手撑在她小腿处,标准的公主抱。

    杨清河靠在他胸膛,男人的身躯结实而炙热,就连心跳声都是那么有力。

    她搁在他脖后的两手拉拢了些。

    像是被他的体温传染了一样,那种热从脚底窜到脑门。

    赵烈旭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小小的一只,像什么?像猫?像兔?

    实在太轻了。

    他手掌贴着她腰侧,纤细的没有丝毫赘肉。

    甚至好像他两手合一起就能握住她的腰。

    杨清河:“你行吗?”

    赵烈旭:“平时有锻炼,可以。”

    杨清河戳戳他硬邦邦的胸肌,“真的哎,怎么好像比以前结实很多。”

    他笑,“行了,别乱摸,开始了。”

    杨清河搂紧他,“卖点力啊,革命即将成功。”

    赵烈旭手一收,她腰被他按的死死的。

    一上一下浮动着却似在平地上。

    前头那组男生做了三个就跪在了地上,女朋友娇娇的打他,哭笑不得说:“我很重吗?”

    男朋友:“不重,是我不行,是我不行,哎哟,别打了。”

    杨清河仰头看他,他的脸偏瘦,但却棱角分明,眼睛是内双,好看又特深邃,一路往下,

    视线定格在他的唇上。

    薄唇似刀锋。

    她笑着,怎么看都是好看的。

    他微微喘着,动作干净利落,一个接一个,轻松得不得了。

    杨清河手搭在他脖颈间,大拇指正好碰到他喉结,她轻轻抚了一下。

    总觉得男人的喉结特别性感。

    赵烈旭眉头一蹙,声音有些哑,“别乱动。”

    他说话时胸腔震着,男人温热的气息将她包裹。

    杨清河奥了声,刚想说加油却突然想到她不要ipad的啊!

    “等等等等,别,你慢点,我要那个熊仔,别做太快。”

    话音刚落,主持人叫了停。

    ......

    回去的路上,杨清河捧着ipad。

    走在旁边的情侣拥在一起,女生亲了男生一下,手里抱着熊本熊公仔。

    杨清河叹口气。

    狭窄的小路两旁是挺拔的水杉树,十来米一盏路灯,灯光是清净的白色,月光的皎洁和路灯灯光融为一体。

    那对情侣走进了岔路后这路上就没人了。

    赵烈旭瞧着她的样子觉得好笑,大手掌着她脑袋拍了两下,“有总比没有好。”

    “没办法,谁让我们赵队长这么优秀呢。”

    赵烈旭嘴角勾着浅笑,收回手抄在裤袋里,步伐不快不慢。

    夜色宁静,踩在路上都能听到鞋底磨蹭小石子的清脆声。

    杨清河低头看着地上两人的影子,问道:“现在开心点了吗?”

    赵烈旭低眸用余光看她,“嗯?”

    “嗯什么嗯,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还行吧。”

    “切,明明一直在笑。”

    “是吗?”低沉的嗓音

    工作以后除了队里同事的一些聚会和家里亲戚的宴会,他几乎没什么娱乐活动,这种小年轻的游戏对他来说有点幼稚,换做平常可能路过都不会看一眼。

    不管是幼稚还是危险,人一旦去挑战这个形容词后就会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杨清河:“你处理过最变态的案子是什么?”

    “现在这个吧。”

    “压力也是最大的一次?”

    “算是吧。”

    “听说你破案率很高,快,准,稳。”

    赵烈旭:“没那么夸张,破案不能靠一个人,也无法没一个人。”

    “我在美国的时候会在谷歌上搜你的名字,和你同名同姓的倒是不少,却没一个是你,后来隔了一年,偶然搜你的名字,看到了你的照片,是一侧新闻,像是采访吧,新闻稿里夸你犹如美剧里的神探。”

    淮城有个节目,讲的就是关于警方破案,那次他也录了一回,随后就有记者找上门了,也都是上头批准的,说是能弘扬正气,稳定民心。

    赵烈旭迈着长腿,步子却跨的不大,“搜我?”

    这关键词会抓。

    杨清河坦然的嗯了声。

    他微抬下巴,凝视前方,不说话了。

    小路走到尽头就是学校的主道,穿过主道拐个弯就到寝室了。

    两边的梧桐树都被绑了彩灯,路上学生手挽手的,川流不息。

    两人默了会,杨清河挑了个话题,“你说,我们这算不算诈骗啊?”

    赵烈旭抿了下唇,“从活动规则上来说,算。”

    “那你还拿第一,你可是人民警察啊,竟然干出这种事情。”

    “我顶多算从犯,你是主谋。”

    “可你可以拒绝啊,你还不是从了。”

    赵烈旭喉结滚动,低笑一声。

    微风拂面,携来几丝花香,杨清河把玩着手中的ipad,觉得这东西冷硬又无趣,瞥瞥边上的人,即使五官英气,面容硬朗,但似乎总挂着浅笑,走路的时候背挺得像钢板一样直。

    宿舍楼下有个男生摆了爱心蜡烛,弹着吉他在唱歌,是首情歌,杨清河没听过,但旋律很入耳。

    底下一片起哄的人,三楼的女生从阳台上探了探头,没一会就出现在了楼底下。

    杨清河和他站在宿舍边上的梧桐树下,树枝上一颗颗小小的彩灯闪烁如星,他的眉眼也变得深邃许多。

    赵烈旭侧着脸看那男孩子告白,男孩子说我爱你的时候他嘴角勾了一下。

    杨清河仰头注视着他,男人侧脸棱角分明,流畅的线条从下颌骨一路蔓延到锁骨,性感,硬气。

    热闹看完了,赵烈旭转过头措不及防对上一双目光炙热的眼睛,明亮的瞳仁里倒映着彩灯的晶莹,仰起的小脸明媚如春。

    他怔了一秒,从裤袋里掏出烟,夹在手指间,“不上去?”

    “这不是得和你告个别嘛。”杨清河按住他想点烟的手,“要不,你也少抽点?”

    “习惯了。”

    杨清河不放手,眼神很执着。

    赵烈旭舔了舔上颚,“行。”

    “今天你抽了很多了。”她往他胸膛前靠,吸吸鼻子,“身上烟草味挺重的,今晚别再抽了呗。”

    赵烈旭低头看她,“嗯。”

    梧桐树下,昏黄夜晚,一高一矮的身影如老电影的画面一样被定格。

    杨清河:“这么听话?”

    赵烈旭眼尾上翘,笑得琢磨不透。

    杨清河:“就听我的?”

    “杨清河。”

    “怎么?”

    他轻笑一声,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上去吧。”

    杨清河挑眉,点点头,“行,七夕快乐。”

    “啊,对了。”她走了一步又折了回来,手指叩打着平板硬硬的包装盒,第五下时笑了声,走到他跟前,鞋子抵上他的皮鞋头。

    她踮脚,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其实,我觉得我们今天不是诈骗,但你确实是个从犯。”

    赵烈旭垂眼,目光落在她骨感的肩头,白色的衬衫下,有一根蓝色的肩带。

    少女耳边的发被风抚到他脸上,丝丝撩人。

    她说完便站直了身体。

    那一刹那的触感仿佛是错觉。

    她的唇瓣与他脸颊擦过的触感。

    不远处的女孩子接受了男孩的告白,围观的人高呼亲一个。

    一头喧嚣一头宁静。

    却是一样的心如擂鼓。

    杨清河扬着嘴角,“晚安,赵队长。”

    赵烈旭眯起眼睛,望着她的背影。

    细腿细腰,却比以前多了份味道。

    他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香烟,眼尾上翘,漆黑的瞳仁里满是笑意。

    原来......是有备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