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超级人生陈平江婉 > 第71章,警告杨桂兰!
    杨桂兰一下子就炸毛了!

    什么叫他承担的起?

    他很有钱吗?

    这个窝囊废,都到现在这时候了,他居然还恬不知耻的在这死要面子活受罪。

    杨桂兰很不耐烦的瞪了眼陈平,满脸讥嘲的冷笑道:"陈平,你刚才说什么?不要我们家的五十万,你自己能承担起?好啊好啊,你现在厉害了,都看不上我们家了。行啊,那你赶紧和婉儿离婚,我女儿这么漂亮。以后不愁嫁不到豪门!"

    陈平脸色一沉,无奈道:"妈,其实我有……"

    "有什么有?你想说你自己有钱?"杨桂兰不屑的冷笑,跟着颐指气使的指着他和米粒道:"要不是你们两个,婉儿会受这么多苦?我会在娘家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你也甭跟我扯这个扯那个,我们江家不待见你,你赶紧带着这个小野种从我们家走。"

    杨桂兰从当年江婉嫁给陈平,就对陈平没什么好脸色。

    尤其是陈平创业失败,欠了一屁股债后,就更加变本加厉。对陈平那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成天摆脸色。

    而且,因为陈平和江婉未婚先孕,杨桂兰在娘家人面前是丢尽了脸面。

    自己老父亲对自己的态度,更是一落千丈。

    为此,杨桂兰心里记恨陈平。

    陈平沉默不语,他知道丈母娘对自己的成见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算自己现在告诉她,自己很有钱有势,杨桂兰也不会相信,反而会讥笑他。

    江婉听不下去了。冷着脸道:"妈,你能不能别胡闹了,这么些年,你对陈平什么态度,我们都看在眼里。他有说过一句怨言吗?你是不是非得让我和他离婚?"

    江婉也不是没脾气的人。只是自己的老妈,她不好说什么。

    但是今天,她实在忍不了了。

    "是!你们俩今天必须离,而且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过几天就去相亲,我看那个曹军和高阳就不错。"杨桂兰气呼呼道。

    她恐怕还不知道,高阳一家子都被抓了。

    新闻都上了。

    江婉懒得再跟杨桂兰吵下去,转头对陈平道:"陈平,你真的有办法给米粒治病吗?"

    陈平转过头来,一脸笑意的说道:"放心吧,我已经联系好了,今天下午就给米粒安排住院。"

    江婉嗯嗯的点头,心里的大石头也算落了下来。

    "什么住院?"杨桂兰也看出了事情的不大对劲,连忙对江婉道:"婉儿,他这个窝囊废的话你也信?就你们俩,现在还有多少钱给米粒治病?"

    "婉儿,妈也不是逼你,这都是为你好。你说你,跟他过一辈子,有什么希望?"杨桂兰改变策略,苦口婆心道。

    然而,江婉毫不领情,道:"你是为我好,还是为你自己好?"

    江婉十分清楚自己老妈的性格和脾气。

    她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让自己价格一个有钱的人。好挣面子,好在娘家人面前抬起头来。

    她根本不关心自己女儿是不是幸福。

    杨桂兰一听这话,立马就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浑身炸毛,气的胸口不顺,骂道:"婉儿,你这什么意思?难道当妈的还能害了你不成?"

    杨桂兰气疯了,自己女儿怎么就那么蠢,还向着一个外人。

    江婉懒得搭理她,扭头就要带着陈平走。

    杨桂兰怎么可能放他们走。立马撒泼打滚的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哭嚷道:"老天爷啊,你这是不想让我活了啊。女婿是个废物,女儿还向着外人。你让我怎么办呐,我死了算了。"

    一看杨桂兰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样子,江婉就觉得头疼,连忙跑过去拉着杨桂兰。

    可是杨桂兰根本不起来,甩开江婉的手,继续捶胸拍腿的哭喊道:"今天你们要是不离婚,我就吃老鼠药,喝百草枯。"

    江婉头疼的要命,道:"妈,没能不能别胡闹了。"

    "胡闹?"杨桂兰一听,立马爬起来,激动道:"我看你是被他这个废物灌了迷魂药了,他说的话你能信吗?他来我们家三年了,给过我们家什么?给过你什么?当初结婚的时候,他爸妈都没过来看一眼,是死了还是瞧不起我们?"

    这句话,杨桂兰说的太重了。

    咒亲家死了。

    要是杨桂兰知道。自己亲家是全球最有钱的家族,她会是什么反应?

    陈平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

    江婉也很生气,怒道:"妈,你怎么说话呢,能不能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陈平好歹是你女婿。你这么说就不怕被人笑话吗?"

    "今天,我就当着您的面告诉您,我不会和陈平离婚,你们要跟我断绝关系,请随便!"

    江婉发起脾气来。也挺狠的。

    当下,杨桂兰气的浑身大火,愤怒的抬手,一巴掌照着江婉脸上扇了过去!

    啪!

    清脆的巴掌声!

    杨桂兰骂道:"好好好,你滚,滚出这个家!你们永远别回来了!你没我这个妈!"

    看到江婉被打,陈平心里揪了一下,眼中怒火中烧,死死地盯着杨桂兰,恨不得将她撕碎!

    就算她是丈母娘,但是欺负江婉,陈平一样教她做人!

    放下米粒,陈平怒气腾腾的走过来,面色吓人。

    杨桂兰也被吓到了,怪叫了一声:"你……你想干嘛?"

    "你不该打婉儿的。"陈平冷冷的开口道。拳头捏的很紧,微微颤抖。

    江婉立马拦住陈平,脸上通红的巴掌印,那么的刺眼,"陈平,别乱来,我们先回去。"

    她真害怕陈平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傻事。

    那到时候,就真的没法挽回了。

    "好。"陈平的眼神逐渐温柔下来。

    杨桂兰本来还很紧张,这会见江婉拦住了陈平,立马气急败坏的喊道:"反了天了,你刚才想干嘛?想打我不成?"

    陈平冷眼看着杨桂兰,寸步不让,这是他第一次在江家表现的这么强势。

    看着陈平望向自己的眼神,杨桂兰本能的心虚,往后退了几步,就好像看到的不是一个窝囊废,而是一头猛虎一般。

    好可怕!

    这个窝囊废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

    江国民见情况不对,立马起身,对陈平冷冷道:"陈平,你想干什么?她是你丈母娘!你还想动手?"

    陈平吐了一口气。看了眼杨桂兰和江国民,冷冷的开口道:"我警告你们,不要再逼江婉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

    说完,陈平就带着江婉和米粒离开了江家。

    等他们走后,杨桂兰才浑身湿透,一屁股瘫软的坐在沙发上。

    片刻后,她恨得咬牙切齿,失心疯的喊道:"江国民,你看看,那个窝囊废简直反了天了。连我们都敢威胁了!他以为他是谁啊!"

    杨桂兰也是虚张声势罢了,她到现在心里还虚的不行。

    江国民也是无奈的摇摇头道:"桂兰,你就不能消停几天?非要拆散女儿的婚姻吗?"

    "你什么意思?你现在在这跟我装什么好人?女儿跟着那个窝囊废,能有好日子过?"杨桂兰在陈平身上找不到出气的口,就把气全都撒在了江国民身上。"你别忘了,过几天就是咱爸的七十大寿,你真的打算带着这个窝囊废和小野种去给咱爸祝寿?"

    自己婆娘什么德行,江国民很清楚。

    这个家迟早被她搅的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他摇头摊手道:"我出去走走。"

    说完,他就跑了。

    杨桂兰气的直咬牙,恶狠狠的嘀咕道:"迟早我会想办法让婉儿和那个窝囊废离婚!"

    这边,陈平和江婉离开了江家,就直奔医院。

    陈平说,今天下午米粒就可以安排住院了。

    江婉一直很好奇,陈平联系的医生是谁。

    上次他说是唐和敏教授,江婉不相信。

    毕竟,那可是医学界的传奇人物啊。

    陈平,能请到他?

    很不凑巧的是,江婉和陈平刚到医院。就碰到了曹军。

    "江婉,你怎么出院了,也不告诉我一声。"曹军走过来。

    江婉笑了笑道:"曹大哥,不好意思,昨晚刚出院的。没来得及告诉你。"

    对于曹军,江婉更多的是感激,感激他这些年来对自己的帮衬。

    但是,帮的越多,她心里就越是不舒服。

    "对了,你们这是来干嘛?"曹军看到陈平怀里的米粒,颇为疑惑。

    "安排米粒住院,陈平说他联系到医生了,让我们先住院调养一下。"江婉如实说道。

    曹军一怔,跟着冷笑道:"江婉,你怎么能听陈平的话呢,他能联系到什么好医生啊,万一耽误了米粒的病情怎么办?我这边已经联系了唐教授,他今天正好过来给那个特殊病人看病,我拜托了他好久,他才答应顺道给米粒看看。"

    说着,他还得意的看了眼陈平。

    可是陈平根本没搭理他,逗着米粒开心。

    "不……不用了吧,陈平这边已经联系好了。"江婉有些难以推辞。

    说实话,她很想让唐教授看看米粒,但是陈平这边也联系好了,要是这时候听曹军的,就显得自己很不信任陈平。

    曹军脸色一变,转头望着陈平,皮笑肉不笑的问道:"陈平,你联系的什么医生,能行吗?"

    陈平淡然道:"你不知道唐教授今天过来看的那个病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