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 > 第521章 莫非染上了?
    “夫、夫人她染上了疫症?”茉莉大惊失色。

    “……”

    徐陵却恍若未闻,只专心的给茉莉把脉。

    过了好半晌,徐陵松开茉莉的手,面色凝重的道:“她的脉象与我们这里这些染上了疫症的病患有些相似。”

    好在茉莉脉象无异!

    转念,想到文金宏,徐陵迈开步子就出了书房。

    茉莉愣在原地,片刻后小跑着追了出去,“师父,夫人她……”

    没等茉莉把话问完,徐陵就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在我确定下来之前,不可声张。”

    “可是夫人有孕在身,她若当真染上了疫症,那她腹中的孩子……”茉莉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夫人那么好的人,可不能有事啊!

    “你先莫慌。”

    安抚了茉莉一句,徐陵沉声道:“她便是真染上了,也还有几日时间,只要在她病情加重之前找到治疗之方就行。”

    只是……

    以他一人之力,不太可能找到治愈此次疫症的方子!

    当然。

    未免茉莉方寸大乱,他并没有把那一点说出口。

    转眼,到了文金宏住的房间外面,徐陵推门的一瞬轻声询问:“文金宏从上河村回来后,状态如何?”

    茉莉收起心中担忧,回道:“回来之后太过忙碌,我还没得空来看他的情况。”

    说完这话,茉莉就率先步入了房内,见文金宏在床上睡觉,她下意识放轻了脚步,不想吵醒文金宏,可近前后瞧着文金宏糟糕的脸色,她脱口就大声唤道:“师父!”

    因茉莉唤他的声音里面透着几丝慌乱,徐陵三两步走过去,只看了文金宏一眼就拿手探上了文金宏的额头。

    紧接着徐陵就在床前坐下,替文金宏把脉。

    茉莉耐着性子等了片刻,终是忍不住开了口,“师父,他这是发烧了吧?”

    “嗯。”徐陵几不可闻的轻应了一声。

    “夫人与他一样?”

    “嗯。”

    再度应罢,徐陵收手起身查看了一番文金宏的情况。

    茉莉又道:“可是师父,外面那些从崇榆村来的病人他们并没有发烧啊?”

    徐陵未立刻回答,待到检查完了,他才道:“你只负责给他们煎药,所以你不知道,他们发病之初也是这般,待热度退下来之后,别的症状才会逐一显现出来。”

    “这样啊。”茉莉重重咬上自己唇瓣,恨不能立刻回去看看田思思,可想到徐陵这边要人帮忙,她便没有说出口。

    “看来……”

    一番检查下来,徐陵坐下后,沉声道:“如我先前所想的一样,最容易染上此疫症的是身子虚弱的人,只怕接触过多,身体健康的人也是早晚会染上的。”

    “那我跟师父……”

    “你我都服用了我先前调配出来的预防汤药,该是不用担心的,我担心的是村里的其他人。”

    他能让茉莉与他一起服用汤药。

    却无法在不说明情况的前提下,去让全村的人都来服用汤药啊!  在徐陵想到焦头烂额之际,进城配药回来的风六郎已将一包包的药粉交到了陌凡手中,“下河村的份我放在上面了,今夜我会挨家挨户去洒入他们井里,这些你安排人去洒入临近几个村子的人井水中,

    若有多余,就去崇榆村周边的村子也洒一洒。”

    “好。”

    陌凡应罢琢磨起了要安排哪几个人去办。

    回过神来。

    他面前就已经没了风六郎的身影。

    须臾的功夫。

    风六郎拎着一包药粉步入自家院门,迎面就瞧见鲁氏端了一盆水,神色不安的从他房里出来,他几乎立刻就想到了田思思昨日生病那一茬上面去,阔步走过去就问:“娘,她是不是又病了?”

    “嗯,你可算回来了!”鲁氏点着头说罢,见风六郎要往房里去,她连忙挡住风六郎的去路,“徐大夫前面过来帮思思诊脉的时候,说了等你回来后,让你去他家里走一趟。”

    “我看看她就去。”风六郎话落,绕过鲁氏进了房里,顺手把拎着的药粉放到桌上,他去到床前就柔声唤道:“媳妇儿?”

    唤罢,他伸手摸上了田思思的额头。  鲁氏换了水从厨房折返回来,瞧着风六郎眉间拧出的那个川字,她低低说道:“前面她体温烫得吓人,我按徐大夫说的法子,不停歇的帮她敷额头,到这会儿温度虽是降下来了,人却还未醒,我熬好的

    姜汤都没法儿喂她喝。”

    “有劳娘先把姜汤温一温,等我从徐大夫家里回来后,我来喂她喝。”风六郎说完这话,转身快步而去。

    “尊夫人情况如何?”

    徐陵家外面,一直没走的南宫轩辕瞧见风六郎就询问出了声。

    风六郎道:“温度是降下来了,人还未醒。”

    话落,风六郎就那么进了徐陵家。

    南宫轩辕面色渐渐变了。

    难道说……

    她非是装病,而是真的病了?

    压下心惊,南宫轩辕冲身后的二人道:“你们再跟我说说崇榆村那些人染上疫症之后的症状。”

    闻言,那二人之中的一人道:“他们最初染上之际,都会高烧昏睡不醒,昏睡的时间各不相同,有的几个时辰,有的几天,待热度褪去,人醒转过来,就会出现寻常人们风寒感冒时的那些症状了……”

    “看来她是真的病了啊!”南宫轩辕听到那就顾自低语了一句。

    “徐大夫。”

    在药房寻到徐陵后,风六郎就站在门口唤了一声,没有走进去。

    因为药房里除了徐陵之外,还另有两人。

    徐陵停下捣药的动作,转头情绪不明的看向风六郎。

    四目相对。

    风六郎心里没来由的一慌,他直接就走了进去,“我媳妇儿她怎么了?”

    若如昨日一般,只是普通的伤风感冒,徐陵不会那般看着他。

    徐陵沉声一叹,如实道:“她今晨去上河村的时候,在那文金宏家里与一具因染上了疫症身亡的尸体有过……”

    听到这儿,风六郎就攥紧了双手问:“她莫非染上了?”

    “嗯。”徐陵并不惊讶风六郎立刻就想到了那一点。

    “对孩子可有影响?”

    因着孤霄那边已经快要配出能治愈疫症的药方来了,风六郎在想到田思思染上了疫症后,并没有立刻方寸大乱,只是心头生出了浓浓的怒火。

    而他气恼的对象……  除了文家的文来财,还有殷家的殷洪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