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 > 《随身淘宝:拐个皇子来种田》正文 第1274章 去跟仇人们相爱相杀?
    第1274章 去跟仇人们相爱相杀?

    太过在意,温氏在那下人走后,立刻坐到床沿去问:“老爷,皇上特意派人来接你入宫,该是有要事与你商量,你因何宁愿装病欺君,也不进宫去面见皇上?”

    鲁鸿威沉沉一摇头,声音亦很是沉重,“伴君数十载,皇上的心思有多敏锐,我还是知道几分的,故而为了避免皇上觉察到太子已被替换,我出京前特意做了一番安排来减少那傀儡太子与皇上相见的次数,皇上此番传我入宫,该是察觉到与我有关了。”

    “怪不得……”

    解了心头困惑,温氏又忧心忡忡的看向外面,“老爷你有多了解皇上,皇上就有多了解老爷你,因此我认为,皇上定不会相信你是真的病到无法进宫面圣了,恐还会再派人前来的。”

    鲁鸿威听言神色微微一变。

    的确。

    别说皇上了,换做他,都是不会相信的!

    因此,他又匆匆下床来,套上外衣,拉上温氏的手,道:“我去与可君商量一下,夫人你去院门处看看宫里头的人被打发走了没有。”

    温氏不解的皱眉。

    他是自己想不到法子应对,就寄希望在可君身上了吗?

    但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可君哪能有法子?

    心下思绪万千,温氏嘴上倒也什么都没说,在鲁鸿威拉着她出了房间后,与鲁鸿威背到而行,往院门处去了。

    此刻庄子院门处。

    被元公公派来请鲁鸿威入宫的花公公听了庄子里下人的话,想也没想,直接就冲进了庄子里面,“丞相大人既然都已经病到无法进宫面圣的程度了,我可得去瞧瞧,回头好请皇上派御医来给丞相大人医治。”

    “公公请留步!”

    疾步拦住花公公的去路,年轻的小厮脸上已经写满了慌张。

    要是叫这位公公知道了相爷是装病,而非真的生病,那会相当不妙的啊!

    好在此时温氏到了,他忙匆匆去到温氏跟前,“夫人,这位公公称要去见见相爷。”

    温氏听言下意识一皱眉,而后冲着花公公歉然笑道:“实在抱歉,我家老爷此次病势汹汹,府医称有传染的可能,眼下除了照看老爷的几名医者,便是我与小女都无法去见老爷,还请花公公见谅。”

    “竟这般严重啊?”花公公惊声说罢,忙道:“奴才这就回宫去禀明皇上,请皇上派太医来给丞相大人医治。”

    “公公有心了,但府医称老爷的病过上几日便会痊愈,实不敢劳烦各位太医,还请公公只将我家老爷病重无法面圣这话转述与皇上即可。”

    “那好吧……”

    花公公迟疑的应罢,领着人匆匆赶回皇宫。

    在他走后,温氏去到鲁氏房中,欲弄清自家老爷与可君商量了什么,可她还什么都没来得及问,就听鲁氏说:“娘,快让渔嬷嬷去收拾收拾,我们连夜回姚新县城。”

    “嗯?”狐疑的看了一眼鲁鸿威,温氏径直问:“老爷这般逃避皇上,惹怒了皇上可如何收尾?”

    “无妨,有六郎跟思思在,皇上便是勃然大怒,也不会要了我的脑袋……”

    说到这儿,鲁鸿威突然朗声笑道:“若能让皇上气到降罪于我的程度就再好不过了!”

    温氏没好气的嗔向他,“那天牢里面可是有不少老爷的仇人,老爷莫不是想入天牢去与那些仇人们相爱相杀?”

    “呵呵……”

    鲁氏听言忍不住轻笑出声,笑罢道:“娘是成天听思思说相爱相杀这个词儿,被思思荼毒了啊!”

    温氏随之也嗔了她一眼。

    鲁鸿威却不以为然的说道:“俗话说得好,无官一身轻,我不当这丞相,才有时间好好的陪你们啊!”

    在这庄子里住的这短短几日,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

    也让他生出了辞官安享晚年的想法。

    不过……

    眼下明汐国内忧外患,他抽不开身,皇上也不会让他抽身!

    两刻钟后。

    鲁氏收拾妥当,临出发与鲁鸿威说道:“我方才已修书送回相府给六郎,等我们到了下河村,会有人出来接我们去到他师父所在的山谷里面的。”

    话落,想到风六郎的师父闻人宵如今就身处在京城,鲁氏便又低低说了一句,“宵王殿下那山谷,寻常人虽是进不去,但皇上若强令宵王殿下去山谷里面将父亲绑回宫,那可就没法子了……”

    “绑……”

    鲁鸿威嘴角因那个字眼抽搐了一下,“皇上该不至于会让人去绑我。”

    不过他逃避的这么明显,皇上定会在傀儡太子身上下功夫。

    虽说那也是他的目的之一……

    他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担心出差错的!

    ……

    皇宫里。

    花公公回宫复命时,闻人罡已就寝。

    元公公权衡再三,还是入内唤醒了闻人罡,“皇上,丞相称重病,无法入宫面圣。”

    闻人罡面上瞬间阴霾一片。

    看来他是猜对了,太子近来的忙碌果真有猫腻!

    还与丞相有关!

    以君臣的关系相处了这么数十载,他竟还不知道丞相胆子竟如此大!

    这是明目张胆的欺君啊!

    深吸了一口气,闻人罡在睡意褪尽后,压低声音,从齿缝间挤出一句,“让人去把他给我绑进宫来!”

    “阿嚏!阿嚏!”

    前往姚新县城的路上,鲁鸿威突如其来的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温氏立刻忧心忡忡的看向他,“定是皇上动怒了在念叨老爷你了!”

    鲁鸿威紧紧眉,没言语。

    夜半,他们成功抵达下河村,由等在下河村村口的人领进了山谷去。

    翌日清晨,奉命出宫去绑人却空手而归的花公公哭丧着脸,战战兢兢的跪到了面色阴沉如水的闻人罡跟前,“启禀皇上,那庄子里的下人称丞相大人昨夜病情突然加重,由珏王殿下的人连夜护送到了宵王殿下从前居住的山谷里面去交由某位神医医治了。”

    禀完,花公公就低下头抹眼泪去了。

    不管是珏王殿下还是宵王殿下……

    那都不是他能惹的主儿啊!

    皇上可千万不要让他去宵王殿下从前居住的那个山谷里面绑人!