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 > 第146章 都不容易啊!
    偏生半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大手大脚的田思思,还笑眯眯的问她,“四婶喜欢喝甜汤吗?我下午打算煮点来配这喜饼。”

    章氏狠狠的皱紧了双眉。

    她知道六郎媳妇儿说的甜汤,指的是银耳莲子羹,那可不是她们这样条件的人能够煮来当甜汤喝的东西啊!

    为此,她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还是别弄那个了,整个薄荷蜂蜜水来配就成。”

    话落,她还叹道:“这过日子啊!得省着点来!”

    田思思笑得眉眼弯弯的点头,嘴上却道:“该省的时候,的确得省,可这努力的赚钱为的不就是要过更好的生活吗?”

    章氏被问的一愣。

    这话倒是挑不出毛病来!

    田思思笑了笑,又道:“四婶别替我省,我有分寸。”

    话落,田思思拿着那喜饼去了厨房里,用纸袋包好了,就立刻动手做别的糕点了。

    堂屋里。

    小余氏冲章氏问:“四嫂你不常出门,可是还不知道思思在城里开了个糕点铺的事?”

    “她在城里开了糕点铺吗?”章氏反问的一脸惊讶。

    “是啊!我们每天做的这些糕点,大半都是拿到城里的铺子里面去卖的。”

    “那阿霞怎么还跑去别人的糕点铺里帮忙?”

    小余氏听到那话,直笑得停不下来,“四嫂,霞姐她不是去别人的糕点铺帮忙,就是去思思的丸子铺里帮忙来着,该是之前我们说的时候,你没听清!”

    章氏随即摸了摸耳朵,摇着头道:“这人啊!上了年龄,耳朵就不好使咯!”

    小余氏还想说些什么,范氏却把她给拉拽了出去,“燕儿,阿素她怕不是耳朵不好使了,是记性不好使了!”

    “桂香婶子这话的意思是?”

    “六郎媳妇儿在城里开糕点铺的事,我前两天就跟她说过了,她当时还夸六郎媳妇儿能干来着!”

    “可她刚刚分明一脸不知道的表情……”

    小余氏脸色变了。

    她知道有些人上了年纪就容易忘东忘西,可四嫂该还没到那个年纪啊!

    范氏想了想,问道:“不若你晚上跟她一起回去的时候,顺便带她去徐大夫家里,让徐大夫给瞧瞧?”

    “嗯。”小余氏重重点头,四嫂如今孤身一人,若当真有了忘东忘西的毛病,可是不妙。

    “我去厨房帮忙。”

    进了厨房,范氏坐到田思思对面,脱口就说:“思思,你别把阿素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她是自己省吃俭用了一辈子,见别人大手大脚就着急的性子!”

    田思思立刻摇头,“桂香奶奶别担心,四嫂那些话都是为了我好,我不会介意的。”

    范氏点点头,又道:“当年阿素的闺女生病的时候,她们家里的条件并不好,都请不起好的大夫。”

    “所以她女儿才病死了?”

    “嗯!”

    点头应罢,范氏叹道:“自从她闺女病死后,她夫妇二人就省吃俭用了几十年,家里的条件也越来越好,可她还没有走出痛失爱女的阴影,老伴又去了……”

    田思思拧着眉没接话。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大家过得都不容易啊!

    ……

    申时末。

    回家午睡了一会儿的屠氏准时跑来找田思思,“思思,咱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田思思‘嗯’了一声,解下身上的围裙,拿起之前包好的喜饼就出了门。

    她以为是要走路去,走到村口却发现风水生已经赶着牛板车在那等着了。

    屠氏笑呵呵说道:“水生说这么热的天,走来走去太折腾人了,就跑来送我们了。”

    “水生大哥对嫂子真好。”田思思看得出来,风水生这是担心屠氏累坏了。

    “你家六郎对你也不差。”屠氏话落,与田思思一块儿上了牛板车,随后冲田思思问:“你怕是还不知道邻村叫什么吧?”

    “嗯。”

    田思思点头。

    她也就知道一个上河村,下河村。

    不对……

    还知道一个上峰村!

    连玉平家就在上峰村。

    屠氏道:“咱们隔壁的村子叫安子沟村。”

    “安子沟村?”田思思暗道,这村名有些特别啊!

    “他们村里大多人都姓安,据说百余年前出过一个状元,那个状元就叫安子沟,当时的村长一个激动就以那状元的名字来给村庄命名了。”

    “哦哦!”

    田思思饶有兴致的点头。

    前面赶牛车的风水生忽然问了一句,“是安开元嫁女儿要买喜饼?”

    “嗯,就是他。”屠氏应罢疑惑的嘀咕道:“说起来,安开元跟风一汉该是不熟悉的吧?怎么会跑来吃风一汉的喜酒?”

    “他跟风一文熟。”

    “哦?”

    屠氏闻言看向风水生。

    风水生道:“安开元爱赌,时不时就会进城去堵上几局,风一文也是个喜欢赌博的,他们俩私下关系还不错。”

    屠氏这才点点头,道:“那就难怪了。”

    到了安开元家里,田思思见他家的院子虽然算不上新,却格外的大,便问:“嫂子,他家条件如何?”

    “具体不知,不过在他们村里,他家的条件也算前几个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稍微算他贵一点?”

    “你该算多少,就算多少,别跟他客气,不过嘛……”

    顿了顿,屠氏提醒道:“也别太高,免得白白丢了一个生意。”

    田思思点头。

    既然条件好,一次该是会订不少喜饼的,丢了损失就大了!

    且……

    做生意要的就是一传十,十传百的效果。

    说不定做成了这一单,还会有下一单来!

    如屠氏预料的那般,安开元看到田思思做出来的喜饼后,格外的满意,待尝过味道,直接就问:“这喜饼什么价格?”

    “请问你大概需要多少个?”田思思倒是已经拟出了价格,不过若对方一次性买的多,她也能适当的给个优惠价。

    “咱村一户人一个,也得四五十个啊!我还临时决定给男方那边也带些去。”安开元说得眉飞色舞,他闺女的嫁妆里面,又能多一样东西了。

    “原本我是打算卖三十文一个的,你一次要那么多,就二十文卖给你吧,你看看具体需要多少个?”

    屠氏闻言看了一眼田思思。

    她那小的喜饼,收了乔氏三文钱一个,这大的喜饼又没有小饼十倍大……

    顶多也就六七倍大小吧?

    二十文的价格该是刚刚好才对!

    不过……  跟小饼比起来,大饼做工似乎要复杂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