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 > 第651章 她爹是何许人?
    惊艳过后,夜瞳拿出准备好的东西,递到田思思面前,“夫人,这是楼主命我给你准备的面纱。”

    面纱?

    田思思拧拧眉,旋即想到了自己的容貌上去。

    不等田思思伸手去接夜瞳手中的面纱,风六郎已经拿过面纱帮她罩上了。

    那面纱的两端做成了发钗的模样,直接插入脑后发鬓之中即可。

    弄好后,风六郎盯着田思思仔细的看了半晌,若有所思的说道:“我一直都觉得媳妇儿你的眼睛跟娘格外的像,可像现在这般罩住了脸,单独看眼睛,竟莫名的有几分不像了。”

    闻言,田思思不以为然的挑挑眉,随口说道:“说不准我的眼睛既像娘,又像爹呢?”

    说到爹……

    田大同并非她生父。

    那她爹是何许人?

    再度拧拧眉,田思思轻摇了一下头,放弃了去想那个问题。

    毕竟她娘都不知道她爹是谁,任她怎么想,也是想不出答案来的。

    一行四人下楼后,田思思瞧见了环着双手,懒懒靠在楼梯边柱子上的阎小小,走近便问道:“小小你这两天总是不见人影,去哪里了?”

    阎小小眸光一转,从怀中掏出田思思之前给她的笔跟小本子,刷刷写下了两句话,“有师兄跟着你,我就在京城里四处转了转。”

    看罢,田思思点着头提醒道:“京城里龙蛇混杂,坏人不少,小小你在京城里逛的时候,务必注意安全。”

    尽管确信这京城里没几个人能够伤着她,阎小小还是一脸认真的点了头。

    田思思这才凝目看向后院中戏台前快要坐满的人。

    除了丞相夫人,她还在那些人之中看到了筳逸跟秦观。

    在她欲迈开步子朝秦观跟筳逸走过去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之前在御酒坊见到的太子,她立即就驻足看向风六郎,“六郎你不是不爱听戏吗?你回房去吧,有夜瞳陪着我就可以了。”

    说完,田思思就一脸懊恼的捏紧了双手。

    这次进京后,她的状态一直不佳,成天昏昏欲睡的,压根儿把六郎容貌与太子神似这件事给忽略了。

    也不知这两天六郎在醉忆楼里走动,有没有被见过太子的人瞧见。  “好。”知田思思在担心什么,风六郎爽快的就点了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田思思去到秦观筳逸面前后,他退后两步,站到阎小小身边问:“张叔之前说御酒坊的少当家找你,今日筳逸来了醉忆楼却未寻

    你,师妹你是不是跟筳逸见过面了?”

    “嗯。”阎小小盯着筳逸那白得不似正常人的肤色点头,眸中情绪不明。

    “你跟他……”

    “他患有心疾,之前他心疾发作时,我正好路过御酒坊,就施针帮他缓解了一下。”

    “师妹你能治好他的心疾?”

    风六郎询问的声音不见起伏,心下却满是疑惑。

    他曾经在师父书房里的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些有关心疾的东西。

    那心疾乃是无药可医的绝症。

    世间唯有一套已经失传的针灸法能够治愈心疾。

    师妹是从何处学到的?

    凭着对风六郎的了解,阎小小在猜到他心里所想后,直接说道:“他以为我学会了全套针灸法,然那套针灸法早已失传,我也只意外学到了其中入门的一套能够缓解心疾发作时疼痛的针法。”

    风六郎心头的疑惑顿消。

    师妹年纪虽小,却时常在江湖中行走,能偶然习得那针法也是有可能的。

    阎小小仰头看了风六郎一眼,见他面上没了疑色,她才问:“师兄这两日在醉忆楼行走,并未易容,也未遮挡容貌,是有何打算吗?”

    “眼下归云楼在京中商会里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我身边也有了足够的人手,是时候试探试探对方了。”

    “……”

    阎小小下意识皱眉。

    她可完全不觉得是时候了!

    就她对皇后的了解,皇后行事向来都是宁可错杀不可错放。

    倘若皇后在知晓师兄存在后,不论师兄身份为何,直接派人灭口,就陌凡等人,哪是皇后培养出来的那些人的对手!

    对上阎小小眼里的不赞同,风六郎低声问:“师妹可是直接想到了皇后?”

    阎小小不解的点头。

    难不成师兄口中的‘对方’,指的不是皇后?  风六郎见状,轻笑了一声道:“醉忆楼虽然重装了,也跟御酒坊合作上了,在这偌大的京城里,它也入不了权贵的眼,寻常的老百姓即便见过太子,也不会时刻将太子的容貌铭记在心,故而来醉忆楼的

    客人在见着我时,是不会立刻就将我与太子联系到一起去的,我想看的是秦观跟筳逸的反应。”  闻言,阎小小立刻就明白了,顺着风六郎的话顾自说道:“秦观身为御酒坊的管事,与太子相见的机会不在少数,但他从最开始见到师兄起,就从未在师兄面前露出任何惊讶的表情来,这说明他知道什

    么。”

    风六郎‘嗯’了一声转身往楼上走,“若他什么都不知道,就会如常人一般惊讶于世间竟有两个容貌如此相像的人。”

    毕竟……

    且不说旁人了,他这个当事人在初次看到太子的时候,都惊讶的不轻!

    回到楼上,风六郎站在走廊看向后院田思思跟秦观筳逸三人的方向。

    恰好在此时,跟田思思说着话的秦观突然看向了风六郎。

    四目相对。

    风六郎在秦观眼底看到了骤然升起的紧张跟担忧。

    阎小小也看到了,她在跟着风六郎进到房里后,沉声说道:“看来如师兄所想,秦观果然是知道什么。”

    另一边,后院中。

    秦观收回目光后,压下心里的紧张,凑近到田思思跟前问:“六郎这次随你进京后,整天都那样在醉忆楼里走动?”

    田思思未立刻多想,只点着头如实回道:“我这两天困倦得紧,都在房里睡觉,六郎他大多时候都在房里陪着我,在楼里走动的时间少。”  秦观稍稍松了一口气,还是不放心的提醒道:“之前两天你们醉忆楼在重装中,几乎没有客人,他在楼里走动倒是没太大关系,可今天之后就不一样了,重新开业会吸引来不少的客人不说,冲着云家班

    名声来的人更多,思思你要让他少在楼里走动。”

    田思思眨眨眼,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  秦叔在御酒坊多年,肯定早就见过太子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